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HP】轮盘与棋局 Cheapter 7

  PS:一切不合理和荒谬的,都会有所解释的最终。

 

 

    哈利在知道这个消息时,足足愣了数分钟。图书管理员死了?怎么死的,难道是被书堆砸死的?他笑了一下。这可能性微乎其微。

“你们听说了吗?图书管理员死了。”布莱恩—他的一位舍友返回了宿舍,说道。

“哦,怎么死的?”诺特—另一位舍友感兴趣的问道。

“不知道,据说是旧疾复发。死状极其可怖,口唇发紫,眼珠都快要瞪出来了,胸上有着他自己挠出的血印。啧啧,该不会是他蠢到自己吃布丁太心急,给噎死的吧。”说着,他笑了起来。“还有啊,据说,他在慌乱中还碰到了一排书架,一些书籍被撕烂了,希望里面有我们的必须读物。”

“可是,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些书身上好像都有保护性的咒语?”诺特问。

“是的。但是你也无法低估一名巫师临死前的爆发,谁知道呢?”布莱恩耸了耸肩,显然并不在乎。

哈利认真思索了一下,觉得他暂时不需要理会这件事。他简单的梳洗了一下,在餐厅吃了一份索然无味的早餐。在返回的路上,他思考着下一步该去哪完成他的论文,他猜图书馆现在应该是进不去了,于是他抓过一堆书,打算在休息室凑合一会。他在一个靠近黑湖的角落坐了下来,阳光透过湖水在他的脸上留下粼粼的印记。

一上午的时间几乎要过去了,而他才完成了不到1/3的进度。他低声咒骂了一声,打算先去吃个午饭再说。他刚要起身,就看见摩根一伙人走了进来。他们看上去有些可疑,起码看上去没有之前趾高气昂。摩根的脸色有些不正常的苍白。他们打量了周遭一眼,决定在哈利后面坐下。

“你说不见了,是怎么回事?”对方声音压得很低。

“我也不知道。我是前几天刚发现的。”摩根低声说,听上去有些紧张。

“好了,反正那东西本身。。。”后面的话哈利没听见。对方好像才意识到他们所说话题的重要性,设置了静音咒防止窃听。

哈利无趣的站起身来,走出了休息室。不幸的是,他还不会反咒或者别的什么,因此他决定不在这上面继续浪费时间。

接下来的一周过得相当乏善可陈。教授们似乎认定管理员是自然死亡的,于是他们招聘了新的管理员,几日内图书馆就被收拾一新,继续开放了。布莱恩的预测失败了,图书的损毁没有阻碍他们学业的继续进行。他们只得在抱怨中奋笔疾书。

哈利翻阅了大部分魔药书籍,发现上面几乎都是些废话。叹了一口气,他把它们放下了。可能不在这里,他想,那会在哪里呢?他的目光漫无目的的在房间里飘荡,定格在了禁书区。他很怀疑那里有本书会有他所需要的答案,但是,他还没有权限借阅这些书籍。最有可能的方法,就是他再拼命一些,在魔药课上获得更好的成绩,以便让斯拉格霍恩注意到他,来顺利的获得这位教授的许可。这可能是最容易的办法了,但,现在的他还不行。他太普遍,平庸,如果他现在要求的话,估计只会获得这位教授一记怀疑的眼光。

哈利猜那瓶药水本来是用来针对他的。拜托,现在的学生都这么幼稚吗?那次的事情,说实话,他并不是故意的。报复尚在理解范围内,可这次就太过了。他有些不确定该拿对方怎么办了。

晚上,他早早地躺在床上,没有了看书的心情。突然,他觉得枕头下面有什么东西硌的他不太舒服,于是他起身掀开了枕头,发现是一本古褐色的旧书。从内容上看上去是一本魔咒大全,恐怕不是通常意义上的,但相当实用。比如说隐身咒、窃听咒,也许夜游的时候会很方便。后面的内容就不太妙了,如何操控一个人之类的,这看上去不像是他想了解的部分。他决定先集中精力看前半部。

哈利做了一晚上有关折磨的噩梦,再次顶着黑眼圈,哈欠连天的来上魔法史。他已经再认真考虑要不要放弃这门无聊的学科了,在课上看点别的什么的。

“你最近精神看起来不太好。”突然,坐在他身旁的拉文克劳说话了。

“恩,是的。”他愣了一下说道“最近图书管理员身上发生了一些很不幸的事。。。”

