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HP翻译 Solace in Shadow 第八章

第八章
小天狼星双手颤抖者,报纸如同盘旋在岛上的历风一样飘落下来。
他从来没有如此憎恨这个阿兹卡班的监狱,他也没想过在监狱里了解一生。确实,与莱姆斯不同,他和詹姆斯不是那么遵纪守法,但他们是不会做出什么来使自己被送进监狱的。
就像场玩笑。
那曾经的流金岁月。
他,詹姆斯,鲁姆斯和。。。不。他拒绝去想那个一度被他称作朋友的虚伪的肮脏的老鼠。
朋友。
他们曾经是朋友,那只老鼠怎么可以像那样背叛他们?他们曾亲如兄弟。他握紧了拳头,关节泛起白色,可怖的。像莉莉和詹姆斯那么美好的人。。。他是怎么背弃他们的。哈利,可怜的哈利,他只在对方还是个婴孩的时候见过他,但是现在。。。他的目光再次投射到报纸上,硬如钢铁。
想到摄魂怪让他觉得很难受,灰色的带有恶臭的身躯从你的身边擦过,勾出朦胧的关于不幸、错误、后悔等糟糕的记忆,然后把它们扔到脸上,就像毒药一般。
陷入绝望的阴云是如此的容易,对世界充满麻木又或者丧失理智!任何地方也比这好。他唯一的安慰便是他是无罪的,还有的是,在某个地方,哈利也许会有美好的老年生活。
怒火在他心中熊熊燃烧。
这看上去并不是这样的。
很明显,他的教子不是斯莱特林的继承人!他不可能是,莉莉和詹姆斯不可能创造出这样的一个怪物,一个谋杀犯。这根本不可能。并且,即使他是,哈利也依然是他的教子。
这是唯一可以使他从绝望的阴影里走出来的事情。他需要找到办法脱身。哈利陷入麻烦中了。他的男孩有麻烦了。
他不能拯救詹姆斯,他不能拯救莉莉,莱姆斯认为他是个叛徒这让他伤透了心,但是。。。但是也许他可以拯救哈利。
哈利。
他必须要救哈利。
他所关心的人们的尖叫,对他的家庭的苦涩的失望,他弟弟的死和一些其他的事情如同碎片一般组成了代表他过去的冰冷的泥潭,他颤抖着迷迷糊糊紧张的穿过他躺过的地板。
他很虚弱,生病而疲惫的。
摄魂怪接近了,在不远处的牢房里,贝拉特里齐尖叫着狂笑着,她的疯狂在风中飘荡。他是个破碎了的人,一个被囚禁的人——为了某些他从没做过的事。
小天狼星布莱克什么都没剩下,徒留一具空壳被幽灵嘲讽。
所以他变成了大脚板。。。
并且,他要去寻找哈利。
“和我谈谈你自己。”
哈利从一本讲述屏障的书里抬起头来(但是他改变了封皮以便使它看起来像是从汤姆引人注目的暗黑的并经常显得惊悚的藏书室能找出的最轻的书),看到这位斯莱特林再次伫立在了他的门廊那里,带着些许探究的。这个房间。
“什么?”
“给我讲讲你自己,”汤姆慵懒的重复了一遍,审视着他,在他深不可测的眼底蕴藏着些许挑战。“你说过我并不了解你,我对你的性格的评估是基于自己的假设和韦斯莱小姐话语的基础上的,所以你来告诉告诉我你自己是怎样的。”
哈利眨眨眼,有些困惑。之前没有人真正关心过,并且他怀疑里德尔也不关心,但是。。。
“我会为此得到什么?”他谨慎的问。
“这取决于你的想法和故事的价值。”汤姆说,笑容扩大了。
哈利蹙起了眉,不是很确信为什么这个问题让他感觉不太舒服。他不知道他该说些什么。他不想说的太少,但说的太多又会让他觉得过于傲慢和自以为是。
然而,这样的话汤姆就会拒绝他吗?
“显然,有很多可说的。”他闪避着,试图找出他到底该多深入才能做出正确答案的线索。“看在你绑架了我并且看上去这么感兴趣的份上,“他犹豫了,咬紧下唇”我会告诉你我的故事如果你告诉我你的,并且你能允许我再次外出。“
汤姆的眉弓抬高了。
“清楚的说来,这暗示着你会得到更多,并且你也清楚这点,所以你为什么会相信我会答应?”
