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Solace in Shadows 第二十六章

“汤姆,我能去见见赫敏吗?”

哈利不知道是什么驱使他在第二天的早餐时说出这句话的,他也不知道这句话到底该不该说。

里德尔瞪着他看,扬起了眉毛。

“你那个麻瓜种朋友?你知道她住哪?”

“额。。。”哈利顿住了。“那我给她写封信?然后我自己去?我自己去麻瓜世界就行了,不需要有人来陪我。”他摆了摆手“我身上有你的标记。”

汤姆打量了他一会儿。

“她住在伦敦近郊。他的父母是乡下的牙医。”年轻的黑魔王说。哈利眨了眨眼。

“。。。你知道得比我还多真的很诡异。真的很诡异啊。”他说。

“谋杀是件时间和经历缺一不可的事。”汤姆轻快地说。哈利一瞬间从椅子上一跃而起,脸红目赤地。

“你个混蛋,你敢碰她试试!”

里德尔笑了起来,在哈利的拳头降临到他身上的一瞬间,他出手握住了那对拳头。哈利喉咙发出一声低吼,但是对方将之化作拥抱,他嘲笑着他,玩弄着他的头发。

“你看起来就像一只以为自己是老虎的小猫。”斯莱特林继承人说。“何等令人厌恶的英雄之姿,多么恶毒。。。放轻松,我还什么都没做呢。我就是想逗逗你”

哈利张大了嘴,从他怀里挣脱出来。他用手指责般的指着汤姆,眯起了眼。

“你不能告诉人们要杀掉他们最好的朋友来挑逗他们。这很变态!”

汤姆嘴角扬起,看起来依然很高兴。

“你该对我好一点,因为我可是知道她住哪,我可以带你过去。”

哈利愣住了,他盯着对方看去。
“我不想让你靠近她,或者说他们,麻瓜们。”他静静地说。

“真麻烦,我会把他们写进规则里的。”汤姆耸了耸肩“拿上你的外套,让我们去给他们一个惊喜吧。你也不是非得呆在那儿。但是今天我会很忙,所以我要给你找个保姆来处理乱七八糟的事。更何况这样一来你就不会看上去想是某人杀了你的宠物一样了。哦,哎呀。。。忽略这个玩笑吧。”对方笑着说。

哈利怀疑地看着他。

“你今早心情不错嘛。你都开始讲恶心的笑话了,这是要世界某日了吗?”

不幸的是,最后一部分并不是什么玩笑。

“我就不能高兴吗?”汤姆过于轻快的说道,突然间眼神变得阴狠起来。“你是不是更喜欢看我受苦?”

哈利咽了口唾沫。

“不,你高兴就好。我可不想看你干掉一大票人。”他蔑视般的撅起了下巴“或者说折磨他们。”

“就和你一样,我可没有把工作带回家的习惯。”

汤姆笑了笑。对此,哈利皱起了眉头。

“真的吗?那你还把我绑架了带了回来。”他有些尖酸刻薄的反唇相讥。

“不对。”里德尔咧大了嘴,看起来不怀好意。“你可是我收养的小宠物。你看,我可不知道纳吉尼在哪,她可是我的宠物蛇呀。”

哈利脸红目赤地握紧了拳头。

“你个混蛋,我才不是什么宠物!”

“这点容我们稍后再行讨论。”汤姆打发了他。

哈利感到胸中隐隐作痛,他烦闷不已,这种感觉是多么虚无啊。

“不能因为你不是人就说我也不是了吧!”他咆哮起来。

里德尔愣住了,接着他转过身来,用令人畏惧的眼光热切的注视着他。他的目光穿透了他的皮肤,就像切开黄油一样划过肌腱,直刺内里。哈利嘴里泛苦,内心躁动不安。

“你说什么?”斯莱特林语气微妙地说。

哈利咬紧了牙关。

“我是个人,我才不是你能随身携带的什么低智的宠物。”

“哦,不,你误会我了。”里德尔笑道,露出了一口白牙“我可不觉得做人是件好事。这没什么问题,我能充分理解到你就是个人类。你是如此人性化,是它造就了你的苦痛,你本可以更好的。你再敢骂我一次,下次我就把你的嘴巴给好好的洗个干净。”

“这太过愚蠢了。当你还是个人类的时候你怎能变身为超人。”哈利盯着他的鞋子,嘟嘟囔囔地说“除非你能变成蜘蛛侠那样的,但即使如此你依旧是个人类,只是位。。。新新人类而已。依旧肉体凡胎。”

大早上就讨论起这个来实在是太早了。

“你可以这么想。”汤姆反驳他“这个最伟大的计划,是一个标杆,是一个象征,因此它超越了人类本身,成为不朽。”

“我从不知道你是如此的理想主义。”哈利抬起头来说道,他是真的感到惊讶。

“我看的很远的,哈利。无论你是否认同我的理想。任何试图改变世界的人都是高瞻远瞩的,伟人则是他们之中最优秀者,他们超越了人类的极限。成为不朽。我认为你也是其中之一,你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你太过在意别人的看法了,你是如此绝望地想要被人需要着啊。

“。。。我能去见赫敏了吗?”

