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HP Solace in Shadow Chapter 9


“你什么意思?”男孩问,微微皱眉。
汤姆大脑运转速度加快了。。。哈利是不是个魂器呢?他需要做些测试来确定这一点,这是荒谬的,不可置信的。。。但是,这解释了许多事情,蛇佬腔,他感到的自己与这个奇怪的孩子间的深层联系。
他做出努力来柔和自己的表情,尽管这不足以让哈利相信他的人格发生了改变。他紧握着哈利的肩膀。他快速的寻找办法来实施这点。哈利耳根软,天真,他可以利用这点。这跟他期望的相距甚远,但。。。这并不是不可行的。
很明显他现在不能杀了这个男孩。
“我想。。。”他清楚真实的情感的强大,因此他是的语气中透出不确定和惊奇,这样哈利就能再次感到他是诚实的了。“我认为你是我的灵魂伴侣。”
哈利盯着他看了一段时间,眼神警惕谨慎,困惑、震惊,那么多的情感渗透进入那里。
“但我们都是男性!”
汤姆停住了,偏着头,接着他的表情变为理解。
“这不一定是个浪漫的事,只是麻瓜们这么认为的罢了。”他澄清着,但脸上的笑意出卖了他。哈利看起来明显松了口气,他并不确定是否因这个定义而感到屈辱。“这基本意味着我们的灵魂。。。匹配,是一样的。”
这甚至都不是个谎言,这只是一个比较幼稚、粗略的对这个形势的另一个看法。哈利咬紧下唇,这忽然使他看起来比以前年轻了,在他苍白的皮肤的映衬下,他的眼睛就像闪烁的钻石一般。他突然再次意识到自己与对方的外表上的相似之处。
“所以,恩,这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他谨慎地问。
“这意味着,”汤姆说,紧紧锁定哈利的目光“你是我的,并且我要关照你。”
如果哈利是个魂器,任何伤害都不能加在他身上。他确信伏地魔也会同意这点。至少直到他找到办法去除并重吸收这块碎片来巩固自己的地位之前,他都会这么办的。以金妮韦斯莱的情感为食,他现在变得强大了,但他仍想要更多。他想永远的跟日记本脱离关系。
有那么一刻,哈利的目光变得柔和了,迷蒙了,接下来却被更尖锐的东西——厌恶所填充。 
“我不是你的!”他厉声说道“我就是我!”
汤姆惊讶的瞪了过去。这。。。不是他所料到的反应,他感到自己的指尖和魔力跃跃欲试,想要灵活的有目的的击回所有阻力。这是难以控制的冲动,特别是在他度过了长时间手里空无一物的日子后的现在,他是那样自由并沉醉在自我和想要的东西上面。哈利当然是他的,不然他以为自己是谁的?这是他的魂器,他的灵魂——这个男孩属于他。他谨慎的维持他的圆滑特性。
“当然。”他回复道。过了一会,他说“我不是这个意思。”
哈利怀疑的看着他。
“不,你就是这个意思。”
再次,他感到了惊讶,然后他放过这点,笑了。
“是的,你是对的,的确如此。我只是想制造错觉。”
“谢谢你,”哈利讽刺地说。他的笑容扩大了,但在男孩再次变得犹豫之前消失了。“你的意思是你要‘照顾’我?”他说,处于脆弱的边缘。“我不需要你来照顾我。你会放我走吗?”
汤姆漫不经心的打量了对方片刻。
按照传统的方法来说,显然欺骗在这里是行不通的,他不能突然就变得友善甜蜜。并且,哈利也总是知道他不喜欢那样。他只需要足够仁慈来留住这个男孩,他只需要装作关心。关心,是好的联系里面看起来难度不大的一种,至少一种保护年轻的格兰芬多的形式。
老实说,除了确保门外的这个孩子活着以外他不想付出别的什么,但哈利过得幸福可能会略微提高他生存的机会。汤姆不能让他自杀或者发生些别的什么,这会很不方便的。他加大了在这个十二岁男孩的肩膀上抓握的力度。
“我不会放你走的。”他缓慢而清晰的说。哈利的眼睛睁大了。
“你不能只是把我困在这里!”男孩愤怒的说,隐隐约约,双手在他的衬衫上握紧了。
他抬起眉,不屑于回复。
“去你的!”哈利嘶声道,转身离开了他。“我恨你,你听见了没?我恨你!”
十二岁。
多么戏剧化。
阿不思邓布利多坐在他的办公桌上,试图平息他那与日俱增的头痛,他感到焦虑。
哈利仍处于失踪状态,而且现在小天狼星也逃跑了。汤姆很可能聚集力量来再次对抗他。
他确信伏地魔以某种形式回归了,并且他很害怕那个怪物会想要得到活下来的男孩。哈利死了吗?他不能死!没有了活下来的男孩,那个被选中的人,这世界就注定要陷入黑暗和阴影之中。
他害怕里德尔会对哈利做些什么,他会像操纵傀儡一般操纵他来满足自己的需求。哈利很强,也许和黑暗公爵一样强大,这就是为什么他害怕汤姆有机会向哈利伸出了魔爪,他是那么的年轻和可塑。谁知道他会造成什么样的损害呢?

