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Solace in Shadows 第二十五章

阿不思·邓布利多不禁感到很是担忧。

他知道哈利理所应当会受到影响—不能做出改变适应环境的人是不能通过考验的。

他只是担心哈利到底习惯了些什么。

他知道别人不会理解他为什么有机会却不再进一步做些什么。。。西弗勒斯倒不会质疑他,到了他这个年纪,他自然而然就会懂得这个道理。

但是,汤姆·里德尔是个狡诈的富有魅力的人,他知道黑魔王能够在一瞬间就能将他人玩弄于鼓掌之中。他相信自己的智力水平,他才不会傻到以为里德尔没对哈利的思想、世界观和人格没什么大的影响。他可是和那个男孩一起生活,他掌控着他。

他必须要小心不破坏俩人之间的平衡,因为他知道,如果平衡被打破,只会是哈利受苦。尽管战争中牺牲在所难免,他还是希望不要有什么无谓的牺牲。

现在,他不能把哈利逼得太紧,因为他知道即使里德尔不清楚他的计划,他也会推动自己的计划运行下去,棋子们在棋格上前行,他们包围了哈利,把他困在了里德尔想要他待的地方。

显然,里德尔低估了这对哈利造成的冲击程度。这个男孩是多么的真诚、善良啊。也许里德尔并不是一无所知,他一定从哈利对黑巫师可能做出的反应和抵触中觉察到了。哈利可是个好人啊。他本性不坏,尽管他坚信仁爱和道义,他也不会傻到相信每个人都是好人。

仁爱只是个抽象的概念。哈利只要尽力去做那些他认为是对的捍卫弱者的事情就好了。在真相大白之时,操纵哈利对汤姆·里德尔来说会是大大的不妙。哈利将会感到被背叛了。。。接着,他就回来光明这边寻求建议的。他需要汤姆的退出,这样子他就可以在哈利生气、恐惧之时提出他的建议。

他一定要动作轻柔、小心谨慎、见机行事。

这还没结束。

根据西弗勒斯的举动,他推测对方做出了某些让步,但他没法证明。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斯内普会夹在他俩之间了—没有一定的安全保障,汤姆不会放心让哈利和他在一起的。

不,从现在起,他在西弗勒斯身边也要保持小心了,他要寻找可能的原因。他很确信自己有讨价还价的余地,他会让哈利捎封信给他的新室友。

无论如何,若你在敌人的领土上还有信徒的话,不物尽其用岂不可惜。

也许到最后这反而会变成一桩好事呢。

也许。

再次,哈利和罗恩坐在了一起。要是赫敏在就更好了。她这么聪明一定能理清头绪的。

“我们能去找赫敏吗?”他问。众人犹豫了,他皱起了眉。“。。。她还好吧,是吗?你们说过她挺好的。”他感到焦躁不安,慢慢攥紧了拳头。

“波特,最好还是慢慢来。”西弗勒斯站在门口说道,他的眼中闪现着奇特的光辉。罗恩环顾左右,迷惑不已。

“赫敏不能来吗?可你之前一直说她能来的啊?”

“可那是之前。”韦斯莱夫人遗憾地说。哈利润湿了嘴唇。

“。。。为什么?”他低吼着说道。阴暗的情绪在心里滋生着。这本该是个快乐、美好的一天的—是个只有他的朋友们的完美的重聚。“如果你们不想见到她,我们可以去别的—”

“你这个傻瓜,她可是个麻瓜种!”斯内普厉声说道。哈利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怒视着他。

“我不傻!”他厉声说道“她是不是麻瓜种有什么关系?怎么,你以为我和汤姆住在一起我就会突然相信那劳什子纯血统理论了吗?”

“汤姆是谁?”弗雷德和乔治异口同声的问。哈利眨了眨眼,怒火一下子平息下来。

“。。。汤姆。汤姆·里德尔。”他们的表情变得阴暗起来“就是那个日记本伏地魔。”

他们的表情阴沉的能渗出水来。虽然他还是一头雾水,但他就不该提日记本这档子事。“。。。额,有人能告诉我我错过了些什么吗?”

