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HP 授权翻译 Solace in Shadow Cheapter 11

 西弗勒斯的目光在校长来到的同时立即变的警惕起来。夜深人静,但他依然醒着—担忧,尽管他不想承认这点。他怀着对詹姆斯波特的极大的恨意,但哈利也是莉莉的孩子—但看起来波特更多的继承了那个混蛋。
 他有点同情詹姆斯波特的孩子,但他觉得并不同情莉莉的。数周过去,仍没有活下来的男孩的消息,而且他与别人观点相反,他知道黑魔王仍然在逃。他们需要他保持安全,光明的一方需要他,并且由于他缺乏动机自然的使他更偏向黑暗的一方,但是莉莉的孩子...
 莉莉,这一切最终回到了她的身上,总是如此,即使这么多年过去。
 他听很多学生说他偏见而无情,也许这是对的...他的心早已同莉莉一起埋在了六英尺之下了。
 他打开门,竭力不让他的希望升起。
 “你找到了波特?”他简洁的问,对自己声音中带的绝望不是很满意。接着他顿住了,他看到了一个相当虚弱的邓布利多。“发生了什么?”他侧开身,让他跌跌撞撞地进去了。
 “等会,西弗勒斯。”阿不思喘息着,眼睛紧闭。过了一会,他说“我的手,你能对它做些什么吗……?”他的手发黑,基本上腐烂了。在他认出这个致命的诅咒的时候他的下巴立刻抽紧了。The Letum Curse.。尽管如此,他没有问这个几乎倾倒在他的桌子上的苍白的男人就开始了工作,他有效率地挥舞着魔杖。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他走开了,带着恢复药水回来了,他把它递了过来。
 “我已经把诅咒局限在了你的手上,但是它将会缓慢地蔓延。”他声调不变的告知了校长。值得称赞的是,邓布利多只是点了点头,毫不动容。
 “我还有多少时间?”阿不思问。尽管阿不思看上去完全平静,斯内普对这个男人逼近的命运感到些许惋惜。
 “或多或少差不多一年。”他最终说。邓布利多再次歪着头,他的眼神在一段时间内变得遥远。
 “谢谢你,西弗勒斯,看起来我们还有不少工作要完成。”
 “发生了什么?”斯内普再次问“你找到他了?”
 “你听上去很担心那个男孩,人们说失去使心变的喜爱—”阿不思开始说,一个温和的微笑出现在他的唇边,同时眼中闪现着愉悦的光芒。西弗勒斯嗤笑一声,打断了他。
 “你找到他了吗?”他断然的问“发生了什么?”
 邓布利多的眼神变得充满警告意味。
 “没有。他最后承认。“令人遗憾的是,我没有找到哈利。”我很确信。。。这不重要。我们不得不找寻一个新的领袖来继续。”
 “你究竟是怎么中的这个咒语,如果不是出于里德尔之手的话?一个被诅咒的戒指?”
 他不由得注意到古老的上面有黑色石头的金的扎眼的戒指戴在他的雇主的手指上。阿不思动了下胳膊,随之他的袖子盖住了被破坏了的手和他的新珠宝。
 “是的。”他简洁的回答,不做进一步的解释。西弗勒斯抿紧了唇来抑制他的恼怒。他试图捞取更多消息,这代表着先机。
 但是,不到半个小时,阿不思再次消失在了夜色中。
 他更加担忧了,他迫切的需要火焰威士忌。
 直到他第二次晚上被人打断之前,就是这般。
 在那场谈话后,汤姆花费晚上余下的时间来给他做一个“基础的”黑魔法的简介和黑白魔法之间的区别,很明显是因为哈利之前的“误解都是错的”。
 他可以承认之前他那无知的错误,并接受里德尔对黑魔法的解释(以负性情绪为燃料,但并不是邪恶的,并且里德尔高度强调隐藏在咒语后的不同的目的区别和魔法本身的重要性。情绪仅是燃料,是道德判定了它的属性而不是魔法本身。)
 汤姆可能很好的解释了它,他说魔法就像剑与盾牌,黑暗与光明就只是一个事情的不同的称呼—这完全取决于使用它的巫师。
但是,他的头脑中还遗留着一个问题。
 “所以。”他同意了,挑衅的抱起双臂,防御性的“说我相信你黑魔法就是这样的。。。这不是我真正想讨论的地方。”
 汤姆叹了口气,看起来被完全的激怒了,尽管他基本上还保持着平静。
 “你有什么异议吗?”他问,带着一丝礼貌的嘲讽。哈利皱起了眉头。
 “你。伏地魔。你做了什么。杀人。好吧,黑魔法不是邪恶的——但你使用的方法就是。伏地魔伤害并谋害人们,我不能认同并接受这点,或者参与的。”他固执的说。
 汤姆审视了他一阵,目光暗沉。
 “并且你认为自己有道德上的理由来对抗食死徒吗?”
