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HP翻译 Solace in Shadow 第七章

第七章
 汤姆发现哈利坐在他的房间里,紧贴着窗台,用一种不舒服的姿势盯着结界来寻求自由。
 这是多么近,嘲讽的是,他还是不能接近这个封锁了他唯一想去之处的地方。取而代之的是,在与汤姆—我的中间名是爱操纵的混蛋—里德尔共处的糟糕的形式的下,他被困在一个可怖的房子里。
 他并没有去查看它,他彻底的烦了,至少在这种情况下他是完全正确的。他感到对方的眼睛停留在他身上,那厚重的,审视的眼神,但它们没有移动。
 里德尔的那种评估使人有一种想要蠕动的冲动,就好像他们做错了什么或者心生愧疚又或者想要躲藏时突然被人揪出来进行评估时的感觉。但他开始习惯这一点了。这双眼总是像激光一样,对它们有反应并不会造成差别。他拒绝当第一个开口说话的人。
 “你来吗?”终于,对方开口问道。
 尽管他下定决心,但这还是引起了他的注意。尽管他没有回头,不经思索的他的回复立马从他的嘴边溜了出去。
 “去哪里?”
 “花园。”汤姆回复道“你说过你想要去看看的。”
 这也引起了他的注目,注意到这一点,这位斯莱特林抬起了眉毛。
 “你说过我不被允许出去的,”他说“你搞什么名堂?”
 “蒙着眼。”
 哈利眨了眨眼。
 “。。。你认真的?”
 “特权是需要争取的,哈利。并且我不信任你。”
 因此,里德尔不想留下关于他们所在的任何线索或者是进入花园的方法,由此推测,出去的方法更为普遍。
 他感到难以取舍,咬紧了下唇,他的胃因目不能视的这一想法而收紧了,这就像待在魂器里的黑暗中一样。他的心脏疯狂的跳动着。
 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他意识到自己开始产生了对感觉缺失的恐惧。上帝保佑他从来没有丧失听力或者别的什么。。。而现在,他仍保留有其他的感觉。他使劲的吞咽了一口。
 他讨厌询问这点,但他不得不这么做,他太想出去了而且对方也深知这一点!汤姆知道他几乎不能拒绝,他无法抵制住外界的诱惑。天,他太弱了。
 “那,光还照常存在吗?”
 汤姆的凝视似乎变得锋利起来,他歪了下头,然后这凝视变得充满安慰。
 看到他的反应以后,哈利愣住了,祈祷对方不清楚哈利问这样一个问题的必要性,但他也知道对方应该知道了。如果任何人能理解这份恐惧,奇怪的是,那就会是汤姆。
 “当然了。”这位斯莱特林静静地说“你。。。你期望有更多的光吗?”