汤姆翻了个白眼。”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索菲亚格兰杰认为他们夫妻已经习惯了这些异象。

赫敏总是是个开朗的,有着书卷气的孩子—随她爸—但这并不意味着她最喜欢的书从壁橱上面就这么飞下来不是件怪事。那时候,他们告诉她该睡觉了,并亲手把书放到那里去的,为的就是防止她读下去。

这事儿还没完,在她做了噩梦以后房间里所有的灯都亮了起来,还有其他奇奇怪怪地小事发生。在她发怒、受伤、恐惧时,东西会发生爆炸。

这使他们困惑不已。到了最后,霍格沃兹的信反而成为了一种解脱。接受事实并不是一件简简单单的事,她的女儿去做一些她没做过的事去了,她不会去读大学了,而是会在一个很难见上面的寄宿制学校里呆着。

魔法难以理解,但它也确实存在,赫敏能做到的事情太。。。奇妙了。她在那边表现出众,她交了朋友,这些正是她和威廉所盼望的。

她知道了那所魔法学校出了什么乱子,她不太开心了。这些风险和危机—她想把赫敏好好的藏起来再也不送回去了,万一她再也回不来可怎么办啊。

她待在那个只存在于传说中的世界,而他们什么也做不了。

但是在那里,赫敏得到了欢乐。

门铃响起。她正好要去诊所。于是她走上前去拉开了门,门后是两个男孩。她眨了眨眼。他们是兄弟?

等等。。。这不是—?
“。。。你就是哈利波特。”她惊讶于自己的语气还能保持平稳。

“别费心报警或者联系别人啦。”年长的那个说道,声音中透出些警告和威胁的意味。

“你女儿在哪?”

发生了什么?她抓紧了手中的包,愣住了。

“我就是想见见她,看看她是不是真的很好。”哈利真诚地说道“不会有什么危害的。”

“你不是失踪了吗?”她的目光再次移至年长的男孩身上。那双眼睛显示出与他稚嫩的外表所不同的成熟,冷冰冰的。她的内心揪紧了。她倒是能大声尖叫,但是他们可是有魔法啊。。。“他是不是。。。”

“对。我就是导致他失踪的罪魁祸首。不,麻瓜,你不会想挡我的道的。哈利就是想见见他的朋友我们之间达成了一个很复杂的协定,我也没指望你去理解。七点的时候我再来接他。他可以和你的—”

“—哈利!”

一大团蓬松的棕发一闪而过,发量和她(赫敏的妈妈)年轻的时候一样多。哈利瞪大了眼睛,激动得难以自己。他后退了几步,他的嘴咧的大大的,几乎到了痛苦的程度。他也抱住了她的女儿。

“赫敏。”他喃喃的说“见到你真好。你挺好的吧?”

“我挺好的。你呢?你怎么了?我担心饿了,罗恩一直和我通着信—他说他昨天见过你了,你真的和—”她住了嘴,突然间看向了汤姆。她的脸变白了,她润试了一下嘴唇,还是勇敢地盯着他看。

“你就是他。”

这并不是个问句。

“格兰杰小姐,你算是说对了。在七点钟我会来接哈利的。哈利,别惹麻烦。这次我是认真的。”

令她十分惊讶的是,哈利翻了个白眼,不耐烦的变换着重心。

“行啊,做个好孩子。试图不引发起一场战争的和你回去,这样晚饭就不必变得尴尬了不是。”

“很高兴你能知道优先事项是什么,黄金男孩。”

接着,年长的男孩。。。黑巫师?绑架犯?就消失了。

她真的已经很习惯奇奇怪怪的事情发生了,但这件事一定是其中最怪的那一件。

她浑浑噩噩的把哈利送进了家门,接着打给了她的丈夫。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哈利坐在赫敏的椅子上,一只差不多已经干了的茶杯在他的指尖摇来摇去。他们互相打量着彼此。

