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花 冰鲤记 章三 客栈

有生之年啊,作者君终于结束了期末考,但还要上一个月的课....让我静静。




晨光,干净柔和的晨光终于照进了这座小楼。雪早已停了,将化未化的时候最是寒冷,路上只能看到两三行人,长街上的店铺却逐渐活了起来。
青衫客早已难掩疲惫,径自睡去了。独留二人伫立在原地。
“看来你终究没有躲过麻烦。”花满楼听着街上热闹起来的人声,笑着说。
“我本不想管。”陆小凤说,手指一下一下的叩击着桌面。
“可现在你却不能不管。”花满楼说。
“既然都想让我插手此事,那我也只好勉为其难了。”陆小凤很是无奈。“为什么他们一提起麻烦就会想起我。有的时候我倒真希望他们把我忘了,就当没我这个朋友。”
“那你一定会无聊死了。”花满楼笑道。
“有你酿酒、弹琴,我想我是死不了了。”陆小凤笑着说。
“陆兄,你这话还是对着姑娘们去说吧。”
“哎,花满楼,我可是真心的啊。姑娘们可没你这般好。”
“好了,陆兄,我们还是说正事吧。”花满楼放弃了和陆小凤斗嘴,话锋一转“我没想到你会和端王世子相识。”
“我数月前帮他解了围,作为回报,他请我回府小住半月。你那盆兰花还是我向老王爷要的。”
“原来那盆花是这样得来的。”花满楼还记得月前陆小凤拿来的那盆墨兰,花是好花,侍弄的也非常得当,看来原主人也是个精通花道之人。
“老王爷是个很有意思的人。”陆小凤这样说。一个能被陆小凤这样说的人,那当然会很有意思。端王爷朱瑞已年过花甲,先帝在时是威震一方的将军,战功显赫,然而这位王爷并非常人,不久竟解了手中的兵权,赋闲归家做起了田舍翁。实是令人唏嘘。
“想是王府风景独到,不然陆兄也不会逗留如此之久。”花满楼随意地提到。
“景致确实不错,世子的妹妹也是位妙人,可是...”陆小凤故意拉长了语调。
花满楼径自去往桌边坐下,端起茶杯,细细品起来。
“花兄,你这样就没有意思了。”陆小凤摇着头说道。
“那陆兄不妨讲一些有意思的事。”
“好啊。月余前,有人支会与我,全天下唯一一株墨玉牡丹正值开放之际被人偷了。小偷放着满屋子的金银珠宝不动却偏偏去偷什么劳什子的花,你说是不是有趣。更有趣的是我现在偏要去找那个窃花贼,那这件事是不是更有趣了。”陆小凤讲。
“那确实很有趣。待我留书一封,我们不妨就出发吧。不知主人是否愿意接待我这个贸然来访的朋友。”花满楼说。
“朋友?哈哈,他定是十分愿意的。”陆小凤大笑着说道。
---------------------------
暮色渐暗,行人渐稀。炊烟已然升起,稀稀落落的在村庄上空升起。路边的一个小客栈中,一个瘦小的跑堂伙计尚在卖力的擦着不知积了多少油渍的旧桌子,汗水从蜡黄的脸上一滴滴的滴到了桌子上,胡乱地用手擦了擦,他又接着低下头对付桌子去了。桌子发出不堪重负的声响,吱呀吱呀的响着,惹得人心烦。
半晌,两个男人踏进了这个混着汗水与沙尘的大堂。
“两间客房。”其中一个说道。
小二停下了手工的活计,转过身来,说“哎,两间上房,楼上请,二位。”声音却并无多少激情。
“再要一碟牛肉,切薄些。再来一碟卤水花生,小炒什么的随意来些,送上楼来。”另一位有着奇怪眉毛的客人说。
“哎,好。您稍等。”小二恹恹的应着。
二人坐定,陆小凤打趣说“花兄,你看这儿真有意思,小二这副德行,做老板的自己也不见踪影。”