 “食死徒?”哈利困惑的皱起了眉“什么是——?”
 “我的追随者。伏地魔的随从。这就是他们的称呼,”里德尔迅速解释道。“食死徒。”
 “哦。”哈利说,沉默了一会。
 “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个糟糕的名字—”里德尔评论道,眼睛闪烁着危险的光芒,之后他小心起来,脸上展现出令人安心的表情,接着阐述他之前搁置的想法“并且是的,他们杀人,麻瓜们,没有理由的。”
 “我告诉过你我的理由。”里德尔冷冷地打断“就因为我的信念和你的不同就不算数吗?”
 哈利开口抗议这暗含的指控,之后他略微皱了皱眉头。他认为自己是个宽容的人,能够包容人们的信但是当这个信仰是错误的时候呢?他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举个例子来说,容忍种族主义就是间接的支持种族主义...他不知道。
 这个问题让他头晕了。
 幸运的是又或者是更加不可能的,里德尔又继续下去了,而不是要求他回答那些令人不适的询问。你想知道我怎么想的吗?”
 “不是很想。”他小声的嘟囔着“但我说话算话。”
 汤姆笑了一下,看起来被愉悦到了。之后他那短暂的快乐被手头上的冷酷的话题所替代。“我认为你反对伏地魔是出于情感而不是合乎逻辑的、有理由的或者出于道德的,这点无论你想怎么欺骗自己都一样。”斯莱特林的继承人说。
 这不是—”哈利气愤地说。“—你恨伏地魔是因为他杀死了你的父母并且试图杀掉你,所以你因此默认自己反对他。你恨我是因为我绑架了你并且对你的朋友释放出了蛇怪之类的。在这场对话之前我对我的价值观并不了解,很明显你所作出的决定并不合理。不过大部分的十二岁的都这样,这是可以理解的,但这不代表我看不透这点,哈利。”
 
 “我不只为此而反对你。”哈利说,脸红了,紧张、沮丧、失落。他没有,不是吗?
 “你说什么都好。”汤姆含混的说,很清楚他一点都不相信哈利所要保护的真相。哈利并不确信,处于愤怒他指责他,突然间,他也对自己产生了怀疑。汤姆起到了影响作用,他鄙视这点。
 “尽管如此,哈利。”汤姆接着说,身体微倾向他,把手放到了他的膝盖上面,令人嘲讽的友好和安慰。“你的父母都是战士,他们在战争中奋战。他们选择了对抗伏地魔。你将会袭击我和伏地魔的随从,不是吗?所有的光明一方都会这么做,你跟我们没有区别。我们只是有着不同的原因。光明一方也好不到哪去。”
 “光明一方不会折磨人们!”哈利厉声说。
 汤姆的眉毛抬起。
 “阿兹卡班。”他说,就好像这一定有什么意味在其中一样。等一下,海格和马尔福都提到过阿兹卡班……那不是巫师界的监狱吗?
 “那个监狱?”他不确信的问,不是很理解汤姆的意图。
 对方的嘴角再次微微的扬起。“有时候我都忘了你懂得少的可怜。”对方轻柔的呢喃着“你真的很天真无邪,不是吗?可能也很傻。”哈利也许会感到恼怒,但在下一刻汤姆就开始进行详细的描述和解释“是的,阿兹卡班是巫师的监狱—被一种叫做摄魂怪的生物所守卫着。”汤姆顿了顿,好像这这个词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接着他继续解释“摄魂怪是一种以快乐为食的生物,它们会吸干你所有的快乐直到你剩下最黑暗的时刻和最糟糕的记忆为止。”
 哈利感到一阵战栗窜过脊柱,他确信因这个糟糕的描述自己变得和纸一样白。他的口腔因为恐慌而变得干涩。因这突然的恐惧,他试图把它当成一个笑话之类的东西。
 “所以摄魂怪就像你一样吗?“
 汤姆笑了,弄乱了他的头发。
 “我喜欢这个。”他说,尽管哈利无意恭维。“但是,唉,并不。一个浪漫的说法是用一个吻吸取他们的灵魂,但同时这不会这么随便的发生。”
 “吸取灵魂?”哈利一定没有发出尖叫或者其他可怜的声音的。
 “摄魂怪吸取人们的灵魂?”他感到恶心,摇摇欲坠。这太—这太糟糕了!