“哈利,不好意思。”邓布利多再次说道。哈利怒气冲冲得转过身去。“我不认为这是个好主意。你可是和汤姆住在一起,尽管我坚信你是不会出卖你的朋友们的,但是伏地魔在读心一事上天赋异禀。。。”

“你是说摄魂取念吗?”

“你知道?”斯内普慢吞吞的问。邓布利多面无表情。真不走运,哈利想要是他嘴紧一点就好了,这样他就能自由自在的和赫敏见面或者和罗恩下下巫师棋了。

“。。。是汤姆告诉我的。”他说。

“看来他给你说了不少。”帕西说。哈利警惕的耸起了肩膀,他的瞳孔缩小了。

“要不然你也试试被他绑架,不理他的话就没人能说话的日子?更别提如果我装作不存在,他就会乱发脾气—相信我,这些我都试过了。这一点都不有趣,特别是我手里连魔杖都没有,而他又恰好是个强大的黑魔王和魔法天才。”他咆哮着说,胸部起伏不定。

现在,看着他们盯着他的眼神,他真开始觉得有点被恶心到了。他们面色惨白。他感到很糟糕,内心激荡不安。他克制住自己不去道歉。

“什么,你是说你和他待在一起?”费雷德和乔治问“你知道他都干了些什么吗?”

金妮的名字沉重的、令人窒息的萦绕在空中。韦斯莱夫人的眼里慢慢泛起了红色。哈利狠狠地咽了口口水。

“我知道啊。”他默默地说。说完他立马就后悔了,他叹了口气。大家多多少少都表现得不太自然起来。这太。。难以解释了。““我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人。他就是个混蛋。是他害死了金妮和海德薇,我也知道有必要的话他也会干掉别人。。。但他也不是完全糟糕至极。他是个。。。人,是啊,有些时候我们还相处得不错来着。大多数情况下则正相反。这就像是住集体宿舍,一旦你和别人整天都住在一起,你就不会每时每刻都在斤斤计较了,这太令人疲惫了。”

“那么,哈利,你也累了吗?”邓布利多温和地问,眼中闪着精光。哈利咬着下唇,握起了拳。

“我说过了,我和他立场不同。我恨伏地魔,我也恨他做过的那些事。说实话,食死徒给我留下的第一印象也不怎么样,当然了,后来他们想要杀死我朝我扔—什么咒语来着?那就更糟糕了。”“就那个折磨人的咒语。钻心剜骨!”

大人们脸变白了,年轻的韦斯莱们依旧困惑不已。好吧,这下他真该闭嘴了。再解释下去只会更糟,他也不想让他们担心了。

“无论如何。”他继续说道“我挺好的。所以说赫敏到底为什么来不了?你以为汤姆会从我嘴里得到消息,因为那个摄魂取念吗?然后呢。。。就因为她是个麻瓜种就干掉她吗?”

“根据目前的形势,我们觉得你还是不知道为妙。这对我们大家都好。”邓布利多平静地说。怒火在哈利的心中升腾着,他感到诅丧不已,但是他能理解这点。如果可以的话,他还是想见见赫敏。

很明显,是不会有人告诉他发生了什么了。

“你们就不能教我防御思想的咒术吗?”他问。“那个摄魂取念的反咒?叫大脑。。。叫什么来着,我记不得了?”

“哇,你现在听起来像是赫敏。” 罗恩嘟囔着说“这些你都学过吗?”

“大脑防御术?”斯内普不禁瞪大了眼睛,犹疑的问道。“黑魔王和你提过?”

“没。但是他家里有很多书啊。”哈利对魔药大师说“有的书真的很吓人。”他耸了耸肩“是的。。。我确实在学习。”他尴尬地挠了挠后脑勺,感到不是很自在。现在,他还是别想提黑魔法和汤姆的哪些观点了。这简直就是和里德尔谈论麻瓜的权利一样,完全没戏。"

他真的不想在谈起汤姆了。

“。。。我们现在能去下那些会突然爆炸的棋子了吗?”他平静的问,肩膀略微放松起来。

“或者我们可以在花园里玩魁地奇啊。”罗恩提议道。他看了看他,给了他一个并不灿烂的微笑。“你一定很久都没飞过了吧。”

 “你的光轮可是在我们这里呢。”弗雷德或者是乔治说。“它完好无损。”

哈利一跃而起,一瞬间,他感到开心放松极了。。。他得小心不要提到马尔福庄园的事情。毕竟,那算不上是一次飞行,他那时有别的事要做,而且10分钟根本不够他飞的。他脸上绽放出一个大大的微笑,他们向着门口走去。

“哈利,还有件事。”邓布利多温和的发放施令“我很抱歉占用你的空余时间。等你做完了这件事你就可以和朋友们一起玩了。”

哈利不情愿地转过身来,心里不是很舒服。

“教授?”他问。

对方递过来一封信。

“请把它带给汤姆,然后。。。他是否也教授给你了黑魔法呢?”

