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花 冰鲤记 第一章 丹桂

啊啊啊,我都不知道我写的是啥...毫无古龙风...
文笔幼稚,大家随意看看就好,我已经怀疑ooc的程度了……
“唉...”陆小凤瘫在一张黄花梨躺椅上,长叹着。躺椅上铺着厚而柔软的绸被,太阳晒到人身上,暖烘烘的直叫人昏昏欲睡。这样好的一个冬日里,他却在唉声叹气。
“陆小凤,这已经是你今天第七十次叹气了。”花满楼笑着说。
“哦,是吗?怎会有这么多,花满楼你一定是数错了。”
花满楼笑着摇了摇头,没有搭话。
“你说为什么明明我不想找麻烦,但麻烦每次都会找上我。”
“我虽不知道原因,但我却知道一点。”
“哦,哪点?”陆小凤很是好奇。
“陆兄,你的麻烦来了,而且还是天大的麻烦。”
“听闻江南花家七子花满楼是江湖上一顶一的君子,如今看来也不尽然。”长街尽头出现了一抹红色的身影。如一簇跳动的火焰,三息之间人已至楼前。一身剪裁得当的大红落花流水纹袄裙衬出她玲珑的身型,雪白的狐皮围在她的脖间,蓬松而柔软。
“哎,细看下去你长得果真很是清雅,难怪有那样多的小姑娘想着跟你缔结良缘。”她围绕花满楼转了几圈,娇笑道。
“哈哈哈。”陆小凤不禁笑出声来“花兄,我第一次听到别人说你不是君子的,真是难得。”
“不过嘛,我看花公子再怎么不君子也比不上你这个留着胡子的怪大叔。”话锋一转,她居然这样说陆小凤。她不仅这样说了,还是带着笑说的,白瓷般的脸上漾起两个深深的酒窝,显得十分俏皮可爱。面对这样的一个女孩,任何人都无法生气起来的。
陆小凤瞪圆了眼睛,从躺椅上一跃而起“哎呀,花满楼,你看看他不仅说你不是君子,她居然还说我是怪大叔。你说说怎么会有这样可恶的人。”
花满楼微笑着另取了只茶杯,倒了杯热茶,递给了她。“远来是客,天冷欲雪,姑娘不妨饮一杯热茶,暖暖身子,坐下来慢慢说。”
“花公子果真善解人意,若不是...我就想嫁给你了。”少女娇嗔道。
“花兄,你怎可以厚此薄彼啊。”陆小凤嗔怪道。
“陆兄,不要闹了,你是向来不肯饮茶的。姑娘,现在我们不妨聊一聊。”
“受人所托,有人让我把此物转交给陆小凤。”说罢,她从袖子里掏出来一个玉盒,放到了桌子中间。
“哦,不知何人所托?”陆小凤挑了挑眉毛,笑问道。
“东隅居士。”
“陌生的名字。”他偏头看向花满楼。
“我也未曾听闻江湖上何时出了这等人物。”花满楼轻微的摇了摇头。
“姑娘,你...”陆小凤欲追问下去。
不待他说完,少女玉足轻点窗框,飞身飘了出去。
“哎,姑娘,我还不知你叫什么呢?”陆小凤在后面喊着,却没有追出去。
“丹桂。你可以这么称呼我,如果我们还能再见面的话。”清脆的声音遥遥传来。声音并不大,字字清晰。
“她一定很漂亮。”花满楼突然说。
“哦,为什么?”陆小凤很是好奇。
“锦绣局的袄裙,万家庄的绣花鞋,雪狐的皮毛,上好和田玉坠的挂坠。这样的一个女孩子居然未施脂粉。那就只有两种可能。”锦绣局是江南最好的制衣坊,万家庄出售的绣花鞋不知是多少少女的梦想,更别提另两样物事。这样的一个女孩子却不施脂粉,那就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她对自己的容貌极为自信。有了这种自信的女孩子,想必本人也不会长的太差。而另一种...
“你怎么知道不是另一种可能呢,花满楼?”
“因为陆兄你的呼吸极短暂的暂停了一刻。”
“哈哈哈,知我者花满楼也。”陆小凤很是满意。
“你觉得这盒子里面是什么?”陆小凤手里一下一下的抛着盒子,混不在意。
“不清楚。但盒子是上好的蓝田玉,想必里面的东西也不会差。”花满楼接过玉盒,细细的摩挲着表面。
“这等宝物我陆小凤无福消受,倒不如丢了为妙。”说罢,他随手一抛,盒子离了弦一般直直的从窗框外飞了出去!知道的越多,于人于己也许并不是一件好事。
“你看,麻烦解决了。现在我们可以做一些快乐的事了。”陆小凤得意的抱起了双臂。
花满楼摇摇头笑了笑,拿出一坛酒。酒是美酒,瓷坛上还沾着些新鲜的泥土,泥封也未曾开启。
接着,花满楼拿出了两盏酒杯,陆小凤笑意便又加深了一分。

评论 ( 3 )
热度 ( 11 )

© 十一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