花满楼并未来得及答话。只因小二已经来了。
“哎,先别急着走,我问你,你的老板哪去了?”陆小凤出手拦住了小二。
“走了。”
“走了?”
“老板上个月就走了,说是老家出了些事情,得要下个月才能回得来。”
“花兄,这样不负责的老板我倒是第一次见。”陆小凤摇摇头,笑着说。
陆小凤昨夜睡得很好,此刻正满足的伸着懒腰。他自诩一向挑剔,但客栈里陈旧的棉被尚且柔软干净,房间里炭火也烧得很旺。这让他很满意。
昨夜又下了场雪,此刻还未停。风刮的呼呼作响。这样冷的一个天气里,他们却要离开这个小客栈,出门远行。
陆小凤突然觉得不是那么开心了。人一不开心了,行动间就难免不那么积极。等他收拾妥当,叩响花满楼的房门时,已经要到晌午了。
时间已经浪费了好些。不知道他们能否在这偏僻的路上找到下一处可供食宿的客栈。但陆小凤却又开心起来,因为他闻到了酒香,五十年女儿红的酒香。
一位红衣小姑娘在大堂里喝着酒,她不仅喝着酒,还是用着比她那小巧的手掌还要大的粗陶海碗一碗一碗的喝着,她的脸上透出淡淡的粉色,在朱衣的映衬下越发美艳。大大的眼睛眨啊眨的,透出些许迷蒙的水雾,叫人怜惜。
陆小凤看得眼都直了。他忙上前去,一屁股坐在了她的面前。
“我第一次见女人这般喝酒的,特别是还是这般小的姑娘。不过这酒一人喝不尽兴,不如我来陪你喝吧。”说罢他竟伸手要抢小姑娘的酒碗。朱衣小姑娘手一缩,护住了酒碗,却没成想陆小凤半途手势一变,竟向酒坛捞去。他竟本来就打算抢去酒坛!
现在,他得意的将手中的酒坛一抛一抛的。没成想,小姑娘笑了。他一愣,接着发现这酒坛里竟没有酒!于是,他只得眼睁睁的看着小姑娘将最后一碗酒咽下肚去。
“姐姐说嘴上长着奇怪眉毛的叔叔最喜欢骗人,这话果是不假。”她笑嘻嘻地说。
这是陆小凤第二次听到别的女孩子这样评价自己的胡子了,难道真的很难看吗?他下意识的抚了下经过自己精心修剪的胡须。小姑娘噗嗤一下笑了出来。陆小凤这才意识到他竟被耍了,一时气的说不出话来。
“你有没有丢过一个东西?”她突然说。
“什么?”陆小凤很疑惑。
“一个玉盒子,大概这么大。”她突然掏出来一个玉盒子,竟是之前被丢掉的那个盒子!
陆小凤立马感到汗毛倒竖,一瞬间他就飘身退出了门外,但很快他就折了回来。他实在是不忍心又一个女孩子因他而受苦。
“你这又何必?”他无奈地说。
“这是姐姐做的最后一件事,她没做完我当然要代替她继续下去。”她一字一句地说,极为认真。
“你不怪我?”陆小凤有些奇怪。
她摇了摇头,不愿再做过多解释了。
她在桌子上放下一锭银子,转身离开了。
“姑娘,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陆小凤喊。
“没这必要。”她简洁的回答。原来她已知自己不会再见到陆小凤!
陆小凤伫立在原地,看着单薄的身影逐渐被大雪吞没,若有所思。
半晌,他露出一个苦笑。“花兄,我们该走了。”他说。原来花满楼一直在他身后。
二人留足了银钱。店小二却一直没出现,也不知以后会不会出现。
马车辚辚的前行。陆小凤向来不是个会亏待自己的人。虽然他宁愿骑马也不坐马车,但在这个天气里,还是坐在马车里好。
七日后,二人终于抵达洛阳。







评论 ( 1 )
热度 ( 3 )

© 十一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