 这让他感到很奇怪,对方热切的考虑到了他所提出的问题。这令人。。。困惑。从一方面来说,看上去很明显的是,里德尔认为良好的表现会增加特权,但是,另一方面。。。考虑到这事的特殊性,汤姆他,好吧,很贴心。
 这让哈利弄混了,这件事无论是奇怪的、令人毛骨悚然的还是极好的,毋庸置疑的是这位斯莱特林在他真心料到哈利的需求是还是非常友好的。
 他推测这是在有针对性的审视下和精妙的操纵下所带来的自然的结果。
 “那就好。”哈利僵硬的说到。管他是不是考虑周全呢,他突然意识到对感觉被剥夺的恐惧根本上是里德尔的错。对方点了点头,接着变出来一条非常轻柔的丝滑的带子。这让他不能清楚地看见事物,但这让人感觉不那么压抑。
 接下来,里德尔什么都没说,示意哈利靠近点。
 这是个好的改变,有机会接近对方而不是被动的拉近,但他仍有虚幻之感。如果里德尔想让他靠近点而他不服从命令,那他就会简单粗暴的把他拽过来来达到目的。
 这就是出于礼节或者一个测试,不会是别的。
忐忑不安的,他让那丝带覆盖在他的眼上,瞬时,他握紧了双拳。他不得不压下扯下它的愿望,奇怪的是,汤姆的手指在他的肩膀上轻轻触碰就阻止了这点。这再次提醒他,他并不是独自处在黑暗中的。
就像他说过的那样,汤姆里德尔本身就是黑暗。。。因此没有人会在黑暗中独自一人。他不确信这听上去多么令人欣慰。
汤姆加固了他们之间的连接,开始引导他从他的屋子里走出去。。。该死的,他什么时候开始用‘他的’来形容这个屋子了?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这太快了。
这只是一种妥协,他这么想,一种安全的方式。
过临时生活是很困难的,无依无靠,特别是当他面对如此多变的心情不定的狱卒的时候。汤姆本身就够易变了!但他却不由自主的寻求一致和安全感。汤姆会变但环境不会,他开始爱并诅咒着这些可以相互抵消的事物。
他们互相算计着,以某种形式。如果里德尔不是这么多变的话也许的幽闭症会更加严重,好吧,他对黑暗的兴趣令人困扰,这不该再加深了。按照推测,他应该更加恐惧和焦虑的,因为局势已经足够坏了,再坏也坏不到哪去。而他。。。他不知道。
所有的事都让他头疼,这太难了。
脚一落地,里德尔就将手指按压在他的肩膀上,示意让他转过来。
“。。。你是认真的吗?”哈利再次问道。“我们不是在玩虚张声势的瞎子的游戏,况且你也过了玩这套的年纪了。”
“只是一个有关你的承受能力和你需要做些什么才能结束这场游戏来获得终极目标—自由的测验罢了。”汤姆回答,抑扬顿挫的。
这次,对方简单的围绕着他转了个圈,手指紧抓着他的臂膀。哈利感到非常荒谬,并且如果他没有意识到他与对方相比是多么的脆弱,他的对手远比运动场上的那些十一岁的孩子要阴险得多,他就会感到尴尬的。
接下来,他的脚感知到了楼梯。然后,他脚下一空。
“该死的—里德尔—你在干什么?”
“你在走路的时候应该对你要避让的东西和周围的环境了解更多才行。”对方解释着,以一种实话实说的语气。哈利注意到他真的懒得解释这点,而这一次,他不是只简单地拉着哈利跟他一起,他还进行了说明。
他的眉头皱起了。
感觉。
这又扯到了感觉上面。当事情开始与感觉有关或者是感觉剥夺的时候,汤姆的情绪就改变了。变得更加的谨慎,但,在某种程度上,也更加的放纵。这次也是如此。
“放我下来,”他命令道,脸红了。“你不能背着我!”
