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HP翻译 past and present 第二章 两个穆迪


哈利撞在了霍格沃茨的草地上,他的脸贴在了草皮上,呼吸停顿了。他隐约的意识到自己用同等的力量用一只手握住了杯子另一只手则拉着塞德里克的尸体。他感到一只手缓慢但是坚定的将杯子从他的手里夺出并强使他站起来,他刚刚站起来就看到一群人向他涌来,汤姆站在他的身旁,正专心地研究着火焰杯。
在哈利看向里德尔的时候,发现对方周遭的空气似乎模糊了。黑与绿相遇了,彼此都精疲力尽。哈利虚弱地笑了笑,里德尔点点头作为回复,这是对他们生死关头的协作的尊重。“哈利还活着”“塞德里克受了伤的”喊声在空旷的场地里回荡,人们在急速的接近着他们。虽然哈利并没有意识到这点,他的脑子正忙于应付这一天发生的事件所带来的压力。很快呼喊就变成了尖叫,人们开始意识到迪戈里并不仅仅是受伤了。惊慌的喊声在他们周围响起,同时人们包围了男孩。哈利唯一能做的就是抓住他同学的尸体,唯一能够渗透进入他的疲惫混乱的大脑的就是试图回到他父母的身边的这一想法。随着邓布利多匆匆地向前敢去,人群如潮水般分开,他看上去憔悴而忧心忡忡,而在他看到另一个男孩时他突然停下了脚步。校长从哈利的视野中模糊了,像一个巨大的黑影突然出现在他身前,弯下腰去。哈利疲惫的大脑甚至都没有力量来辨认这位新来者。
“都结束了,波特。你现在可以放开他了。”粗哑的声音在他的左耳后响起。哈利没有遵从,即使在一双强壮有力的手抓住他的手指温柔的但是坚定地试图把它们从死去的男孩身上掰开的时候,他仍拒绝松开塞德里克的手腕。
“塞德里克的父母...”哈利哽咽了“我必须...去...去还给他们。”
“斯普劳特教授会跟他们说的,我们需要把你送去医疗翼—”他的声音突然被打断了,塞德里克的父亲快速赶到了,看到了草地上躺倒的人体。“我的儿子!”他对着天空咆哮着,不管不顾的推开挡在路上的人。“我的男孩...”他的声音变了形,他抽噎着。男人悲痛地倒在了尸体旁边的草地上,紧紧的抱着塞德里克,哭得不能自已,此时哈利终于允许自己被带离他身边。哈利迷迷糊糊地走过了迷宫的边缘,只有高耸的城墙在他面前出现的时候,他才回到了现实中,开始思考发生了什么。每一步沉重的脚步都在告诉他自己还被疯眼汉架着胳膊支撑着行进。轻微的惊讶冲击着他那麻木的感情,他意识到他们并非是向着他们先前所说好的医疗翼前进,反而是去向他的办公室。一想到医疗翼他的腿就疼痛更甚,被割伤的手臂开始抽搐。
身后的门关上了,穆迪将哈利带到了硬木椅前面,将他推了进去。“好吧波特,发生了什么?”他问,伪装下的渴望几乎要挣脱出来,他看起来想要不耐烦的摇晃哈利以得到答案。
“火焰杯是门钥匙。”他说,试图组织他的思维“将我和塞德里克带到了墓地。”
“是的...”穆迪鼓励着他。
“虫尾巴,他...他杀了塞德里克。伏地魔在那里...有一个大锅,一些魔药...”
“然后呢?”
“他回来了,伏地魔回来了。”哈利说,当他说出这些话语时感到一阵恶心。
“黑暗公爵得到了他的身体了吗?”哈利只是默默地点点头,更加恶心了。穆迪大步跨过房间,抓起了一瓶东西,塞到哈利手里。“喝了他。”他命令道。
他一喝下去伤口的疼痛就缓解了,他的大脑略微清醒了些。他突然注意到穆迪的性格变了。
“哈利,我需要知道具体的,黑暗公爵是怎样回归的?”
哈利简略地描述了一下魔药,他是怎样被取血的,伏地魔是怎样从大锅里升起的。
“那些食死徒们,”穆迪打断了他“他们回归了吗?”
