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HP 授权翻译 Past and Present 过去与现在 chapter 1

在墓里的那一夜,哈利尽力阻止仪式的完成。他成功了一部分,一位十六岁的黑魔王复活了,再次隐藏在旧名的阴影里,拥有着第二次统治巫师界的机会。除非...哈利能阻止他。
Chapter 1 墓地
哈利感觉到粗糙冰凉的石头抵住他的后背。他很确信他被缚住的那个墓碑上镌刻着'汤姆·里德尔'的名字;在他被缚住前即使在朦胧的月光下他也瞥见了那个名字,但这怎么可能?他遇见过汤姆·里德尔...伏地魔王,这个男人还活着(以某种形式)并且其实他没有,也很难想象会有人愿意给他个葬礼,更不用说用如此华丽昂贵的墓碑来埋葬他。此外,哈利确信虫尾巴刚刚放入大锅里的令人生厌的人形生物与墓碑上的名字相同,他特别不希望伏地魔从那沸腾的魔药中露出头来。
他尽力闭紧了双眼,不顾一切的阻挡虫尾巴在他面前痛哭的抽泣的景象。事实上,哈利是如此专注于阻挡眼前的景象以致于直到虫尾巴腐烂的气息喷在他脸上时才感到他的接近。
“敌人的鲜血...强行夺取...你会来...复活你的敌人。”
哈利突然睁开了眼睛,他看见这个污秽的男人举起了一把闪光的银匕首刺入了他的右臂,但是他被捆的是如此的紧以致于他无力阻止虫尾巴笨拙地从他的长袍深处将他的血液收集在一个小瓶子里。
男人蹒跚的回到锅子旁边,哈利加速了思考,他疯狂的寻找一种办法来阻止这件事的发生。他在绝望之中,根据他从虫尾巴的话语中截取的片段'鲜血...强行夺取'他做了他所能做的唯一的事。灵光一现,他试图在极短的时间内颠覆咒语的作用。尽管他对效果抱有极微的希望,哈利清除了所有黑魔王回归所带来的恐惧,自愿地给予他的血液。
这比大脑封闭术时清空你的头脑要难,但他发现推开伏地魔恐怖统治的所有记忆很难,他专注于想着将他的血液给予汤姆·里德尔,就像他在伸出手抓住金飞贼前追逐它那样热切。
他被迫眼睁睁的看着血液被加进了锅子里,它的内容物立刻变成了白色,那白色是如此的耀眼以至于周围的一切相比之下都成为了黑暗。它沸腾着,并令人愉悦地把虫尾巴冲倒在了地上。在他划过墓地抓住一根该死的树桩时发出了可憎的呜咽。哈利感到内里一阵翻腾,在他的魔力将他与仪式绑定的同时他的全身爆发出疼痛。
淡漠的,他听着折磨人的尖叫在他的身边回响,但在他身处痛苦时一切都处于朦胧状态。这感觉像是他的身体正试图从内部撕裂,就是他的肌肉在撕裂的同时又尽全力拼合在一起。然后,如同开始时那般迅速,它结束了,哈利跌落了,喘着粗气。他失败了,大锅上翻腾着大量的白色蒸汽,在那之中升起了一个高大的身影。哈利品尝着口中的胆汁,惊恐的看着虫尾巴拿起了一捆袍子,那个烟雾般的鬼魂拿了起来从头上套上了。
男人从锅子里走了出来,在昏暗的天空下笼罩在阴影里的他和之前被蒸汽缭绕的他没什么区别。虫尾巴后退了一步,他苍白的脸上带着理解,依然抓着他的残缺的手臂贴近身体。伏地魔停下来专心地注视着这个可怜人,接着他小心的捉起他的左前臂并把它按压到他的另一只手上。因为疼痛虫尾巴嚎的更加厉害了,但是伏地魔王忽略了他,他从地板上拿起了之前杀死了塞德里克的那根魔杖,之后第一次直视了哈利。
慢慢的,他走向了被绑在墓碑上少年,从各个角落他用无数的小漩涡快速地吸尽了缭绕在大锅旁的蒸汽。在哈利能够看清他之前他就走进了,在他认出了一张他认为自己自从二年级的时间过后再也不会见到的脸后,震惊就像电流一般流过他的每一束神经纤维。汤姆·里德尔在他的面前停下了,哈利的一小部分思想相当荒谬地指出相比伏地魔而言他更早的辨认出了汤姆·里德尔的身影。但是他知道汤姆早年的记忆,这个男人只是个镜像,他看起来一点都没有变老。
如同他鲜明的记忆中的那样,年轻的黑暗公爵用同样的冷酷精明的眼神打量着他。哈利审视着他,从那熟悉的柔顺的傲慢的明显比他自己整洁的头发开始扫视着。年轻的男人英俊的面容未变,却凸显出一份疲色。很明显,重生成为十六岁的自己可不是个轻松的活计。
“你是谁?”
哈利哑口无言,之后他爆发出一阵大笑,他有点被笑声中透出的疯狂吓到了。
“什么?”这就是他疲惫的头脑所能想出来唯一的回复了。
“不好意思,”里德尔突然纠正。
哈利只是茫然的看着他。
“正确的让别人重复语句的问法应该是'不好意思',并且我问你你的名字是什么,我建议你不要再让我说第三遍了。”
哈利忍住了再次大笑一场的冲动,从何时起巫师界的恐惧之源会给他上语法课了?然而,显然黑魔王真的不知道他的名字,因为那紧张的审视中没有认识的迹象。哈利立刻做了决定。
