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Solace in Shadows 第三十章

哈利润湿了嘴唇,他缩紧下巴,调整着姿势。他昂起头,试图表现的像汤姆一样自信满满。

“我该走了。”他说“显然,时机未到。我为我的无理致以诚挚的歉意,韦斯莱夫人——”

“——哦,不。”她说,眼睛瞪得大大的“我不是这个意思。你能来我们很高兴,无论你想要——”

“——我一定会向汤姆询问有关日记本的事宜——”

“——哈利——”韦斯莱夫人轻轻地按住他的肩膀“你想在这里待多久就待多久,好吗?甚至说只要你不愿意,你就可以不回去的。”

哈利盯着她,他皱起了眉头,默默地向后退去。

“那我要是想走呢?”他嘟囔着说。他感到他们的目光汇聚到了他身上。

“你说什么?”

“那要是我想走呢?”他往上抬了抬下巴,双拳坚定地置于身体两侧。场面立刻安静下来,连一根针落地的声音都能听到。

“可是他绑架了你。”韦斯莱夫人听上去困惑不已,甚至还有些厌恶的情绪夹杂其中。哈利不能怪她,因为他自己也经常有这种感觉。“你怎么会想要回去呢?他都做了那么可怕的事情了......你知道他是谁吧,不是吗?”

“我很明白。”他的心脏在胸中狂跳着,这让他觉得不是很舒服。“韦斯莱夫人,你知道他过去是什么人。但他现在不一样了。他......”

“他?”她拔高了音量。听上去困惑、伤感而愤怒。

哈利咽了口口水。

“就像我一样。”他小声说。

空气凝固了片刻,接着炸开了锅。

“你是认真的吗?他和你可一点都不像!”罗恩怒吼着说。

“对啊。”弗雷德和乔治附和。“你从来不会干出他那样的事的!”

他们还是没明白。汤姆和他一样的孤独,一样的残缺不全,一样的无家可归。他打心底里喜欢韦斯莱一家,他也知道他们很是关心他。但是,他终究和他们不是一家人。他只和他们待过一个夏天,压根算不上是一家。他们之间有着共同的回忆,可他没有。

在他们年幼时,韦斯莱夫人可能会在床上抱抱他们,亲他们一口,给他们道声晚安。韦斯莱夫人会无条件的接受他们,爱着他们。但她永远不会对哈利做同样的事情。

这很好。因为他们才是一家人。这才是家庭本该有的模样。他是他们的好朋友。也许他们爱着他,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之间能相互理解。

他们才是一个整体。

并且,如汤姆所说,他都做出了那样的事——他都让两个食死徒自杀了,不是吗?

他们在他身旁激烈地争吵着。声音就像透过了一层水面,嗡嗡的向他脑袋里传来。

他太残忍了。他疯了吧。你才是对的。你心地太善良了。他害了金妮,他还会连累你。你是个格兰芬多。而他是个精神变态的斯莱特林。他并不在乎别人。你比他要好的多。他是个黑魔王,他还是个杀人魔。他绑架了你。是他错了。他是在操纵你。他不是你的朋友。他不可能成为你的家人。你可是奇迹男孩。而他是伏地魔。

“你们就闭嘴吧,行吗?”

哈利情不自禁的喊了出来,震得整个房间都在响。一把茶壶都被他给震碎了,碎片落了一地。他感觉要喘不过气了。

他们都盯着他看。他红着脸退了一步,狠狠的咽了口口水。

如果汤姆真的如此不堪,那他怎会是他的灵魂伴侣?他又怎么会照顾他呢?他送了一只狗给他,供他吃喝,他给他地方住,还提供教育。但也是他杀了海德薇,也是他用感觉剥夺咒来伤害他。他为了自己把金妮给害了。但他也保护了他,他让他得以安顿下来,并为他而感到骄傲和自豪。

但是,韦斯莱们可是他的朋友啊,他们照顾了他一整个夏天呢。他们将他视为己出,他们从未试图伤害他,他们只是想保护他罢了。有时候,他真的受不了了,因为总有一些事是无法被常人所理解的,而且——而且——

他的心被拧紧了。

“对不起,我......”