哈利瞪了回去,固执的。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他不流畅的说出了这个词。“这不意味着我必须认同我的捕猎者吗?如果我对你一点也不了解的话我就不能做到那点,所以你告诉我是对你有好处的。”
“我之前看见你在阅读,”汤姆嘟囔着“不像你那些对运动狂热的建议那样无知,多么令人愉悦,但是,我们都知道你不是像你喜欢假装的普通的霍格沃茨学生那样简单。”
他不是很清楚对此该做怎样的回应。在汤姆低下头前,他的唇再次迅速的达成了一个曲度。
“很好。”斯莱特林说道“你优先。”
哈利的嘴变干了。他不是很确信现在该说什么,他之前从没有形容过自己,每个人只是假装他们了解他,他从没这个必要介绍自己。
突然间,他感到自己很是脆弱。汤姆走了进来,在床的另一边优雅地坐了下来,耐心的注视着他,眼里带着闪光。
“恩,好吧。我是,额。。。”他皱起了鼻头。“我很普通。一个好的找球手,我猜。人们说我很勇敢,但我不确定这是不是真的。我就做我需要做的那些。额。。。我不是个英雄。我只是哈利。平凡的。是的。”
这是个可悲的描述。他感到红晕爬上他的下颌,燃烧着。汤姆沉默了一段时间,那双眼睛注视着他的脸,之后他移开了,手臂优雅的折叠了起来。
“你想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吗,哈利?”汤姆没有等对方回复就接着说了下去“我认为你不了解你自己,并且这点你确实知道自己不够了解。”
“好吧,那你是怎么看待我的?”哈利笨拙的询问,但是他突然间对此很好奇。里德尔什么意思呢?他当然很了解自己,他是最懂自己的!
“那么我会为此得到些什么呢?”汤姆说,眼中的光彩增亮了。哈利突然意识到对方好似在嘲讽自己的谈判技巧,他咬紧了牙关,摇了摇头。
“不要在意,忘记我说的吧,”他尴尬且恼怒的让步了。“该轮到你了。”
再次的,汤姆再开口说话前审视了他一段时间。
“我是个精神变态,我是强大的,高智商的,并且通过这种或那种的方式,我总能得到自己想要的。”
“你可是一点都不谦虚。”哈利嘟囔着“精神变态?”
“我基本不能对别人产生同情心,并且很少会为我自己的行为感到愧疚。”汤姆漫不经心的回复。
“换句话说,你是个邪恶的混账。”哈利说。对方看起来并没有被愉悦到,目光中充斥着冷意。
“善恶只是社会为了控制你,为了使你按照他们所想的生活下去所产生的成见罢了。人们创造道德来约束他们所害怕的一切。”汤姆说“这个世界不是非黑即白的哈利,我得微妙的承认这点,这样说是对光彩壮丽的生活的侮辱。”
哈利皱起了眉头。
“不,我很确信谋杀别人总是错的。”他回复道,开始觉得坐立不安了。
“那么杀掉一个因处于极度痛苦而恳求你了解他的朋友是错的吗?”汤姆回复道。哈利盯着他。
“恩,是的—不—我不知道!如果对方不想死的话这无疑就是谋杀,不是吗?”
“所以出于自我防卫而杀人是错误的吗?那么战争呢?”
“那是不同的!”哈利厉声说道。
“怎么不同呢?”汤姆回答“你还是犯了相同的错误,就过这件事是客观的并且是完全错误的,那么在任何情况下都是错误的而不是仅因为你和社会认为这是错误的而是错误的。道德是主观的,人为创建的,对与错、善与恶也是如此。它们只是被人为的贴上了标签来表达喜好。这就是道德—一种对行为的情绪反应。如果你不喜欢它,它就是错的,如果你喜欢它,它就是对的。善恶也是同理。”
哈利感到头晕。这什么时候变成了一个道德讲座?
“所以呢?你就是不相信道德或者别的什么是吗?”他困惑的问。
“简单来说,是的。”汤姆说“道德只存在于心理学的解释之中,是个限制,它不存在于物质世界中。”
“那也是存在的。”他坚持着,知道他的话语中存在着关键点。
“我不认为这值得庆祝。”汤姆回答“道德是无用的,就像关心一样。它们是普通人的弱点和缺陷,这不完美。没有它们我们会更好。”
“那么我们就不是人类了。”哈利困惑的说。
“这不会有什么损失的。”汤姆讽刺的慢吞吞地说“人类是可怜的生物。”
“你就是人类。”他恼火的指出。
“这是值得商榷的。”对方说,再次用那不断增长的熟悉的目光审视着他,之后,他移开了。“你是不同的。”
“你说你是人类是值得商榷的是什么意思?。。。那本日记?哈利问。
“你说过你是一段记忆,被困于日记中五十年了。。。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他比之前更加小心的接近这个话题,警惕着汤姆快速变换的性格和情绪。
“魔法,”汤姆断然回答道,语气里暗含着警告。
“哪种魔法?”
