【授权翻译】Solace in Shadows 第二十九章

哈利戳着麦片,看着它逐渐变成一碗糊状物。

他大概在餐桌前坐了有十五分钟了。在这之间,他可能就吃了一口。

那尝起来就像湿袜子一样。它们堵住了他的嗓子眼,令人窒息。

汤姆坐在桌子的另一头,他都不再挑剔报纸的外观了,开始专心致志的研究起早茶来。

“前两天你明明吃的很开心的,你那时候都能吃上一个小时。”终于,斯莱特林的继承人开口说道“我猜你心里有事。你可能是紧张过度了。”

“昨天我杀了两个人。”哈利嘟嘟囔囔地说。他抬起头来,紧盯着他“我甚至都不敢照镜子。我的朋友们怎么还会想和我在一起呢?”

“好吧,从技术层面上来说。你是在怂恿他们自杀。”汤姆说“这是出于自我防卫。我敢说那个麻瓜种一定很感激你救了她,她看起来是那种讲道理的人。”

“你能不能把它当回事?”

“你想让我做什么,让我对你的谋杀以及故意伤害行为加以谴责?这也太假了,我又不是什么好人。”

哈利情不自禁的对此嗤之以鼻。

“你确实不是。”

“怎么说?”

哈利难以置信的歪了歪头。

“什么样的社会才能把你当成一个好榜样?”他说“你绑架了一名十二岁的儿童,你杀人,你还每天在你的屋里暗中策划着统治世界。”

“你怎么知道我在干什么?我完全可以在研究针织图案嘛。”

“是吗?”

“当然不。我宁愿去画娃娃屋也不愿做这个。真难以置信,你连这个都不知道,你可是都和我待了一整个夏天了。”汤姆有些恼火地说,他扬起眉头。哈利不禁开心的勾起了嘴角。“哈,还有啊,你现在笑了哦。因此,很明显我是个优秀的陪护人,我可是把你从压抑的英雄主义的焦虑中给拯救出来了。”

“无论你表现的有多么荒谬可笑,这都不会改变你谋杀绑架人民的事实。”哈利说。

“所以你认为即使一个人有改变世界的意愿,他也该听之任之,让事物保持在不甚满意的状态中吗?这样子对年轻人的思想有什么好处?你是否愿意被告知即使在在生命危急关头,自己也没有自我防卫的权利吗?”

他话里有话。哈利眨了眨眼。这听上去挺有道理的,但是好像哪里不太对——杀人还是不道德的,不是吗?

汤姆应该算不上什么好榜样吧?

“哈利,吃你的早饭去。我们说好了。在你吃完之前你都不能离开......或者说这就是你的目的?”

“我不吃是因为我觉得不舒服!我都让两个人自杀了,还不能降低食欲吗!”他咬牙切齿地说,眼光闪烁着“我是不是该给我最好的朋友做个榜样,然后和他一起折磨别人?”

“我要是说我为你感到骄傲,你会不会感觉上好一些?”

“不。”也许,是的。他不知道!“让我静静。”汤姆有点恼火的笑了。“你可能在撒谎,你在试图操纵我。”笑容从对方脸上褪去了。

“没有。我是真心为你感到骄傲。我才不会假意称赞你,这会让你养成坏习惯,让你期望值过高。举个例子,要是你在考试里得了一个A,我可以说自己为你感到骄傲,但是这可能会让你觉得我是在纵容你。我读过你的论文,因此我很清楚你轻轻松松就能取得这个成绩。这样做只会适得其反,因为你觉得自己只需要得到“A”就可以了,但这只是一个中间档而已。”

“考试周我真的不想在你身边。”哈利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过了一会,他这样说。

“是不是无论对方能力如何,他都该接受你的指责呢,有过这样一条规定吗?”