哈利点点头“他是怎么对待他们的,他...原谅他们了吗?”。 此刻,穆迪的脸上的表情很奇怪,是一种哈利所不能理解的归属和憎恶的混合表情。
“他们没有认出他来,他看起来年轻了,他们试图折磨他...”穆迪气得脸都绿了,“他杀死他们了吗?”他邪恶地问。
“他和他们决斗了,他释放了我,我们跑到了门钥匙那里...他在我旁边降落...”突然间哈利跳了起来,心烦意乱的意识到他没有想到告诉邓布利多这个年轻人跟他一起回到了霍格沃茨。难以想象危险的伏地魔会怎样对待场地上无辜的人们,他也不能确信在一片混乱中校长是否看到了他。
“我们得走了,我们必须要去警告邓布利多!”他喊着,但是穆迪站在了他和门之间,他的脸上显现出略微的崇敬之情。
“他在这儿?黑暗公爵在霍格沃茨?”他问,露出了一个可怕的笑容。他突然一挥魔杖,释放出一条绳子把哈利紧紧的捆了起来,迫使他向后退去,把他绑在了椅子上。
“在我向我的主人献出他的敌人时他一定会满意的,你将会死在他手上,他会为此比奖励其他人更多的奖励我的。”
哈利努力的挣扎着,却徒劳的发现自己在下一刻被绑得更紧了。他看到穆迪刚向门口走去,门就突然地向内破裂了。邓布利多的帽尖先于他进来了。邓布利多迅速地击中了穆迪,他撞上了墙,背后的墙壁开裂了,软绵绵的倒在了地上。哈利花了一些时间才弄清楚这突然的改变。邓布利多审视着这个堕落的人,表情冷酷愤怒,麦格教授和斯内普跟着他进入了房间。麦格教授看到这幅景象,脸变白了,嘴唇抿在一起,之后她挥了挥魔杖解除了哈利身上的绳子。在他们放松下来后,他靠到了墙上,谨慎的看着穆迪。三位教授审视着穆迪,房间安静了下来。
“西里弗斯。”邓布利多打破了这浓重的寂静。“我相信我们需要你的一些吐真剂。米勒娃,我相信在海格的小屋里有一条大黑狗,请把他护送到我的房间里并为我的迟到作出道歉。”

这两位教授都没有因为这奇怪的指令皱一下眉头就转身走出了房间。哈利愣了一段时间,之后他的使命又重新进入了脑海。 “教授?“考虑到先前发生的事情,哈利对自己保持者平稳的语调很是满意“汤姆•里德尔-伏地魔。。。他和我一起回来了。我不是故意要带着他的,但是食死徒在攻击我,我又被绑住了并且。。。” “哈利。”邓布利多打断了他滔滔不绝的话语,慈祥的看着他。“这完全可以理解,我的孩子。这一点都不是你的错。事实上,我更希望有位年轻人在我的视野里而不是在外面游荡,你做的很好。”他的声音又轻又镇定,安抚着他。 “他去哪了?”哈利担心地问,尽管校长这么说了,他还是因为将巫师界最知名的杀手带入充满着无辜人群的学校这一想法而感到恶心。 “碰巧的是,在你归来不久他就失去了意识,被带到了医疗翼。人群被警卫们疏散了,他们只看到一位受了伤的青年出现在你的身边,所以我们很难逮捕他。生理上的应激看起来削弱了他,尽管我不知道当他醒来后我该干什么。”邓布利多的脸色看起来沮丧而疲惫,房间里柔和的光映出了他脸上的沟壑,强调着他的年龄。 “顺便说一句,哈利,我们最好在这间房子之外称呼他为汤姆•里德尔。不会有很多巫师还活着能认出这个名字的,世界还没有准备好我们将这位有着青年形象的伏地魔置于屋檐下的这个事实,这可能会引起大规模的恐慌。” 哈利点点头,“穆迪。。。他说他为伏地魔工作,先生。这怎么可能?” “我认为,哈利,这并不是穆迪教授。” 邓布利多若有所思地说,“事实上,请原谅我不那么谦虚,尽管我很少这样,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完全是别人在进行今年的教学。” 校长大步跨过房间走到了哈利在今年早些时候看到的大箱子前面,他开启了机关,过了不久一个巨大沉重的盖子升起来了。他带领男孩向前,向里面望去。 哈利犹疑的走向这个巨大的盖子,当他看到内里的时候他屏住了呼吸。他似乎在透过一个天窗看到了一个狭窄的空荡的房间,里面的人毫无疑问的就是魔眼穆迪。哈利难以置信的看了一会儿两个穆迪,他才注意到,除了他的木腿没了以外,这位在箱子里的穆迪似乎少了一些头发。 “复方汤剂。”意识到这点,哈利屏住了呼吸。 “的确,”邓布利多说,表情流露出一丝骄傲。 “但是先生,谁是假货?”就在这时斯内普回到房间,手里拿着一小瓶透明液体。 “这一点哈利,我们即将找到答案。”邓布利多拿了一瓶,蹲在那个不是疯眼汉穆迪的男人旁,挥舞着他的魔杖将几滴滴到男人的张开的嘴里。 随后的故事(这之间被小精灵闪闪大声的抽泣所打断过,她的状态比哈利最后一次见到更为糟糕)令人难以置信,只因为它能完美地解释年底发生的谜一般的事件才被人相信。