哈利的双肩僵住了。

“我连魔杖都没有怎么可能学这个?”他说,避过了这个问题。大部分人的表情变得轻松起来,看来他们认为她说的是没有。斯内普面色不变的死死的盯着他,邓布利多依旧面无表情。

他去玩魁地奇去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还剩下几分钟,哈利回到了斯内普的房子里。

除去最早的那部分,事情还是进展得很顺利的—但也许是因为魁地奇与个性和言辞不同,它是亘古不变的。

赫敏不在那里还是很遗憾的,他本以为迷惑能被解开。赫敏很是擅长情感之类的问题,不是吗?只有他们真正见上一面,哈利才能确保对方的安全。

很久都没见过她了啊。

能见到罗恩真是太好了,他最好的朋友比之前更加圆滑了,但他们的重逢还是那么令人激动。对方问他他是不是真的很好,他告诉罗恩和双胞胎他之前的话是认真的。

末尾,他说自己正在筹划之中,当他们那么关切的看着你的时候,你怎能忍心撒谎呢。

这还好。。。这简直不能更好了。

里德尔在七点钟过来了。他再次被移交给对方。

在女贞路附近住着一个叫本的孩子,他的父母离异了。他的父母得到了共同监护权。他突然觉得自己就像本一样—或者说,这就是在他被移交给一方时,他所以为的本的感受。

他从不知道他们是不是真的很爱本所以都想拥有他,还是满不在乎的换来换去呢。

他感到里德尔在打量着他。但他什么也没说,默默地前行着。

“我猜明早还是同一时间。”汤姆对着斯内普说。

他还有三天时间,这周的三天时间来和光明的一方待在一起。

他想知道里德尔是在用自己的方式示好呢还是把哈利打发出去好方便自己筹划一些邪恶的事呢。又或者说,他在试图控制他,让他感受不到差别,从而不会回归到原始阵营里去呢。

不论是那个目的,他都不打算让他得逞。

很快,他就回到了在房子后面的那块熟悉的土地上。

他想念飞翔,想念风吹过头发的感觉,他也想念友人的陪伴。。。但是另一方面,他也并不排斥呆在这里。

这是不同的,他不喜欢被困住。。。但是没有人指望他干些什么。里德尔已经见过他大吵大闹,乱砸东西的不良行为了。

这里也存在着压力。。。但这不一样。他不知道有什么区别。但他的胃又开始抽痛起来,这个问题就随之被抛之脑后。

“今天还不错?”汤姆轻快地问。

“是啊。”哈利坚定地说,他才不会给黑魔王以可趁之机。“这棒极了。我们一起玩了魁地奇。”

“我都能感到你的智商下降了。”里德尔干巴巴地说。哈利缩紧了下巴。

“不能因为你觉得那没用就说它很蠢啊。”他说。

“这只能证明你不擅长这事。”

“我猜在这件事上这个俚语指的是我不擅长此事。”汤姆说“你说错了,我可是位完人。没有什么事是我不擅长的。”

哈利发现他是在开玩笑,但他也不能完全确定—也许他太过自恋,说的是真心话呢。

“哦,我可是知道你花大把时间待在卫生间整理仪表。我很确信有什么事是你不擅长的。”

汤姆眨了眨眼,盯着他看了老长一段时间。

“。。。你在暗示我是个同性恋吗?”

哈利笑了笑,希望能以此激怒对方。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

“你能得出这个结论真有意思。防御性的吗?”