“也许吧,这荒谬至极耶。”汤姆耸了耸肩,满不在乎的说“你可是我的东西,你只能做最好的那个。我可不想和劣质品扯上什么联系。现在,快把早饭吃完,今天我会很忙,你要是在接下来半个小时弄不完的话,我就不等你了。我今天一天都在外面,可没工夫接送你。”

哈利仔细考虑了一下他的话,尽力对付起自己的早餐。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想清楚了没有。

十五分钟过后,他准备好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汤姆再次把哈利带给了斯内普。他不是很确信自己是否取得了新的进展。在一瞬间,他感到一丝不舍,特别是想起昨天邓布利多试图干的那些事来。

他知道校长会尽可能的不让他的男孩回去。

尽管事情发展的不那么顺畅,但一切都没有出乎他的意料。哈利情不自禁的和他发生了联系,他开始把这里当成家。这很好。他深知和哈利打交道会有一定的风险。因为他把他视为养子,而不是把他塑造成一名战士或者武器。

大部分情况下,这会带来自由。但是哈利是他的魂器,这是他与食死徒之间本质的区别。即使他表面上并没有透露出这一点。

他选对了。

他选择了忠诚而不是服从的征服道路。

他的食死徒们服从于他,他们尽职尽责。但他们并不忠诚。衷心不能靠武力夺取,它只能被心甘情愿的付出。这大概就是效忠一词的解释。

他的追随者们,或者说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对他又敬又怕。他们不敬爱他。毋庸置疑的是,他也需要得到哈利的尊重。假如哈利当初更加喜爱他,他也许会做点什么。但是现在也不晚。

哦,虽然现在他们表面上看起来相安无事,但问题仍在——他们小心翼翼的相处,而他现在还不想解除这种状态。这种本能很好。

他想让全世界都与这个男孩为敌,这样一来他就只能相信他了。

他还要再谨慎的努力一把。

这将会是个漫长的征程。

一时间,他的计划奏效了。哈利和他之间越发的亲密,和朋友以及光明一方越发疏远。他甚至帮他解决掉了那些不听话的人,这点远超他的预计。简直不能再棒!

他真的很骄傲,尽管为别人感到骄傲有点怪异。

但是,好吧,哈利可是他的魂器,在他的教导下这个男孩焕发出光辉。他洋洋自得于自己的卓越成就。

他的食死徒们也会把它当成一个警告,他警告他们不要动这个男孩。一切都很顺利。

到目前为止。

他伸出手来抓住了男孩的肩膀,向斯内普那边走近了。哈利略微转身朝向他。

“小心点。”他警告说“你一有麻烦就用那个手环。”

“邓布利多?”哈利问。这正中他的下怀。他点了点头。

“我不信任他。”他补充道,装作哈利还不知道的样子。

“但我相信他。”哈利静静地说“他是出于好意。他不会害我的。”

“不。但你真心以为他会让你回来么?”

“别太担心。我都杀了食死徒了。我会好好的。”

“别太低估他。”

“别把我看得太轻了。”

他叹了口气,警告般的捏了一下,接着放开了哈利的肩膀。

“奇迹男孩,你就照我说的办,成吗?”他注视着哈利。男孩翻了个白眼,过了一会,他沉默着点了点头。

“别这么叫我。这听上去像是一个反派漫画角色——你也是。”

你也是?这什么意思?他只得点点头,没有进一步追问明确的含义。数分钟过后,男孩消失了。

这时候他才明白他在说什么。

你也要小心啊。

哈利是在担心他吗?或者他就是随口一说?他有些不安,接着从脑海里驱散了这个想法。

现在还不是时候。

......你也是。

真是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小混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哈利揣揣不安的来到了陋居,斯内普立刻放开了他的肩膀。

这次,他们没那么积极的迎接他。这加剧了他的胃痛程度。他向房子走去。斯内普的目光越过他的肩膀向前看去。他犹豫了一下,敲了敲门。

他能感受到斯内普的目光都快要在他的脑袋上烧出一个洞来。他敲门的手停在了半空,他想要临阵脱逃了。

他开始后悔吃了早饭了,特别是这时候没有汤姆来笨拙的安慰他。这件事本身就很怪。

“波特,没人因为昨天的事故指责你。”

他很惊讶的听到斯内普在试图开导他。男人语调清晰,没有带着通常情况下的仇恨和讽刺意味。他回头看了一眼魔药教授。

他忍住不问一些诸如“你怎么知道?”或者“我做的对吗?”之类幼稚的问题。他只是点了下头。

“谢谢你......先生。”

这感觉很怪。斯内普看起来就像哈利一样不适应。突然,他上前一步敲了敲门,宣告着自己的到来。接着,他走了进去。

立刻,里面就传来了椅子拖拽的声响。哈利看到一个熟悉的瘦削背影一闪而过。他口干舌燥。

“哈利!”韦斯莱夫人向他冲了过来,说。“我们不知道你今天要来。你今天来的比之前要晚上一会。”她捧起来他的面颊,审视着他。接着,匆匆的给了他一个温暖的怀抱。“亲爱的,我们很担心你。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对,我很好。”他犹豫的笑了起来“赫敏还好吗?”