“而你以为是别人做的?”拉文克劳有点惊讶“你们斯莱特林总是这么疑神疑鬼的吗?别想了,他就是自然死亡的。你应该知道,总有些疾病是我们目前力不能及的。学会接受现实吧。哦,也许你不知道。。。”

“嗯,是的。”哈利有些尴尬的承认。这是他旁边的拉文克劳在一个多月内第一次主动朝他说这么多话,而他不确定如何反应。考虑片刻,他觉得自己应该接受对方的好意。

“是的。也许这方面你可以多教教我。嗯。。。我是说,谢了?”他看着对方,不确定的说。

“你。。。算了。”对方一脸难以置信,但还是接受了。

哈利朝他笑了笑。

对方没再说什么。

哈利内心感激于对方的流露出的微小善意,但是对管理员的死因的解释不置可否。无论里德尔用它来做什么,他现在都一定达到了目的。哈利自认还没有实力能与对方抗衡。而且,更重要的是,在他找到证据之前,一切都还是猜测。没有人会相信他,他也无人可供倾诉。

他翻着那本魔咒大全,感到一阵挫败。有什么用呢?他想,里德尔一定已经会了,并且肯定掌握了更多更加超前的东西。他厌烦的合上了书本。

“图书馆里最全的魔药书籍是哪本?”他突然问旁边的拉文克劳。

“什么?”对方眨了眨眼,很明显还没反应过来“大概是《关于魔药的500种配方》,你问这个干嘛?”

“大概是为了补习我可怜的魔药学?”哈利说。

“那那里面有没有些更为实用的?你知道,我可能要时刻防备着喝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哈利用一种你懂得表情看着对方。

“那你恐怕要看另一本了,《佩弗里斯》好像是这本。”对方眼中充满了同情。

“这听上去可不太像魔药学专著。”哈利有些疑惑。

“这事实上是一本自传,但是其中的一部分内容还很有用的。”

“那我能在哪里找到它?”

“禁书区,毫无疑问。”对方想看白痴一样看着他。

“好吧,当我没问。”哈利耸了耸肩“总会有别的办法的。”

对方的注意力又回到了课堂上去。他蹙起了眉,全神贯注的投入到笔记事业中去。哈利不敢再次打搅他。那样他一定会杀了他的!

下午的变形课很难。邓布利多教授可能心情不是很好,甩给了他们一连串陌生的问题,几乎没有学生能答得出来。为此他们获得了一份10英尺的论文作为奖励。他们被要求将一只老鼠变成另一种鱼类。这直接导致了课上一部分人的桌子上总有鱼类扑腾的声音,顺带挥洒着粘稠鱼腥的黏液。有些人的鱼甚至连鳃都没有,还有一些人的没有鱼尾或者长满了老鼠毛。真够恶心的。

“孩子,你该挥舞魔杖更慢一点。”邓布利多教授来回巡视着,指导着学生。他对待格兰芬多明显更细心一些,对斯莱特林则是直接犀利的指出他们的错误。有些偏心,不过斯拉格霍恩也是如此。没什么好说的。除此之外,他还算得上是一位好老师。

哈利听从了这位教授的建议,再次挥舞魔杖,成功的变出一条棕褐色的茶鲤。邓布利多教授赞许的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啊,穆迪先生成功变出了一条金鱼!格兰芬多加20分!”在教室那头响起了教授的声音。

啊,该死!他想还是收回刚刚的评论为好。。。。。。

“今天,我们集结于此。我很高兴向你们分享数项新技巧,我的骑士们。就从。。。夺魂咒开始吧。哦,艾弗里你看起来很感兴趣。那我们何不从你开始呢。。。”他冷冷的说。魔杖一挥,示意对方出来。

从他面前的一群人中,走出了一位有着沙金色头发的高年级男生。他将魔杖对准了他,语气平稳的说道:“魂魄出窍。”

哈利再次从床上忽的一声弹坐起来,他不确信刚刚看到的究竟是什么。那感觉如此真实,就好像他刚刚就是在那里,居高临下的施用了那个咒语。而且,那个男声他是不是从哪里听过。。。。。。

通过这将近两个月的刻苦学习中,他懂得了很多知识。巫师的梦一般都有预兆性。相当一部分还是不好的预兆。那么,他这梦又预示着什么呢?又一个令人头痛的问题。

汤姆·里德尔—优秀的男学生会长,感到有什么事情发生了。他不喜欢这种有事物超出他控制的感觉。他想,他会弄清楚这一切的。他总能得到他想要的一切,不是吗?

评论 ( 1 )
热度 ( 35 )

© 十一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