哈利涉世不深,并且曾被麻瓜们虐待过,这给了汤姆可趁之机,如果他足够灵活就能利用这点,并且他的确足够灵活。这个年前人一向天才横溢,就像是盖勒特,就像他自己一样。
也许汤姆尝试把他的对等拉到他那一方,他担心他所能做的不多,并且他知道黑暗公爵只要他想鼓舞人心就能做得很好。他啜了一口柠檬雪宝来保持镇静。福克斯发出了凄厉的叫声。
他的所有的计划。。。都毁了。完全毁了。所有的努力,哈利所遭受的所有煎熬都化成了泡影。他的魔法爆发着,聚集着,兴奋着。
他所做的也不是多么正确的事,但这是为了最伟大的利益。他不能去关心万一伏地魔赢了的话一个孩子将会遭遇到的苦难和痛苦。这很是遗憾,但是事实。
汤姆一定有藏身之地,一个在地图之外的地方。他已经追查到里德尔宅邸背靠一个叫小汉格顿的镇子。
哈利蜷缩的坐在他的床上,感到很是迷茫。
灵魂伴侣。。。这是什么意思?里德尔说的不是很具体而他也不确信对方是不是真心的。他紧张的湿润了下他的唇。
里德尔在房子里的某处徘徊着,哈利却不能把里德尔的威胁从自己头脑中赶出去。汤姆会真的杀人来让他注意言行吗?他打了一个寒颤,再一次陷入强烈的无助和恐惧的感觉中去。
在花园,那一直。。。尽管他戴上了眼罩,但是忘记事实简单到令人震惊,他忘记了他的真实本性也许这是因为他莫名其妙的,无法预料的开始有些接受与年轻的黑魔王一起生活和那些他参与的游戏了。
诚然,哈利现在还玩的不好,但他认为自己已经掌握了规则。这似乎并非如此。里德尔的话提醒了他,他做什么也不能阻止对方的一时兴致,如果那是他真正想要的话。
 他只是个囚徒。
他颤抖着。更糟的是更令人心寒的事,汤姆不让他走不让他离开的声明。在他心中的某处,他总是抱着期望汤姆某一天会厌烦然后放他走。这只是暂时的。第一次,在他在这里的第二周或第三周的时候,他可以感到滚烫的屈辱的泪水焚烧着他的眼角。
 灵魂伴侣或者其他什么的难道不是一件好事吗?他为何非要如此冷酷?灵魂伴侣难道不意味着爱你,完美的与你匹配吗?是怎样的该死的恶意的世界决定了他应得的是汤姆?
他使劲的用力用手指按压他的眼球,期望不要如此悲哀,但是泪水还是试图漏出,滚落到他的脸颊上去。他用一只手捂住嘴,试图从形式上扼杀他的抽泣。
他并不想让汤姆听见,那个该死的斯莱特林已经给出了他缺乏同情的声明。他只会嗤之以鼻。他没多久就发现了汤姆鄙视任何可能被视为软弱的东西,而哭泣是软弱的。这是德思礼一家教给他的。
“哈利?”
哦,不。随着一声惊呼,他转过身去,汤姆就在那里。
“走开。”他嘶哑地说。他可以感觉到那双黑眼睛所发射出的视线在他的后脑勺上灼烧着。
“你在哭。”
“汤姆,求。。求你了。。。让我一个人呆着。”
他恨自己加上了请求的语气,在他愤怒的揉搓着自己的眼睛的时候,他感到肩膀在颤抖。他是个男孩!他才十三岁左右!他不被允许哭泣,特别是在年轻的黑魔王面前,认识到这点让他觉得胃部因酸液腐蚀而抽痛着。他只想让对方离开,给他留下一点骄傲,即使按照汤姆的定义他是一个尊严不属于自己的囚犯。
 “你为什么伤心?”
他几乎呻吟出声,血液在他的血管里澎湃着。
这就是为什么他如此恨他。
“也许是因为我被绑架了。”他厉声说道。
他听到汤姆走近他,脚步声轻柔的在地板上响起。他是裸足的。尽管衣着无可挑剔的斯莱特林光着脚游逛这一事实仍使他惊愕,但是不知何故他知道他的脚却是极其洁净的。也许这里用了一个咒语。汤姆在他的旁边坐下,他低下了头颅,全身紧绷着。
“你本来可以更糟的,你知道的。没有必要哭泣。哭泣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哈利不由自主的回给他一个凶狠的眼神。
“我知道。”他咆哮着,紧握着拳。汤姆面无表情的研究着他,眼睛像往常一般闪烁着。
“而且谢谢,你已经毁了我的生活,这不会变得更糟了。”他快速的说完,目光再次下移。
汤姆的手指在他的下巴上蜷曲着,这让他的头抬了起来,虽然这并不是很容易。
“这本来会更糟的,”斯莱特林轻声说道。“我可以折磨你的。”手指轻微的陷进了他的皮肤里,像是在警告。
“你的存在即是折磨。”哈利低声说,扯离了手指,感到很是困扰,因为他知道对方能够清晰的看见他脸上的泪痕,泪珠在他的脸上蔓延开,无情的滴落。
在对方甩开了头部时,汤姆的嘴唇略微上扬,在脸上呈现出一种奇怪的表情。
 “好吧,看在你的份上,我希望这能保持到你遭遇最糟糕的折磨为止。”他回答说,拇指在哈利的脸颊上细细摩挲着,抹去那些泪珠。
在汤姆加上了另一只手做同样的事情时,哈利情不自禁的瞪着他,他们的目光锁定在了一起。
“现在停止哭泣。”这位斯莱特林命令着。声音轻柔依旧,不是特别严厉。哈利对他眨着眼睛。
“为什么你突然对我这么好?”
“我告诉过你,”汤姆轻声说,放开了他,严肃的看着他。“我会照顾你的。”
当斯莱特林离去的时候,他不经意的说晚餐已经准备好了。哈利想孩子气的再次大哭一场。突然,有一个坚实的肿块堵住了他的喉咙。
没有人在这之前想过要照顾他。

评论 ( 5 )
热度 ( 77 )

© 十一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