“这话是从一个十二岁的少年嘴里说出的,”里德尔说道,他扬起了眉“是的,我很确信你对此一无所知,你连性行为都没有。”

哈利皱起了鼻子,里德尔尽力不去翻个白眼。

“波特,我才不是同。”他说“你是在想邓布利多吧。”

哈利对此嗤之以鼻。他真心不想谈这个,光是这个名字就足以让他烦心的了。

“哦,对。他告诉我把这个给你。”他把打开的信件递了过去,他发誓最好别和汤姆讨论有关他朋友、邓布利多、光明一方或任何他在那里遭遇了些什么的话题。“里面提到了夏天过后我返校的事。”

里德尔扬起了眉头。

“偷看别人的信件可真是失礼。”

“我又不是猫头鹰。更何况这是说我的。你不能指望我不去读它,即使是邓布利多的也不行。”

“嗯,邓布利多可是觉得你会很听话呢,要是这封信能追踪,而你把它带到这里呢?”

“又不是所有人都和你一样丧心病狂。”哈利牙咬切齿的说。他能感到被魁地奇提起来的兴致熄灭了,他恨这点,他美好的一天不该被破坏的。没人提起过金妮,他不知道在这些问题绑定的前提下,该怎么扯到这个话题上去。。。
在这里,他与世隔绝,他时常觉得自己很是孤独。。。但他也没必要把自己搅和进乱七八糟的事情里去,他以某种方式避开了它们。他也不是很清楚。

“我还以为再次见到你的朋友你会很高兴呢。”汤姆嘟嘟囔囔的说。也许是这句话中的某个单词再次激起了他。

“我也是这么想的啊。”他说“你知道吗,你同意那个条件真的有点诡异耶。。。我觉得你是故意的。”

“我猜人心易变。”里德尔发自内心的说“这毕竟还是你的请求,我可没有让你失去他们。所以说他们做了些什么?”对方给了他一个大大的微笑“你为我辩护了吗?”

哈利愤怒的握紧了拳头。

“就好像我会这么干似的,你这个令人难以忍受的混蛋。”

汤姆把头歪向一侧,看起来十分好奇。谢天谢地,他没有再说什么。

“那,金妮还好吗?”

哈利眨了眨眼,双肩僵住了,胆汁涌上了他的喉咙。

“你什么意思?你不是杀了她吗!”

 “我真这么干了吗?”汤姆轻快地说。哈利皱起了眉头。

“。。。对,我眼见着她要死了。”

“那你看见她真死了吗?她确实快不行了。。。但她的意识还在。。。”

哈利注意到了这奇怪的措辞,感到胃里翻江倒海。汤姆为什么会说意识而不是活着?

“汤姆—”他开口说道

“我饿了,咱俩谁去做晚饭?”

“汤姆—”

“你来吧。我很好奇你能做出来什么好东西。你可是对我的厨房用具觊觎已久了。别想着偷把刀出来,我可是心中有数的。做好饭叫我,我还有事要忙。对了,你要喂喂小天狼星了。”

接着。里德尔迅速蹿上了楼。

哈利真心不知道是邓布利多的还是汤姆的阴谋诡计更让他生气了。他朝着天花板吼了一声。

“。。。它叫汤米。”他狠狠地说,尽管他知道里德尔是不会听的。狗狗呜呜的叫着,用悲伤的眼神盯着他看。哈利叹了口气,用手扯了下头发。他蹲了下来,梳理着小汤米的毛发。“要是你能说话就好了。你有什么建议没有?”

狗狗再次发出呜咽的声音,它伸出两只爪子,放到了他的膝盖上面,用头推搡着他的肩膀。

“对耶,我可以对汤姆的洗发水下咒,这样他就只能顶着一头粉发来统领食死徒了。”哈利郑重地说,结束了这次谈话。

“真是好主意啊。尽管赫敏是不会喜欢的。我饿了,先去解决吃饭问题吧。汤姆给你买了狗粮了吗?”

然后他意识到汤米是不能说话的,他又叹了口气,站起身来朝着厨房走去。

幸好他喜欢烹饪。这能让他静下心来。

明天,他要试着查查金妮的事,他也想去见赫敏。
。。。他一定可以做到的。他知道自己能行。

必须如此。

Ps:有关翻译的问题小天使们可以尽情提出哦。总是感觉词不达意,难以抵上原作的万分之一。

评论 ( 4 )
热度 ( 62 )

© 十一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