“黑魔法。”里德尔说,声音中带着坚硬的嘲弄。是的,他的情绪无疑改变了,突然地。
“就像个诅咒?但是伏地魔还活着?那就有两个你了。。。这是不是咒语出错了还是别的什么?”
“我可以展示给你看,如果你很好奇的话。”里德尔笑了,声音甜蜜。
在对方的手指伸进他的袍子上的口袋里去拿魔杖的时候,哈利退却了。他咬着舌尖,不确定他是不是喜欢这样,目光移向别处,落在了他的羽绒被上。
"考虑到你面临的复杂状况,我希望你别这么做,“他迅速的鲁莽的说道。
里德尔再次松开了魔杖,看起来汤姆再次出现了。也许他开始把这位斯莱特林的继承人分成两个来看是不健康的——汤姆还是有些令人愉悦和文明的,尽管还是黑暗的,但是里德尔,通常是他生气的时候,一举一动酷似黑魔王。
事实上,他的脸上的表情几近空白,他只是盯着哈利。哈利忍住了查看他的脸上有什么东西的冲动,并且在斯莱特林突然冲过来时吓了一跳。他抓着他的头发,强使他的脸抬起。更近距离的审视着他。
这很疼,他打了个寒噤,但是汤姆并不在意,他伸出另一只手,描摹着他头上的伤疤,但没有完全贴近他的皮肤。
“不。。。不。。。但是。。。萨拉查啊。”
下一秒,他就被完全拽离开他的床,他差点绊倒,但是对方的手从他的头发转移到他的上臂,紧抓着他,扶着并把他拖出了房间。
“汤姆?”他犹豫的问。“这算什么?我做了些什么?汤姆?”
他被无情的拉到了书房里,并被推入到了一把椅子中。里德尔转向了他那藏书量丰富的书架,抽出了本书,狂热的浏览了一遍。哈利从未感到如此不安。
“汤姆?”他再次问道,声音几近耳语。
“保留思想(别说出来),波特。。。保留思想,”里德尔漫不经心的回复,翻阅的速度加快了。哈利很惊奇汤姆没有被书割到,他的目光在页面上飞行着。他探着头去阅读着标题。
黑魔法的艺术
他的眉头越发皱起了。
“汤姆,发生了什么?”
汤姆再次面向他,在接近他之前,把书碰地一声扔到了桌子上,看起来很是狂躁。
哈利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里德尔怒视着他。
“我不会伤害你的。”对方说。
“没什么说服力啊,现在。”哈利不由自主的厉声说道,他太紧张了。那是什么,里德尔发现了什么?或者他想到了什么?“发生了什么?”他再次问道。
汤姆的目光与他的相遇了,锁定住了,并且,奇怪的,他看上去很平静。
“你的伤疤。。。跟我谈谈它。”
这次,不再是请求。
哈利不确定的看着他,接着抱起了双臂。
“那我说出来会得到些什么?”他固执的问。汤姆的目光闪烁着,危险的,来势汹汹。他不在乎。他有东西是里德尔想要的,并且看上去是个重要的信息。
“你找到感觉了。”汤姆恶毒的咆哮着。
接着哈利回到了现实中去了。如果他不是个囚犯这也许会更管用。尽管,他被绑架了,成为一名囚徒之类的,但他仍然看不出来他为什么要改善他的牢狱生活。苦难是不断的。
“。。。如果我找不到感觉的话我就不能告诉你我知道些什么,不是吗?”他回道。
汤姆握紧了双拳,他继续向前逼近,缓慢的。哈利尽全力不再后退,他的心脏跳动着。汤姆在他面前蹲了下来,太近了,他脸上一反常态的温柔被那钢铁般的眼神所覆盖了。
“告诉我,英雄,不然的话我就去杀*人,这样你的手上就会沾上他们的鲜血。”
哈利震惊的恐慌的看着他。他看向地面,猛烈的咬着嘴唇,紧握着双手。里德尔真是个混蛋。他曾经怎么会以为自己会适应的?或者他只要保持文明够长时间就能得到他的信任的?
他恨这个男孩,非常恨。
“。。。我因诅咒的反弹而得到它,”他静静地说,拒绝看着汤姆。
“我对它了解甚少。”
“还有别的吗?它做过什么吗?”汤姆紧抓着他的肩膀,问道。
哈利没有试图摆脱他。
“在他在我周围的时候它会痛。为什么?”
汤姆的手指松开了些,但没有放开他。
“。。。我认为也许我们比我原来预期的更加相像,哈利。”

评论
热度 ( 100 )

© 十一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