 “我之前没说过吗?”汤姆无辜的说,笑了。“是的,它们确实这么做。你看上去很是憔悴,亲爱的,你还好吗?”
 “还好。”哈利冷冷的说。该死的,如果他见到摄魂怪他一定会做噩梦的!
 “无论如何。”在审视过他之后,汤姆接着说“摄魂怪巡逻并保卫着巫师的监狱—阿兹卡班。这就是光明的一方对待被他们所抓获的人们的方式—将他们给予摄魂怪。这不会死,我能做些什么,更加仁慈吗?”
 哈利颤抖着点了点头,盯着他的双手。汤姆的手从他的膝盖上移开,下一秒对方就蹲在了他的面前,握住了他的手。
 “没事了。”汤姆带着微笑说。“你才十二岁,如果他们找到了你,即使他们认为你是斯莱特林的继承人并且尝试谋杀你的同学,也不会把你交给摄魂怪的...”
 哈利差点就退缩了。
 “也许?”他重复道。汤姆捏了一下他的手。
 “不要担心,我不会让他们得到你的...我会照顾你,记得吗?”年轻的黑魔王再次说。
 “是的,好吧。”过了一会哈利推开了他的手,坚决不看汤姆。“就像你说过的那样,他们不会那么做的。我才十二岁,好吧,差不多十三岁了,并且我是无辜的。他们只会把罪人送去阿兹卡班,不是吗?所以我只需向他们指明你...”
 “我会和我的随从一起...”汤姆呼了口气,听上去像是场奇迹的胜利。
 这次,哈利认出了这个笑话,不自主地无声地笑了。汤姆再次站起来,检查着时钟。
 “并且,我相信你该上床睡觉了……”黑魔王说,带着一丝嘲笑。哈利皱起了眉头。
 “你都不给我睡觉的时间!”他抗议。“我才几近十三岁!”
 而且他不想带着停留在他脑海中的摄魂怪一起睡去,但这是不可理喻的。
 “如果你足够大到不需要我给你留睡眠时间,那么你也大到可以去阿兹卡班了。”汤姆回复。哈利的愁容加深了。
 “你不能这样,汤姆!”
 “你可以在床上读书。”汤姆翻了个白眼。
 “我甚至都把落地灯给你了,开心了吗?”
 哈利脸红了。
 “这不是必要的。”他咆哮着。
 “哦,这样的话我就把灯关掉。”汤姆不在乎的耸了耸肩。
 “...我恨你。”
 “晚安,哈利。”
 小天狼星保持着大脚板的形态跟着那个熟悉的人影,爪子发疼,肚子被极度的饥饿所折磨着。他没有鼓起勇气在那个男人—邓布利多—面前揭示自己,对方没有援助他的审判,甚至声称他是真的有罪的,他不由自主的因此而有些憎恨他的老领导,即使他尽力控制了。是愤怒与怀疑使他阻止自我暴露。报纸上充斥着他逃跑的故事,但这至少可以让哈利摆脱那些恶心的谎言一段时间。他的教子不可能是斯莱特林的继承人—波特家族是纯正的格兰芬多,他们善良,诚实,友善。哈利不可能试图谋杀别人,这就像他的监禁一样,很明显是错误的。
 现在,那个老人消失在了斯内普的房子里,他看上去步履蹒跚疲惫不堪。西里斯不自主地感到担忧一闪而过。他静下来等待,一个小时后那个男人再次出现了,但立刻消失了,使得西里斯失去了机会。再次跟上校长的行踪可能会花费很长时间,他是个傻瓜,因为他的旧伤而丧失了机会,但是...
 他斜靠在潮湿的鹅卵石上,忍住抱怨担忧、寒冷和饥饿的欲望。
 接着他灵光一现。
 起初,斯内普一直和莉莉很熟—詹姆斯因此而憎恶他。也许可能的,只是可能,无论是多么的异想天开,那个男人将感情转移到了哈利身上。很明显,他很绝望,但......
 也许是时候去拜访一下鼻涕精了。


评论 ( 4 )
热度 ( 66 )

© 十一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