“我的房子,我的规则。你还想不想出去了?如果是你的十二岁的男子气概在作祟的话,不用担心,这里没人。”
那么,这里就是孤立的。这个房子在什么单独的地方吗?或者这只是个轮廓,对方随便一说,又或者是骗人的假话?哈利注意到他嘴里溜出来了最后一句话,谨慎的,小心的,他用指尖抚过他们的体表来使自己从这突来的恐惧中平复下来并且尽最大可能分析出他们此时在哪。
“把手放下。”汤姆命令他,但语调成分中所含的愉悦大于愤怒。“如果你还想对他们做些什么,可要抓紧了,不然我就把你丢到荨麻的尖芒上去。”
哈利迅速地判断了一下里德尔这么做的可能性,然后意识到他真的认真想了这件事,这与他试图用手来感知他们的所处的环境的目的不符。如果他不放下的话里德尔很可能仅仅会抓住他的双手,所以他变换姿势,抓住里德尔的肩膀,感到荒谬绝伦。
这太让人。。。尴尬了。里德尔在背着他。哦,里德尔很可能在把他弄进来的时候也是这么做的。
他想汤姆为什么不是简单的把他打昏了带出去,然后他意识到对对方而言这样并没有差别,唯一的差别就是目的地和哈利自身的感觉。
他立刻感到了阳光,眼睛睁大了,没过多久,他出于本能,迈开腿追上忽然甩开他的里德尔。。。(成功的)没有经过荨麻丛。他熟稔的坐下,手指在草叶间穿行发出声响。
“享受吧。”汤姆懒懒地说。
哈利慢慢的陷进了草地里,坐在那,头向后仰,品味着阳光投射到他皮肤上的感觉,风拂过他的脸颊,掠过他的头发,发出沙沙的声响。那气息,野外的气息。泥土,花朵,和鸣唱着的鸟儿。
一时冲动,他将头偏向一侧来感知汤姆,感觉到他的坏脾气稍微平息了。
他发觉这也许是里德尔允许他这么干,但是,现在他并不关心这个。在他们的目标一致的时候,他就会受益。如果他想的话,他可以事后再生闷气。同时,汤姆虽然是个伪善的令人讨厌的家伙,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不能享受呆在外面。
“为我描述一下。”他请求。。。命令道。
“不好意思,你说什么?”里德尔听上去很是震惊。
“花园。描述一下它。不用描述周围的环境或者其他的。。。我正试图想象它。我不能想象你有个花园。在这里有着我需要注意的食人植物吗?”
“你指望着我知道这些植物的名字?”里德尔问。哈利情不自禁的笑了。
是阳光让这一切变得可以忍耐,尽管他太过在乎的话仍然是不可忍受的。
“好吧,你的确有本日记。”
“那是本日志。”
“日记。”
“不管它是什么,波特。我才不会跟你争辩这个,我不会降低标准,使我自己听上去像个两岁的孩子,就像你似的。”
哈利的笑容扩大了,他开始好奇的探索着周围的区域,他很高兴但同时也有点惊讶,因为里德尔没就此在他的肩膀周围转悠。他推测对方并不需要这么做。毕竟他的眼被遮住了,同时他也不了解这片区域。
虽然他会的。
他会得到汤姆的信任然后找出离开这儿的办法,即使这是他做的最后一件事。。。这意味着他不得不尽可能文明一些,不是吗?至少在里德尔没有表现的太混蛋的时候。
“菜地在你的右边,”对方停顿了一段时间,哈利一瞬间被对方用和蔼可亲的态度来描述的事实惊到了。“在你的左边有剑兰。。。野胡萝卜花。。。金鱼草。。。丁香。。。百合”
“你的确了解你的花。”哈利愉快的嘟囔着,并没有看不起的意思。在佩妮的花园里从事园艺工作使他了解它们,所以他很难对此有什么看法。
“二手的知识。”里德尔回道“并且我认为它们还是有用的。”
“是啊,我能想象得出,前提是你不会尝试摘取有毒的植物什么的。”哈利说。假设里德尔的二手的知识范围涉及到读物和对自然的普遍研究的话,那么他对花的了解就可以理解了。“你是不是有着过目不忘的本领?”他好奇地问。
“没有。”汤姆说。哈利艰难的眨了眨眼,再次提醒他自己并不了解对方。
试图去了解这位斯莱特林也许不是个好主意,这太过危险,并且他也不会在这里呆多久,但。。。好吧,他就是很感兴趣。
汤姆与他见过的其他人都不一样,也跟他进行交谈过的其它人不同。他将一缕草叶抓进他的指缝里,把手指插进那凉爽的泥土中,尽管还有点被蒙蔽双眼所困扰,但这光已然足够。
他并不完全的处于黑暗之中,这点给予他安慰。
他继续感知着周遭的事物,小心的不糟蹋任何的植物,毕竟他成为一名囚徒又不是它们的错。平心而言,他并不喜欢植物,不像是纳威,草药学对他而言从不会是他最喜欢的科目,但他的确喜欢呆在外面。这点不与他对植物的偏好相悖。。。他不知道。
时间缓缓逝去。
汤姆看着男孩坐在草地上,玩弄着草叶。尽管他的确全神贯注的注视着哈利,他仍为自己平和的情绪感到惊讶。
对于这个孩子来说走过太远未免过于危险,并且,确凿无疑的是,他没有意图让他逃跑。但,看着哈利感到愉悦令人欣慰,这是他来这以来首次这么高兴。
这并不是代表他会越过底线取悦哈利,这会把他宠坏了的,但他既然不恨这个孩子,他也不会越过底线让他过的凄惨万分。
并且,他需要劝诱对方温暖他,接受他和当前形势,然后,最终,关心他。
如果哈利开始关心了,那么他就真正被困住了。成为囚徒。
他先前告知对方花园里的都是些温和无害的植物,没有提及那些更。。。危险的品种。他不会揭示底牌的,不是吗?
