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花 冰鲤记 章二 长夜

美酒、朋友,皆是会让人感到愉快的事物。所以陆小凤现在哼着不成调的小曲,笑着看一旁的花满楼侍弄着他的花草。
可是,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因为他看见了一只手,一只盛在青盘里的手。手很美,散发着独属冬日的腊梅清香,青葱般的手指上还涂着整齐的蔻丹。可是这样美的一只手,却被人从手腕处齐根砍断了,甚至砍断它的,还是一把不甚锋利的斧头!
“这是丹桂的手。”片刻后,陆小凤慢慢说道。
“是的,这是丹桂的手。”花满楼缓缓的却很肯定地说,他早已停下手工的活计,开始“端详”这只手来。
这只手被处理的极好,白白净净的不带一丝血气。皮肤尚且白皙柔软,触之却冰凉滑腻,透着一分死气。断腕处翻卷的皮肉也被妥帖的收拾过了,伤口惨白,没有一丝血色。花满楼突然感到有些冷,不由得伸手紧了紧衣襟。
他热爱生命,所以他并不能理解这种做法。但他实不是个沉浸于悲愤情绪中的人,于是他决定去城外上一炷香。
雪已经开始下了起来,飘飘洒洒的,逐渐盖住了地面。一路上,马蹄阵阵,静的出奇。
鸡鸣庵藏在一座无名的深山里,庵里面并没有养鸡,更不会有鸡鸣,有的只是些渴望摆脱俗世的尼姑罢了。然而今日它变的不那么普通了,因为它迎来了两位客人—陆小凤和花满楼。
“这蜡梅开的极好。真不知花兄你怎么知道这个好去处的。”陆小凤称赞道。此时正值寒冬,庵内的腊梅已经开了,黄玉般的花朵倾吐着芬芳。一炷香毕,二人便信步在庵内的树林中。
陆小凤忽而起了玩心,他随手折了一只绽放的腊梅,欲伸手替花满楼簪上。花满楼不动声色的避过了,“别闹。”他说。陆小凤却不听他的,仍想继续之前的事情。花满楼不让他得逞,一一避过了,两人就这样你来我往好些时候。花满楼突然觉得有些心烦,“你居然还有心情玩闹!”他这样说。
陆小凤悻悻的摸了下鼻子,转而把花塞到花满楼手中。“花兄你看花开得这样好,扔了岂不可惜。”
花满楼只得收下了,因为他意识到和陆小凤生气并不是个明智的事情。“陆小凤,我们该回去了。”他只是这样说。
于是,二人匆匆回到了那座小楼。途中恰好赶上刘老汉最后一笼包子出炉。陆小凤很高兴,今夜不仅有美酒,还有热腾腾的包子,和一位最好的朋友。
绿蚁新酒,红泥火炉。把酒夜话,抵足而眠。
入了夜,雪下得越发的大了,期间还夹杂着呼呼的风声。天暗无光。
忽然,陆小凤听到了一种很奇怪的声音。那是一种飘渺、虚幻的箫声,呜呜咽咽的,江南的细雨般柔情,边塞的号角般悲壮。矛盾到了极点,又如此和谐。然而此刻陆小凤却没有半分欣赏的心情,他只觉得寒毛倒竖,恨不得一下子跳窗而逃。
这声音他曾听过一次,在那个令他至今难忘的雨夜里!
他紧紧地捏着被角,指端发白,掌心渗出的汗水浸湿了被单表面,潮热粘稠。他尽全力使自己不一跃而起。他已经承诺要放下了,他也应该放下。
忽而,箫声消失了,如它来时一样神秘。陆小凤松了口气,被单从掌心滑落,他感到一阵无来由的厌倦。
陆小凤复又躺下,冷汗浸透了他的衣衫,极不舒服。他扯了扯被角,低头对上了一双没有焦距的眼睛。
“你醒了。”他说。“什么时候?”
“你起身的时候冷风灌了进来。”花满楼说,同时他伸出一只手,一只温暖的带着薄茧的手,覆在陆小凤还轻微打着颤的手上。一只坚定的手。陆小凤的手突然不抖了。
“我以为我已经放下了。”陆小凤长叹了口气说。花满楼沉默着。
“夜深了,我们还是赶紧歇息吧。”花满楼说。
“好。”陆小凤应到。
可是这一夜他们注定是睡不成了。马蹄急促敲击地面,由远及近,越发清晰,此外还有极轻微的平底软靴掠过雪地的声音。陆花二人并没有动,毕竟在这样一个寒冷的冬夜里起身并不算是件容易的事。陆小凤本能的不想管这件事。可他终究不能保持沉默,因为他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花公子,救命啊!”来自朋友的熟悉的声音,喊得却是花满楼。
陆小凤只得再次长叹一声,认命般地从床上一跃而起。他虽不想管麻烦,但朋友遇上麻烦还是要帮一把的。
长街尽头,隐约可见一位青衫公子驾马狂奔,形容狼狈。后边跟着位杀手,穷追不舍。
陆小凤飞身而出。黑衣刺客在看清来人后,竟未做抵抗,毫不恋战的退去了。
“这位兄台,感谢你...”青衫公子勒住了马,欲道谢,就在此时他看清了对方的面容“陆小凤,你居然真的在这!”他震惊的说,脸上洋溢起了真心的笑容。
“哦,我很好奇是谁告诉你我在这的。”
“正是家父。”
“可是你们不应该...”
“一言难尽啊……”他叹了口气,难掩疲惫之色。
“那就慢慢说。”
脚下碎雪微微作响,不远处百花楼亮起了灯。夜还长......
Ps:依旧捉急的一章...







评论 ( 4 )
热度 ( 6 )

© 十一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