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HP 轮盘与棋局 Cheapter 1

那么这就是新坑了,这个文吧咳咳,并不甜。文笔也很幼稚,逻辑也有漏洞。小哈也不是圣母,汤哥也不会是霸气总裁,哈哈。总之,想看宠文和小白文的请点叉,不喜欢就不要看哦。之前的文我也在写,坑会填上的。以下为正文
--------------------------------------------------------
哈利再次坐在了车上,和他的朋友们一起。火车摇摇晃晃的开去,雨点敲击着玻璃,风声怒吼着。忽然间,火车越走越慢了,然后,停了下来。所有的灯都灭了,人们浸泡在了黑色的海洋里。
人们骚动着,在黑暗中跌跌撞撞的探索。罗恩踩到了赫敏的脚,纳威则坐到了克鲁克山的身上去了现场一片混乱。卢平教授醒来了,“不要动!”他严肃的说。教授手里的光照亮了走道里的东西,那是一个身披斗篷,浑身散发出腐烂气息的怪物。
那东西飘荡在空中,渐渐地逼近了哈利。哈利感到快乐逐渐被吸走了,身体越来越冷,越来越无力。恍惚间,他听到了谁的高声尖叫。然后,他就失去了意识,昏了过去。
---------------------------------------
“嗨,汤姆!我们又见面了不是吗?说真的,你真该来那场聊以消遣的舞会的,不知有多少美人因为我们级长的缺席而心碎呢。”阿布萨斯·马尔福顶着他那头闪烁的金发,自顾自张扬的说着。然而里德尔只是静静地看着他,黑曜石般的眼里空荡荡的。无端的感到一阵心悸,他忙生硬的扯开了话题。“我在家里的藏书里发现了一本很有意思的旧书,上面充满不知名的文字,我想或许你会认识这个,就把它带来了。”他翻找了一下行李,拿出了一本有些破损的黑皮书,递给了对方。
里德尔接过来,粗略的翻了几下。眼里带着些许性味。
“怎么样?汤姆,上面说的什么?”阿布萨斯好奇地问。
“哦,阿布,我觉得你不会对此感兴趣的。这只是本无聊的古代史罢了。”他漫不经心的说。看到对方脸上失望的表情后,他说:“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借阅一下,恰好我对这个有些兴趣。”
“当然。”对方急切的回复,颇有些巴不得把书出手的意味“送你好了,反正这个估计也不会有人看的。也就是你会对这种大部头感兴趣。”
“注意言辞,阿布。”里德尔敲打了一下,接着把手放到了门把上,说“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我们该进去了。毕竟我们不能总是站在走廊上堵住去路。这很粗鲁。”说罢,他朝身边的同学们礼貌的带着惬意的笑一笑。顿时,有几位女生的脸上漾起了轻微的红晕。他伸手扭开了门把手,走了进去,咔哒一声,门在身后关上了。
“什么!”在看到一名明显穿着格兰芬多校服的人以一种凌乱的姿态躺在他们首领的座位上,他的脸一下子黑了。明明他之前看好没有人的,这片区域都是斯莱特林的,这头蠢狮子难道不知道吗!他悄悄扭头看了一眼他们的首领,对方脸上一片空白,显得不可捉摸。
“汤姆,抱歉,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明明之前还...”他试图解释。里德尔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他只得把未说出口的话语连同苦水咽了下去。看在梅林的份上,他可不想因为这个莫名的格兰芬多而受到迁怒!
汤姆审视着这名敢于冒犯他的格兰芬多,眼里闪过一丝好奇。有趣,他想,已经有些日子没有人敢与这般对他,这倒正好用来消遣。凌乱的黑发给人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但是,他不认为自己之前见过对方。难道是转校生?不,这不太可能,据他所知,霍格沃茨已经多年没有转校生了。更何况转校生也没有没经过开学仪式上分院帽的洗礼就直接私下分院的。他悄悄走近了,再给对方加了一个昏迷咒后,开始细细地审视对方。一番翻找后,他在对方身上只找到了魔杖、一把金加隆、几个银西可,毫无趣味可言。他触及对方的魔杖,意外的感到顺手,这倒是个惊喜。他撤了咒语,在火车快到的时候,叫醒了这个男孩。
哈利睁开了厚重的眼皮,不知怎的,他感到浑身酸痛,疲倦异常。老天,他之前干了些什么!他的眼镜掉了,他只得努力瞪大双眼,拉近距离,试图辨认那些移动的色块。终于,他看到了那个男孩和他的金发跟班,“你是汤姆·里德尔。”他肯定地说。
里德尔呆在原地,看着对方的接近。太近了,他感到明显的厌恶,但没有移动。接着,他听到了对方在呼唤自己的名字。哈,看来对方认识他。
“是的,我是。那么,你是?”他礼貌地问。
“呃,哈利·波特。你好。”他犹疑的说,环顾了一下四周,看到了他和那位金发的坐在一张椅子上,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对不起,我是说这是你的座位,是吗?我不该这样的....”显然,他很不好意思。
“这并不是什么问题。”他说“你认识我。”不是问句。
“嗯,我想是的。我认识你是因为....”他试图回忆起缘由,却惊慌地发现大脑一片空白,他努力的翻找着所拥有的每一页记忆,却发现所有的页面上都没有东西。哦,不!他想。我为什么会认识他?我之前在干什么?我的家人是谁.......
“我不知道。”他最终说“我记不起来了。我忘记了自己的过去,我...”看着对方安慰性的眼神,他突然觉得不再需要更多的解释了。
里德尔漠然的观察着他,看着那双眼里闪现过迷茫、挣扎的情绪。他感到心里一阵阵的不耐烦,却不得不装作一副善解人意的学生会主席的模样来。
他双手轻按住了对方的肩膀,说“哈利,我可以这么叫吗?”看到对方轻轻点头后,他接着说“我对你的经历感到很是抱歉,不过你无需担心,作为一名学生会主席,我想我有义务并很乐意解决你的困难的。一会我将带你去找校长,也许你的问题可以得到解决。”他看着对方的眼睛真诚的说。哈利再次点了点头,只不过,幅度加大了些。
很好。里德尔很是满意。这下总归不会无聊了。无聊可是耗竭生命一大因素。而他正好较为爱惜自己的生命,不是吗。一个看起来耐用的玩具出现了,希望这次他可以玩久一点……他在心里暗暗的微笑着。

评论 ( 4 )
热度 ( 61 )

© 十一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