他跑开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今天是个好日子。

汤姆终于找到了魔杖。他去了一趟高锥克山谷,在卧室的地板上找到了塔。他本该有所感触,但并没有。他一点也不关心另一个他是怎么在这里把哈利的父母杀死,又是怎么试图杀死哈利的。

唯一令他感兴趣的事情是,他是在这里被击败的。床烧着了,浓烟滚滚,他的魔杖就是在那时候滚了进去。

魔杖在他的掌心里散发出温暖。它在欢迎他的到来。这时候他才意识到,他已经很久都没碰到这根紫衫木凤凰羽毛的魔杖了。

接下来,他顺利的和他那些食死徒们劫了阿兹卡班。在大不列颠的几处要塞进行突袭也逐渐被提上了日程。

他仔细考虑了一下他的战术,又想了想可能的后果和结果。他想清楚后,还剩下不少时间。

在七点钟,他到了集会地点去接哈利,他希望男孩心情还不错,不至于坏了他一天的好心情。

哈利不在那里。

他的好心情立刻就被破坏了。他大步走到斯内普跟前,拽住他那头油腻的头发,用魔杖顶住了他的喉咙。

“他在哪?”他嘶嘶的说,听上去几乎像是爬说语。

“他跑了。我的主人,据我所知,他们之间有过一些......争吵。”

“晚些时候我再找你算账。”

他幻影移形回到了屋里,他希望男孩已经用了手环先回来了,他希望他没有做什么......格兰芬多式的蠢事。

但他没那么幸运。他检查了每一间屋,还搜索了花园。他大声警告男孩不准躲起来。

什么都没有。

布莱克在他面前露出身形,他眼神变得疯狂起来。

 “你对我的教子干了什么?”男人怒吼着“他在哪?”

“我要是知道就不会花费我宝贵的时间去找他了。”他反唇相讥。

他一定要干掉这个傻瓜。他就该把他锁起来,远离一切麻烦。他就该掐死他,剥夺他的感觉,杀了他。

男人张开了嘴,想要进一步咒骂他。但他已经再次冲出了房门,他在想男孩可能会去哪里。

但首先,他要弄清楚他为什么会跑。

他来到了那个被称作“陋居”的地方。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厨房里一片混乱。乔治趁乱和弗雷德交换了一下眼神,他感到于心不安。

没人知道该如何看待上个月发生的事情。

面对袭击,他们害怕了。于是他们开玩笑来遮掩不安。

金妮死了,他们很是伤心。

被他们视为幼弟的哈利丢了,他们又害怕又愧疚不安。

后来他们送了口气,因为他们发现金妮没有死。金妮的命运令人作呕,但他们也怀着微弱的希望,希望一切能恢复如初。

他们放下心来,因为哈利被找到了。紧接着,他们又开始担心哈利会再次失踪。他们是又欣慰,又害怕,又困惑不安。

就像是挨鞭子抽了一顿。

他知道这对罗恩打击很大。金妮是他们的至亲,而哈利还是罗恩的密友。

他是没有想清楚。他也不能怪哈利跑走了。他们已经被弄糊涂了。而他们又没和里德尔住在一起过。

他们都和金妮说过话。他能明白里德尔是一个恶棍,他极其擅长操纵别人,但他也能变得极富魅力。金妮是爱过他的。尽管他们的小妹妹可能鲁莽又愚蠢,但她也不是真傻。

她只是一个唾手可得的猎物。部分原因可以归咎到他们身上。

屋里,人们来来回回地寻找哈利的踪影,他们慌了起来。

他们又交换了一个眼神,退到了屋角。门砰地一声开了,一个人走了进来。

人们纷纷拿起了魔杖对准他,咒语蓄势待发。黑魔法领域就像冰刀一样刮过他的皮肤,令人窒息。他感觉自己的灵魂都被包裹住了,不得动弹。他抓起魔杖,接着一把抓住弗雷德。他们两个站了起来。

“你对哈利做了什么?”

听到这个问题,他们愣住了。这是他们第一次见到汤姆·里德尔。他比想象中的要年轻,他黑暗而又英俊。他的眼神就像暗处的流水一样无情。他僵住了。

这就是那个害了金妮的白痴?

魔力充斥在屋子里。他们的父亲一听到消息就早早的赶回来了,他不顾他们的抗议,迅速地把他们都赶了出去。

他们的父亲用尖锐的语气打断他们时,他们就已经服从了命令。这极不寻常。

但是,这可不能阻止他们听墙角哦。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汤姆听着韦斯莱简要的概括情况,感觉自己的耐心已所剩无几。

他知道这个孩子很不讲道理,但他没想现在这上升到了一个新高度上。他跑什么呢?哈利能得到大家的支持他不更应该高兴吗?