他突然间意识到自己之前还没去过赫敏的家里,也还没去过她的卧室呢。卧室的墙是浅蓝色的。在房间里,还放置着两个装满书的书架。书被码的整整齐齐的,里面没有一本是麻瓜小说或者百科全书,它们全都是魔法书籍。此外,房间里还有个CD播放机及众多的CD唱片。书桌正对着的是一扇巨大的窗户,窗户后面的是一个小小的花园。

这真是个温馨的居所啊,它比德斯礼的要更具个人特色,但与卫斯理的房子相比要更加幽静一些。

“和他住在一起。。。是怎样的感觉呢?”赫敏哄着他,柔和的问道,“你们看起来。。。很享受彼此。”哈利陷入了沉默,他思考着如何回答她,突然间他深刻意识到了,即使没有发生金妮的事件,他和罗恩之间也永远不会进行这种对话。

“还行吧。我们相处的还不错。也不是说很完美,这点毫无疑问,有时候还。。。他是个很情绪化的、严厉的人。有时候他也很残忍。。。你得知道,他杀了海德薇。”

赫敏脸色惨白,哈利咽了口唾沫,接着说了下去。
“但他也没那么坏啦。他是个。。。精神病,但他不是那种不讲理的疯子。他就喜欢看着我谈判争取,但同时,他并没有对我想要获取的事物有所保留。反正从最早之后就没有发生了,我们就是互瞪着对方的脚趾。我猜啊,他是用一种奇怪、扭曲、自私的方式看着我的。他给了我一条狗耶!”哈利笑了起来,他试图缓和一下情绪。“我还真的研究过蟾蜍。我对此写了篇论文,他还批阅了它。”

“真的吗?”她笑了一下“我是不是该觉得自己被冒犯了?我一不在,他就能让你做作业了?他教了你什么?我敢打赌这一定很有趣。”

显然她在试图发现事物好的一面。

哈利犹豫了。

“黑魔法。很多的黑魔法—别试图说教我—不是你想的那样。不是那套献祭的巫术,至少从汤姆所教的来看,白魔法受积极的情绪的推动而黑魔法受到消极阴暗的情绪推动。不能因为黑巧克力是黑的就怪罪于它。他说魔法本身不受道德所拘束,它就像是我们的一部分,是我们的选择造就了魔法本身。到底怎么用魔法取决于你而不是它本身。。。”

 

他希望她能听明白,并且知道当她脸上露出谨慎甚至有些好奇的而不是憎恶、气恼的表情时,他就知道自己说对人了。

“他也教我历史和其他别的随机的东西。他就像是一本走路的教科书......实际上,他是一位好老师。他说的有些话我并不是很赞同,它们都太片面了。。。但他总是有问必答,他并不会让我感到自惭形秽或者—”

“ - 你认为他会教我吗?”赫敏问道。

哈利的眼睛睁大了,他的脸上露出微笑。

“我可以问问他!你真的很聪明,你比起他可能适合批阅我的论文之类的。我的意思是,他太忙了。但我可以问问。”

“。。。就算我是个麻瓜种?”赫敏犹豫的说。哈利拉下脸来,接着他耸了耸肩。

“我们还可以问问嘛。他对我说过他欣赏高智商的人。更何况,他自己还是个混血。我不是很确信,但是根据我个人的印象来看,如果一个人能证明其自我价值,他就会忽略血统问题的。我想说的是,非纯血统的人要比纯血统做得要更好这事儿一点道理都没有,可是这是规则。。。不论如何,我还是回去问问他的。我觉得问问又没什么害处。”

他们接着聊了起来。最终,话题转移到了相对轻松的事情身上去了。

然后哈利突然想起来,理论上在他见过了一只从韦斯莱家里飞来的疯狂猫头鹰以后,他该到他们那去的—他行事不够谨慎。这听上去很像是汤姆,这让他紧张起来——要是他们以为他又失踪了怎么办。

赫敏慢慢地转过身来看着他,哈利愣住了,颜色从他的脸上褪去了。他做了个鬼脸,举起了双手。

“我忘了提及我要来这里了!好吧,汤姆提过。整件事本不在我的计划中的—他说我太幼稚了!我敢打赌,他是故意的,他肯定知道他们会恐慌。”他抱怨道。“难以置信,我居然忘了。”

“......我给他们回信说你在这里还活着,好吗?”

赫敏看起来有点困惑。

这真的不好笑,可能邓布利多和众人都要发疯了,但是......好吧......长久以来......他终于笑了出来。

他无法停住不笑。

这太荒唐了!他过得都是些什么日子呀。

突然,卧室的门爆裂开了。

哈利口干舌燥。赫敏抓起了魔杖。

是食死徒。


评论 ( 3 )
热度 ( 64 )

© 十一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