“她没事,就是有点被吓到了。”

空气凝固了。与斯内普的那次不同,是另一种尴尬的气氛。韦斯莱夫人放开了他,他用手抓抓头发,发现罗恩避开了他的视线。

“赫敏告诉了我们事情的经过。”令他惊讶的是——今天令他吃惊的事儿还不少,不是吗?——弗雷德开口说道。

“是啊,兄弟,我们很高兴看到你完好无缺。”乔治补充说道“你一定要教教我们怎么不用魔杖来战斗。这听上去很酷炫。”

但是哈利的注意力被其他地方吸引了。

“那是那本日记吗?”他问。

“什么日记?”韦斯莱夫人过于迅速的回道“我刚烧好水,你想来杯茶吗?还有几个小时才到吃午饭的时间,也许你想和他们去花园里玩玩魁地奇?”

“汤姆的日记本。”哈利坚持说道。他突然间哽咽住了,握紧了双拳。“它怎么会在你这里?你是从密室里拿出来的吗?你怎么进去的?”他像连珠炮一样发问。

“是金妮。”最终,罗恩开口说道。哈利皱起了额头。

“什么意思?”突然间,他浑身冰凉起来。“你是说......她在这本书里?”他因恐惧而瞪大了双眼。

“罗恩——”韦斯莱夫人开口说道。

“没错。我之前就想告诉你了,但是我们不知道告诉你合不合适。”

所以说,现在他为什么又告诉他了呢。很明显他妈妈不想让他提起这件事的。

“我能和她说句话吗?我是说——她有意识吗......就像汤姆那样的?”

他真心希望她没有意识,因为他已经能预见到她的命运。

“没错。这是里德尔捣的鬼。你看能不能纠正它呢?我是说,你懂一点黑魔法不是吗?这可是赫敏告诉我的。”罗恩看起来又厌恶又充满疑虑,还带着哈利是个黑魔法大师能把她妹妹救出来的期望。“或者说,你能问问里德尔——”

“罗纳德·韦斯莱!够了!”

哈利再次扭头看向韦斯莱夫人,她脸红目赤,泪水从她的眼里滴落下来。哈利内心不安,他整个人都僵住了。

每个人都在盯着他看,双胞胎也带着和罗恩一样的好奇的充满希冀的眼神看着他。与此相对比的是,屋里大人们的漠不关心。哈利不禁觉得自己被困住了。没有人像他期望的那样来打破僵局。他咽了口水。

“我——我不怎么了解黑魔法的。对不住了。我是说,汤姆是教过我一部分理论,但是我还没有实践过。我完全不知道我昨天是怎么做到的。”

至少这样他们就不会恨他了?他也不知道。

“但是,也许你可以去问问他?你们之间不是达成什么协定了吗?”乔治静静地问。哈利很想问他为什么这事不让邓布利多来做。但是他不想让自己看上去不想帮这个忙。

“我试试吧。”

他也一定会尽力的。没人该被如此对待,他可以试着和汤姆谈谈。至少他努力过了。

弗雷德拿起那本日记,哈利看到它心跳加速了。韦斯莱双胞胎正想着递给他,结果被茉莉一把拦了下来。

“邓布利多会处理这件事的。亲爱的哈利,我很抱歉,我不是有意针对你,但是你才十二岁啊。我不能拿我女儿的未来去冒险,而且我也不能......原谅你去施这种咒语。这是邪恶的。”

哈利能感到她说这段话很是为难,他转而打量起了桌子。

空气再次凝固。他不知如何是好,他站的笔直,偶尔把重心从一只脚挪到另一只上去。他耸起肩膀。

“那你认为我昨天所做的也是邪恶的事吗?”

一时间,屋里所有人都吸了口冷气。屋里弥漫着令人窒息的气氛。

“哈利,昨天的事并不是你的错。”

波特,没人会因为昨天的事而责怪你。

他们只是没有这么做罢了。

没人会因为昨天的事而责怪你......

他们责怪的是汤姆。

他感觉这一点也不好。


评论 ( 4 )
热度 ( 71 )

© 十一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