哈利还没完全消化这一事实就发现自己已经坐在了邓布利多的办公室里了,他再次解释墓地里所发生过的事情。在他陈述的时候西里斯以他惯常的样子站在他身后,哈利很高兴他的存在,这给他足够的力量来讲完这个故事。
“他没有认出来你吗?”西里斯打断了他的故事,留给了他足够的时间来组织思想。“也许你成功改变了仪式。”邓布利多沉思着说,长长的手指在他的半月形眼镜前搭成了一个尖塔。“黑暗公爵的目的是重组他失去力量前的那副身体,但我想你也许让它比伏地魔预计的发挥出了更好的功效,你使得他的身体回到了他开始用黑魔法损害自己的身体前的状态。也许他的头脑和记忆都回到了这样的一种状态。”
“在他成为伏地魔之前的伏地魔。”小天狼星打了个寒战。
哈利讲完了故事的剩余部分。当他结束了的时候,人们陷入了数分钟的沉默,哈利的腿又开始抽痛着、穆迪—克劳奇给他的药开始失效了。校长看起来似乎注意到了这点,结束了沉思,最终他宣布是时间去找庞弗雷夫人了。
哈利被邓布利多和西里斯(再次回到了大狗的样子)送到了医疗翼,他微微靠在了年老的校长的手臂里,感到疼痛逐渐恢复到了先前剧烈的程度。一进门,他们就发现了一群正尽力克制住自己感情的人们。韦斯莱夫人、比尔、罗恩和赫敏愁闷苦脸地坐在空床边。他们一注意到哈利就立刻冲向前去,赫敏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用力的紧抱着哈利,这也使得他的伤口被狠狠地按压了。
邓布利多说话了“也许这很难,我要求你们暂时不要质疑哈利。他经历了一个难过的夜晚,现在他更需要安静和休息。”
哈利感到对老人的一阵情感的洪流涌过,他被庞弗雷夫人接手了,被带到了其中一张床上。她无声的挥舞着魔杖,释放了一些哈利只能猜测是些诊断的咒语,之后他给了他一剂药水,他快速地喝下了。整个过程她都不信任的看着西里斯但是什么都没说,他推测在邓布利多走前和她谈过了。
韦斯莱们和大狗一起在床边坐下了。他们思考着发生的死亡事件,不同寻常的安静。事实上,哈利认为韦斯莱夫人都不会说话,这对她来说很不寻常。他疲惫的心灵最终回归到了床上,他拉上窗帘。邓布利多说过伏地魔也在医疗翼里,不是吗?有一个曾经谋杀了他的父母的男人就呆在他旁边的数张床外使他感到奇怪。过了不久,不知何时他结束了对该问题的思考,陷入了无梦的睡眠的黑暗中。昏暗的光线透过校长室的窗户照亮了空中随着气流盘旋飞舞的尘埃。邓布利多坐在桌子后,他的姿势出卖了他有多么的疲惫。麦格教授坐在桌子对面的一把舒适的椅子里,斯内普教授站在一边靠在墙上。他们看上去都很困扰。
“好吧,阿不思。”米勒娃问“我们该对他做什么,他会恢复记忆吗?”
“我不这么认为。重生的过程是令人痛苦且不可预测的,但是我不相信他会恢复记忆,除非他使用一些强大的咒语。我们必须不惜一切代价来阻止这点。”
“只有一种确定的办法来阻止他在未来造成任何伤害。”斯内普的脸色黯淡下来,但他下定了决心“如果必要的话我会这么做的。”
“我们不能这么做,很多人都看到他在任务之后接近了哈利。他和哈利逃离了黑暗力量的谣言已经传开了,有些人说是伏地魔他本身。所有人都将他们视为勇敢的青年,他可能会上报纸。如果他就这么消失的话人们很可能会注意到。”邓布利多的声音中透出一丝遗憾,只有那些十分了解他的人才能感觉到。
“我们会等到他虚弱的时候。”他接着说“那时候我们就可以决定怎样做会最好。”

评论 ( 1 )
热度 ( 43 )

© 十一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