“纳威·隆巴顿。”他说,这个他去年在骑士巴士上所使用的名字第一个蹦进了他的脑海。伏地魔凝视了片刻,接着他的眼神变得寒冷。
“你在撒谎。”他咆哮着说。
“没有—”哈利的声音中开始透出轻微的绝望。一个残忍的微笑展现在他面前的年轻人脸上,这让他显得更加成熟。
“没关系的。”黑暗公爵打断了他“我们就只好采取另一种更困难的方式了。”
谢天谢地,哈利还没能发现到底另一种办法是什么,巨大的咔嚓声回响在寂静的墓地里,与此同时巫师们被传送过来,伏地魔用着带着穿透性的好奇的目光看着他们的到来。
穿着黑色袍子和戴着白色面具的巫师们涌进了墓地,他们最前面的那位带着威胁意味直走向两个少年。
“看着这里的孩子们。”他立刻回头叫了后面的人,哈利认出了那个声音—麦克尼尔,那个应该在一年前结束鹰头马翼兽巴克比克的刽子手,一阵战栗蹿过他的脊柱。
“哈利波特,包装的就像一件精美的圣诞节礼物一样!哦,你还带了一个朋友来供我们娱乐,多么善解人意!”即使白色面具遮住了他的脸,哈利仍然能看见病态的笑容,邪恶的喜悦透入了他的声音。“我很确信你能在我们等待主人的时候帮我们消耗时间,男孩...”
年轻的黑暗公爵审视着这个接近的男人,英俊的脸上表情莫测。很明显麦克尼尔不知道他面对的是哪位大师,他展开了攻击,信心满满地喊道“钻心剐骨”,站在那里期待着。在哈利侧身一步躲避这个魔咒之前,年轻人就巧妙的缴了这位食死徒的械,发丝未乱。下一息里德尔就发射了一个哈利无法辨认的黑魔法,这使得他的敌人在冰冷的地上滚动着,痛苦的呻吟着,喘着粗气。
其余的食死徒们放弃了他们慵懒的步伐,他们一形成了一个防御圈就掏出了他们的魔杖,慢慢的接近还束缚着哈利的那个墓碑。
“我是伏地魔。”里德尔的声音响过墓地,这声音带着哈利从没从别人那里听过的威严与白骨共鸣着。“我不建议你们惹恼我,要不然的话你们就会发现自己会陷入一个比那边的你们的朋友更糟糕的境地。”食死徒们踌躇了。
“他撒谎。”在人群的后方,其中一个戴着面具的人说。
“我们的主人认识我们。”一个更具权威的人慢吞吞地说。哈利认出了这声音是卢修斯·马尔福的,看到这个男人属于这一群体他并不是很惊讶。“我相信你会后悔冒充黑魔王,男孩,对这样一种的冒犯处罚将会是死亡....并且是最为缓慢痛苦的一种。”食死徒们残酷的笑了并且加快了推进速度。哈利旁边的年轻人显然放弃了说服他们相信自己身份的希望,他承认这是个失败的目标。在保持他的魔杖对着人群的同时,他瞥了一眼哈利,评估他能否在战斗中派上用场。哈利看到了一次或者逃脱的机会,尽管他厌恶带着年轻人一起。随着食死徒的接近哈利不得不采取任何措施来使自己活到夜晚结束。
“我知道哪里有个门钥匙,”他说,挑衅的看着里德尔。年轻的黑暗公爵几乎立刻做了决定。迅速的一挥魔杖,同时嘴里快速的念着什么,哈利就从束缚中被解放出来,重重的跌在了地上。
“在哪?”在修养良好的声音响起的同时一只手牵引着他站到年长的男孩身边去。
“这边。”哈利边喊边向塞德里克倒下的地方前进,火焰杯在他被击倒在地的时候并没有滚多远。哈利尽量不去看紧随其后向他们发射和躲避着咒语的食死徒们,在需要的时候他利用坟墓作掩护。天空被许多不同色泽的咒语所照亮,这些咒语很有可能有着可怕的效果,它们常常擦过两位逃跑者的身边,把他们周围的坚硬的石块炸裂了。哈利有些惊讶地发现他是他们两人当中跑得快的那个,尽管他体型小巧,他认为这其中的一小部分要归功于那些他从德斯里和他的群党手中逃脱的夜晚。
他第一个到达了那片区域,但是,在向里德尔指明了门钥匙之后,他转向了塞德里克的尸体,他不能把他留给食死徒们。
他一手抓住了塞德里克的腕部 ,另一只手拿着魔杖指向火焰杯躺落的地方。太晚了,另一个男孩已经抓住了它。在他意识到要独自面对食死徒时,血液变冷了,塞德里克太重了,即使他尽全力也不能在黑暗公爵离开前到达那里。这也带走了哈利得到救赎的唯一希望。
哈利与里德尔的眼神交汇了,被咒语的光芒所照亮了,咒语的嗡嗡在墓地里回响。接着,出乎哈利的意料,里德尔冲过他们之间相距的数米土地,下一秒他就接近了年轻的男孩,哈利感到冰凉的金属贴近他的皮肤,一阵猛烈的拖拽在他的肚脐后传来,旋转的将他送到安全的地方去了。在小汉格顿,在食死徒们到达现前男孩子们所占的地方,大声喊闹着,声音回荡在空旷的墓地里。

评论 ( 3 )
热度 ( 73 )

© 十一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