在角落里的是魔鬼网,一种特殊的品种,能够按照他的命令捕捉或扼杀猎物,是一种躲藏在苹果树后面的有毒的藤蔓。
Alihosta,一种叶子可以造成歇斯底里的植物,和颠茄和其他致命的魔法植物(为了阻止任何的污染)一起在蔬菜间隐藏着。
就在他制作魂器之前,为了以防万一,他把这个房子设定为安全岛。他从未想过这会在这种情况下被用到——作为一个当他设法控制国家和保护个人安全时的避难所。
哦,好吧,他必须适应这一切。
这座房子将不会被人发现,他为此付出了很多心血,并且,只有在他第二次来的时候会加强防护。在这附近有一个麻瓜的城镇,他从那里获得必需品,包围着房子的屏障只与他一人相连。
其中的许多咒语都是以蛇语为基础的,因为当时他以为自己是唯一有这份天赋的人。这就是他为什么要对哈利小心翼翼,不让他乱跑。
如果还有人对待在这感到惬意的话,那就会是他奇怪的小囚犯。
“汤姆?”那男孩又开始了,他默默的注意到了称呼的变化,这意味着哈利对他的厌烦消退了。当他喜欢他的时候就叫汤姆,而里德尔是他生气或者厌恶他时所称呼的。
“哈利?”他说,没有阻止对方跟他说话或者接近他。
这很有趣,确凿无疑的。
“我做了什么?”
“做了什么?”
“你改变了让我出去的主意,”哈利说。
啊,这个啊,他快笑出来了。哈利在问他做对了些什么——不,汤姆很确信,尽管他无意讨好他,但是他接受了自己的处境并开始意识到他要自己争取他想要的一切。
哈利本可以成为一个强大的斯莱特林的。
汤姆一贯欣赏他敌人的智慧,这可能甚至比他对他的跟随者们的欣赏更多一些。他考虑着该如何回复。
“聪敏。”他最终说道“你做的很好。”
他可以感到纯粹的惊讶在男孩身上传播开来,男孩陷入沉默,表情忧郁,眉头紧锁。
在一瞬间,汤姆希望他能够把眼罩摘下去看看那双阿瓦达绿的眼睛里跳跃着的思绪,然后他打消了这个可笑的想法。
“这意味着你承认我是对的了吗?”男孩问。
“不,”他说“这意味着你这点做得很好,我尊重你的意见。”
哈利被这震惊到了,他开始想着到底有多少这样的孩子有着他这样的想法并希望这被听取的,他可以利用这一点,但这同时也会培养出安抚对方的习惯。尝试总是没有害处的,无论如何。
这个男孩可能习惯了成年人对他的敷衍,他想。他所要做的一切就是倾听和提供哈利想要的东西。
认同。又是它,他那年轻的敌人单单的渴望这个。汤姆可以。。。理解。
突然他开始不由自主的思考他把这个格兰芬多偷出来的动机,这会惹恼邓布利多,让他的好奇心得到满足,发现能够联系他和这个孩子的事物,给他一个将这位英雄塑造成黑暗的战士的机会。。。而且。。。好吧,他孤独很久了。
哈利也是这样的。
有人能跟他说话,供他玩弄,即使只有十二岁远不及他的智力水平,那也比他之前什么都没有要好。
他的嘴巴抿紧了。他并不孤独,他本性就不善于交际,他不需要陪伴,但是哈利对他做出反应的这一事实提醒他自己已经从那个神弃之地的笔记本中出来了。
