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HP】授权翻译 Solace in Shadow 第十章


 汤姆平静的研究着这个男孩,注意到在男孩直直的盯着桌子的时候眼泪干涸的痕迹仍隐约的在他的脸颊上闪着光辉。
 自从汤姆他自己最后一次哭泣已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了,也许是在他八岁的那一年,他发现眼泪除了可能在某些不明的魔药中有用以外,其他时候毫无用处。尽管如此,他也认识到除了他自己是个例外外,如果其他孩子处在哈利这个境地,他们也会更早的哭泣的。他有些不情愿...虽然不是很明白,但他多少有些同感。这个男孩也有拨弄盘子里的食物的坏习惯, 他拨弄的食物比他吃的还多。
 不可接受。
 “吃掉。”他再次命令道,他现在完全熟悉了这个过程,他紧盯着对方看。哈利的头顿住了,拳头谨慎地握紧了餐具,他猛地抬起头来,越过桌子盯着他看。
 “我不饿。”哈利低声说。
 “你现在是个十二岁的男孩却告诉我你不饿?你有什么毛病?-我又不是你的舅舅,我又不会饿到你哭。”
 拳头攥的更紧,男孩的牙齿明显的咬紧了。
 “闭嘴,你对我的什么都不知道。”并且,实际上,再加上看到你的脸更加难以下饭!”
 可能是出于他的想象,但是哈利的口舌似乎没有往常充满毒液,更加柔和了。很明显,他触动了神经。
 “对你一点都不了解?”汤姆微妙地回复道,忽略了后者评论的些许愉悦感。“我对你了解的不少,事实上,哈利,当然我希望有更多的机会来进一步的了解...”
 作为回应,哈利忽略了这条建议,研究着他...很奇怪,他的双眼中并没有多少恐惧,这点使他惊奇。毋庸置疑的是,哈利提防着他,并且有些时候他吓到了这个孩子—他知道的,他助长了这点—但是哈利从未向他揭示他真正的恐惧。
 他不是很确信他该对此怎么想,这让他明显感到...奇怪。
 “那你呢?”哈利质问。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关于你自己的一些事?我会...期待这次了解更多的机会。”哈利因听到“期待”这个词而略微的停顿了一下,显然这是对他自己的话语的模仿,但他不知道这确切的意味着什么,但是可以通过上下文猜测到大概意思。或者至少在某些方面不那么确定。“总之,”哈利说“很明显,你对我了解的太多了以至于你不需要进一步的了解我。”
 “你想知道什么?”他带着宽容的微笑问。
 哈利看起来一瞬间有些惊讶,接着,他歪着头。毫无疑问,他在找寻关键点。他略微的调整了一下姿势来使这个男孩继续吃饭,并且,接着思考着。
 哈利自然的这么做了。
 “你的童年是怎样的?你说过...我们是同样的...?”
 “我的童年,”汤姆喃喃自语,他不喜欢诚实的感觉,他并不享受他的童年,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它只会对他有利。“毋庸置疑,肯定不是最令人愉悦的。1926年的新年,我出生在伦敦的伍氏孤儿院里,我一直呆在那里直到我收到霍格沃茨的信件为止,并且在我16岁之前的每个暑假都要回到那里,在那之后我用自己的方式解决的。”
 他向哈利眨了眨眼,哈利正紧盯着他。他不用强行抚平紧皱的眉头,也不用减弱眼中的黑暗,他允许自己表现出平常所隐藏的那部分。
 “我恨那里,”他冷冷的说“我总是...有别于别的孩子,并且因此不被喜爱...科尔女士是个很虔诚的教徒,你要知道...不用说,我不得不去全力控制我的魔力,但在我六岁那年魔力爆发了。”
 “他们惩罚你了?”哈利柔和的问,眼中充满同情。
 “他们试过了,他们很快就懂得不能这么做,”他笑着说。哈利紧张的湿润了下嘴唇,他吞咽了一下。
 “你伤害了他们。”这次,不是个问句。
 “当然,”他简单的承认“这是自我防卫。”
 “但是你享受伤害别人。”哈利有力地陈述道。他与对方的目光相遇了,坚定不移的。
 “是的,”他说“我是个虐待狂—这是另一种对喜爱伤害别人的人的说法。”他补充道。现在,对方的眼中充满了极端谨慎,他微微前倾。
 “更何况,这是他们应得的。就像你的麻瓜们应该遭受他们对你施加的那种痛苦一样—你还要谈论道德吗?他们的行为是不道德的。”
 沉默了片刻,被他们的刀叉发出的咔嚓声所打断了。
 “这些故事通常都是以你赢为结局吗?”哈利静静地问。汤姆的眼睛危险的眯了起来。
 “这是我的生活,波特,”他咬牙切齿的说,训斥和提醒着。
 哈利的眼睛再次射向他。
 “对不起,”过了一会,这个男孩嘟囔着,尽管语调模糊,听上去却是真心的。他歪头表示理解,给了哈利一个耀眼的微笑。
 “通常这的确很奏效。”他说。哈利盯着他看了一会,怀疑的轻笑掠过他的脸颊,之后他摇摇头。
 “你真是难以置信。”
 汤姆的笑容只是扩大了,之后他变得比之前更加严肃。
 “从这点你能更好地理解我的世界观吗?”他问。哈利再次看向他,体姿略显紧张。
 “你是指对麻瓜的恨意吗?”
 “是的。”
 “我...”男孩皱起了眉头,颜色暗沉,陷入沉思。“我能理解。”他最终低声说。“但我仍不认同这点。”