当然了,他对他们说的不太满意。他们说的倒是实话,但不是很恰当。

到后来,他直接入侵了他们的大脑来取所需。他倒是想让他们大脑损毁,但他不能这么干。

现在他们没用了,他才不会费心听他们找理由推脱,他也不会和他们一起去找哈利。

一个咒语擦过他的头发,杀了他一个措手不及,他堪堪躲过。

邓布利多。

他看上去有了不小的变化。他老了很多,头发变得花白,但是眼神与五十年前一模一样。

“你好啊,汤姆。”老人笑着,笑意未达眼底。

这会是个陷阱吗?难道说哈利受伤程度比他想象中的要严重,而且还被关起来了吗?哈利他——他应该不会这么做吧?倒不是说他不信任他,但是......

讽刺的是,他心跳加速了,愣在了当场。

“邓布利多,你就是这么对待你的老学生的吗?”他笑了起来,低吼着说。他迅速的恢复了仪态。“你对哈利做了什么?

“我什么都没做。”

“那我只好中断你们的聚会去找他了。”

他向前迈了一步,看看是不是有人提出反对。

并没有。

他松了口气。倒不是说他不能叫他的人手过来,但他现在还没做好开战的准备。

“汤姆,你到底想在这里干什么?”老人进一步逼问,他的眼中闪着精光。“为什么你会如此的感兴趣?他对你来说又不是一件武器,这对你来说可没什么好处。”

“我可没想到这话能从你嘴里说出来。明明是你派他下到密室里来和我作对的。”

“那不是我干的。”邓布利多冷冷地说,眼神变得锐利起来。

“不是吗?”他扬起了眉头“真有意思。我还以为你早就会关闭学校。或者和别人说说你的疑虑呢。你早就怀疑我了,不是吗?而且我还怀疑,你第一年就策划好了怎么对付另一个我。金妮告诉我,那时候我确实在场。真是场丑闻。”他讽刺地说“不好意思。你知道孩子是什么样的,要是他们离开太久会遇上麻烦的。”

他向前一步,魔杖紧握在手。

“汤姆,你得把他交给我们。他可不是你的玩具。把他交给我们照顾。”

“我不认为我会答应你。”他笑了起来“我有点喜欢上他了。他成为了房子里一个精美的点缀,讽刺的是,他又是无价之宝。你不这么认为吗?”

“你根本不会爱上别人。”

“那我就把他当成宠物好了。”他脱口而去,勉强笑了笑“现在我是不是该把我的食死徒们放出来,然后我们好好地打一架。你真的想要在不必要的时候打破巫师界的和平吗?”

那双蓝眼睛中显现出一丝犹豫。他所求之物唯有和平。

他走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外面,天已经黑了下来。哈利打着寒战,等他意识到的时候天就已经黑了。

他考虑过回到霍格沃兹去,毕竟他很熟悉那里。但他不知道该怎么过去。他停下了奔跑的脚步,他不知道自己在哪。

他撞到了一个女孩身上。那个奇怪的女孩子此刻正在一条浅浅的小溪里钓鱼。她看起来和他一样大。她说自己叫卢娜。

他也不知道最后自己是怎么离开了那里。此刻,他正待在马尔福那富丽堂皇的庄园里。

可能是卢娜和她爸爸——好像是叫谢诺什么?他们俩想去吃冰激淋,因此他们决定带上哈利,一起去在对角巷开着的那家福洛林•福斯科的冰淇淋小店。

和他们待在一起有点奇怪。但他们也没让他付钱。

一切还好。他和露娜一起逛着商店,她胡诌八扯地给他说着蝻钩和骚扰虻的趣事。

他在想汤姆会不会认识他们。

接下来,马尔福找到了他。很多人都目睹了还处于失踪状态的他的身影。场面一度一片混乱。那时候马尔福家正好在对角巷购物,他们分头对他进行包抄。

大概就是这样了。

他们好像以为自己从汤姆身边逃跑了。他们不敢让自己离开视线。他等着年轻的黑魔王现身,天色越发阴暗下来。

他曾考虑过激活腕带直接回去,而不是和德拉科在这里等着他。但是现在已经七点多了,谢天谢地,他还不想触汤姆的霉头。

汤姆会在他的随从面前也表现的彬彬有礼。

这很奇怪。尽管纳西莎·马尔福在他面前表现的比茉莉·韦斯莱要冷漠许多,但他发现,纳西莎实际上是惊恐万分的。

他还是觉得呆在这里很不舒服。

他注意到外面的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汤姆冲进了屋里。他打起哆嗦来,狠狠地把牙咬的嘎吱作响。

“你到底在搞什么鬼?”

不出所料。


评论 ( 3 )
热度 ( 67 )

© 十一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