他摇摇头,沉默再次降临。夏日的微风和其声响将他那汹涌的思想恢复有序并使他进入一种类似平和的状态。哈利也进入了沉思中去了。
夏天一旦结束他就会推进他的计划并使他为他的追随者们所知,但是,刚现在,他会集中精力与哈利建立起一个牢固的关系。
这基本上是无害的,就他所读到的而言,这个男孩看起来对光明的一方很是重要。说实在的,那个老东西真的认为他可以驱使活下来的男孩冲锋在前并且没想到有人会把他抢走吗?邓布利多真是老糊涂了。
他也会找到他的答案的。这是这场迷局中的最重要的原因,不是吗?对答案的探索。
“哈利,”他警告的喊“别走得太远。”
“为什么?”哈利问“你真的在这里种了肉食植物?”
他没有停止。汤姆眯起了眼。明白这只是单纯的冒犯。。。并且也许哈利在向边界推进,试图弄清楚他们在什么地方,在汤姆能忍受的范围内能走多远。
就像孩子一般。
没过多久,尽管仍对这个公然的挑衅感到恼怒,他还是放松了姿势。最终,这会出卖他的防卫之一,无论如何,魔鬼网是一年级就学过的,这样一来,如果这个男孩不知道怎么对付他的话因为他的愚蠢他就不能存活下来。。。同时,如果哈利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的话,他可以操纵植物让它闭合的时候不扼杀猎物,这份经历会告诉他要听从汤姆的话以免自己一不小心被杀掉。
这很典型,解释了男孩有着盲目的一头扎进危险中的趋势和愿望。很符合当前的情况。
让他去吧。
在其中的一根卷须缠上哈利的腰部,拖拽他,吞没他,接着迅速缠上他的喉咙,胳膊,腿的时候他站起来,无声地穿过草坪。如有必要,他可以进行干预。哈利发出吃惊的声音,他轻轻的笑了。
“我告诉过你不要走得太远,”他轻声说。男孩立刻开始挣扎,试图解放自己,并且他释放出一些咒语防止这个植物在这场极为剧烈的挣扎中拗断这个孩子脖颈。
“它是什么?”哈利喊道“该死的,你都没有正常的花园!”
“注意语言。”他说道,面带微笑。哈里对他咆哮者。
“它是什么?”他再次问,这次更加恐惧。“我看不到——”
“魔鬼网。”
男孩立马安静了下来。很好,他确实知道这是什么。
“防御机制?”哈利问道。“当你做要做的一切仅是放火就可以获得自由的时候,这主意并不是很好。”
“别这么荒谬,这只是阻止入侵者和一位顽固的十二岁男孩逃跑的众多障碍之一。并且。。。”他笑了,暗黑的,向植物释放魔咒,它松开了。在他的头被迅速掰回来的时候哈利僵硬了,这很疼,他挣扎着。“我可以控制这个。”
“过度补偿?”哈利哽咽了,他哼了一声,释放出最终的咒语,看着卷须翻卷着,把哈利拽出来。
“你是那个害怕的人,。。。它是什么?它是什么?你的声音是如此的高亢以至于我以为你处于高1潮。”
哈利目瞪口呆的看着他,毫无疑问在根据他的方位来判断自己的。
“你太可怕了!”
出乎意料的,汤姆发现自己在笑。

评论
热度 ( 94 )

© 十一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