 “什么,你认为孩子们理应受到像我们这样的对待吗?你会向别人谴责我们的命运吗?”
 “不!”哈利猛地说,之后又再次湿润了下嘴唇。但是你不能因为少数人的行为而憎恨整个人种...”
 “麻瓜们都是相似的,他们憎恶不同的东西,他们将之视为一种威胁。”汤姆断然说。
 哈利看了他一会,表情不同寻常的严肃,他接着说。
 “你...你说过你是为了像我们这样的孩子们而做的这些,但是...我的一生都因为我不能控制的事物而受到评判—”“确实,这是不公平的。”他热切地安慰道。哈利忽略了他,但相对的他的姿势小幅度地改变了。
 “—但是你用同样的方式对待他们。”汤姆保持不动,盯着这个男孩,他思绪万千,突然的令人不快。哈利咬紧了下唇,再次说,坚定的与他相视。
 “你用同样的方式对待麻瓜们...他们没法拥有魔法...所有的纯血统们都这样对待麻瓜们...你也这样对待麻瓜们。因为他们与你不同所以你憎恶他们—”
 够了。
 “—不。”他冷冷地打断着,他的气场变得充满压迫。“我恨他们是因为他们是低等的污秽,并且在你要捍卫他们前,考虑一下。我们可以做一切他们能做的,但他们没有法力,这使他们成为低劣的人种。从科学的角度来说,自然的结论是,抑制低等品种从来加强我们自身。”
 “你听说过X战警吗?”哈利问,之后他顿了一下“不,你不会....但这是同样的概念X战警是些突变体,有着特殊的力量,也分为两个派别,一个派别是英雄X教授,另一个则是恶棍万磁王。你让我想起了万磁王。他说过差不多的话。”
 “你大可以直接称呼我为希特勒。”汤姆说,眉毛抬起。哈利看着他。
 “纯粹主义。同样的。这是不对的。我们都是人类,麻瓜潜在的可能被你毁了—”
 “—蟑螂也有我们所不了解的潜能,这并不意味着你不能将其称之为需要控制的害虫。”汤姆反唇相讥,思考着这个对话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脱离掌控。
 “—麻瓜种。”哈利断然说。他看着迅速组成言语反击的年轻人。
“好吧...麻瓜有成为有发力的麻种的潜力。确凿无疑的是你将带领巫师界走向毁灭...麻瓜种比纯血统的要多许多—”
 “—这点,”汤姆柔和地打断了他“总的说来是因为有太多麻瓜了。两位巫师的结合比两位麻瓜的结合更有可能剩下一名拥有魔法的孩子。有太多的麻瓜了,这就是为什么统计数据出现了异常。”
 哈利再次看向了他,握紧了拳。
 “那么在产生巫师的主要来源还是麻瓜的情况下你怎么产生更多的巫师,甚至巫师数量的增多还是因为他们的缘故。有一次赫敏问过罗恩这个问题,有关遗传学的问题—她真的是很聪明—”汤姆很怀疑这点,特别是与他的智能相比。“—很明显这样做你不会得到新鲜的血液,这样只会成为一个脆弱的物种。就像近亲婚配的后果,有着蹼状指和其他显而易见的毛病。
 “我无意导致麻瓜种族灭绝,哈利。”过了一会他说“很明显,在你开始为他们做出指控的时候应该更清楚我的世界观。”
 “伏地魔憎恨并且谋杀麻瓜,所有人都知道的。”男孩固执地回答道。
 “就好像所有人都自动的知道真正的哈利波特一样?”汤姆温和地反击。
 “灭族对于害虫的控制来说是不必要的。”
 “害虫控制!”哈利语无伦次。“他们是人!人类!不是害虫。”
 “害虫。”汤姆拖长了语调“是一种有害的生物,又或者是惹人烦的人或别的。我认为,很明显麻瓜的地位与害虫等同。”
 哈利盯着他更紧了,看起来很是困扰。他也回视着他。
 “我和你做个交易如何?”汤姆问道,这可能是完全开放他的需要。
 “你总是做着交易,里德尔。在这种情况下我真的有选择权吗?”哈利问,语调又变得冰冷。
 “是的,因为它是一场交易,是的,很明显。”他耐心的回答。“这需要两个人。”
 “交易内容是什么?”哈利有点失控了。他差点笑出来,啜了一口酒。
 “让我高速你我的世界观,你倾听,你学习,在这之后—如果你仍觉得你的批评有效—我发誓会倾听它们,并且我们将再来这一场这样的对话,听上去公平吧?”
 “我会因此得到什么?”哈利怀疑地问。汤姆的眼里闪着兴奋的光芒。
 “信息,权力...了解敌人...你一定不会有所损失的。”
 哈利盯着他看了一会,很明显在思索着这其中有什么陷阱。一旦哈利理解了,真正的理解,他就再也不能回到从前了。
 即使他最终拒绝,怀疑的种子也早已被撒下。
 此外,汤姆知道他是对的,所以这更加合理—最终—哈利不会拒绝的。同时,他说过他会倾听哈利的批评,但他可能不会付诸实践,他没有承诺这样做。他扮演导师这一角色只会让这个孩子更加亲近他。
 出乎意料的是,他真的期盼这点,塑造这位男孩,他的魂器。这也许就是为什么哈利看上去比其他人要好一些…他只不过觉察到了对方体内的碎片而已。不会有其他的原因的。
 当然,因为灵魂的缘故他不可能失去这个男孩,所以他是...被绑定了,不,这是一种投资,但这并不如情感一般令人厌恶。
 “我会倾听。”最终男孩同意了。
 作为回复汤姆笑了,哈利终于落入了他的掌心。
 “那我们需要一个协议。”
 同时,阿不思邓布利多怀着巨大的期望来到了小汉格顿。

评论 ( 1 )
热度 ( 73 )

© 十一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