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HP翻译 Solace in Shadow 第五章

第五章
里德尔轻扬魔杖(哈利的),早餐就刷的一下回到了厨房里。现在,斯莱特林的继承人再次冷淡的打量着哈利,这让哈利不安的变换着姿势。
“照张相好了,这会持续更长时间。”他急促的说道。
当他的惊吓淡去的时候,他变得更加暴躁了。里德尔怎么能对他这么做?切断他的感觉?也许很简单,考虑到他是个恶魔一样残酷的混蛋。当目光没有移开且对方一言不发时,哈利站起身来,将他的椅子猛推回去,发出了刺耳的刮擦地板的声音。
“坐下。我们需要考虑制定一些规矩。”那个斯莱特林命令道。
哈利脑中嘲讽了一下,径直走向门口,但他握住的时候发现又是锁上的。
他咬紧牙关,慢慢的转过身来,只看到里德尔温和的指着他的座位。他双臂交叉,倾听者,但拒绝听从命令。
为什么他要听从里德尔的命令?他不想呆在这里,他也不欠对方什么。他更想让对方的生活成为地狱而不是制定什么协议。
“如果你喜欢的话,在谈话期间我可以把你拴在椅子上。”里德尔说道。哈利的下巴更加收紧了。
“那就来吧。”他啐了一口。“这并没有什么区别。无论你怎么尝试和装扮也不能掩盖你把我囚禁的事实。”
“是不能,但是这对你来说会更方便一些。”斯莱特林推论道。哈利眯起眼睛。
“那么你为什么关心呢?”
“我不是特意的,但我想也许你会在意。”
“那又如何?我囚禁在一个金丝笼里,只要我遵守你的规则就可以过得更好吗?”
“这是普遍的认知。”
“我更想让你直接把我锁起来,”哈利冷冷地说道“我是你的囚徒,并且你手里的无论是新衣服还是居所都无法改变这点。所以,停手吧。你没有任何东西是我想要的!”
 里德尔轻笑了(原文是tisked,这个单词查不到什么意思,没解释),但他的凝视变得明显的极度冰冷了。
“当心,哈利。如果我真把你当做囚徒你就不会这么说了。”
斯莱特林从椅子上站起来,围着桌子走,接近了他,就像他昨天做的那样。哈利后退几步,也围着桌子走,使桌子又在他俩之间了。里德尔嘴角掠过一丝笑容,他再次停下来,将手放在光滑的木板上轻轻靠着它。
“你知道你真的成为伏地魔公爵的囚徒会怎样吗?”对方轻轻的问道。“我不认为你知道,而且看来你错误地认为食物、衣服等原料和物理的剥夺是让你成为囚徒的。。。让我来纠正这点。”
哈利看到了里德尔眼中危险的闪光,咽了口口水。
“被囚禁起来与求禁地是金丝笼或者简陋的囚牢无关,这意味着你在这种境地下的完全权利的丧失。。。你进食是因为我的允许,穿好衣服是我的允许。。。你不掌控着这里,孩子,我才是。当然,我理解你试图挑衅来假装自己还剩下一些力量和掌控权这是错觉,你要知道,我一再忍让你。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出于我的心情和批准。囚牢、锁链和剥夺是这一前提直观的解释,并且使你更顺利的反抗我。你想要个“合适的监牢”是因为那样你就不必感到歉疚,这样你就可以随心所欲的因我所做的一切来咒我恨我。你对当前的情况不知所措了。”
哈利狂怒的瞪了回去。
“你不拥有着我,”他吼道“并且你没有控制我里德尔,这是你的错觉,不是我的。我控制着我自己,而且这点你永远做不到——你不能控制我的思想我的梦境甚至我的心!你,不,拥有,我。”
“我有魔法,哈利。”里德尔回道“你真的认为我做不到最后那点吗?有个咒语叫做夺魂咒,可以完全掌控你的思想和行动。你的心——强制的吸引,爱情魔药,同情魔药,简单的操纵。”
“控制与拥有是不同的。”哈利吼道。这是他从德思礼那里学到的“你可以通过外力来控制我,但是所有的仍属于我,因为你不能完全的拥有任何我没有自愿给你的事物。”
里德尔的头稍往后仰。
“但是你会给我我想要的,自愿的。”对方静静地回复道。“因为你的判断是基于我没有任何东西是你想要的这一基础性的错误。”
哈利脸上一僵,困惑着。
“你没有——”
“自由,哈利,”里德尔喃喃道,目光烧灼着他。“我有自由,这是你绝望的想要得到的。”
哈利的心脏骤停了,他的身体变冷了。
里德尔再次围着桌子走了起来。并且这次,他没有后退,只是盯着对方,仿佛他的脚生了根。
在他斜靠下去的时候,斯莱特林的手环绕着他的肩膀,将他们的视线维持在同一水平。
 “我有信息——答案。”他继续轻声说道。“而且我是目前为止你拥有的唯一陪伴。如果我只是简单地把你锁在一个屋子里,没有人类的接触。过不了多久你就会尽一切可能来见我或者其他人,来提醒自己在这个世上并不孤单。你害怕孤独,哈利,其他的人也在一定程度上有这个特点。你也许不喜欢我i,但是,现在,你需要我...并且这点,超越其他的,是我处于你心灵的支配地位上。
 哈利感到一阵恶心,他把头扭开了,握紧双拳,双肩颤抖着。
 里德尔是个骗子。骗子,一个肮脏的骗子。
 “即使这是真的我也不想呆在这里,”他恶狠狠地说到“邓布利多会找到你的,你会死去或者回到日记本中属于你的地方去。”他再次把头扭向里德尔,恶毒地说“你希望着回到日记本中去吗,汤姆?下次就不会是五十年了,那会是永远的。你会独自一人永远的处于虚无之中!”
 下一秒,他就被里德尔一拳揍倒在了地板上,他将手放在刺痛的脸上。尽管如此,他笑了,疯狂的大笑着。
 汤姆里德尔的确有弱点,他圆滑的面具立刻破碎了。
 里德尔冷冷的看着他,双眼不可捉摸。哈利继续无望的大笑着,根本停不下来。他从未如此悲惨,但是他现在不能停下。
 该死的,他现在是如此的恐惧迷茫,他只能大笑,绝望的,因为如果他不笑的话他就会哭泣的,而他不想因他的眼泪而使里德尔得到满足。
 汤姆站在他的面前,过了一会,他蹲了下来,抓住他的下巴将他的脸颊对向光源,查看伤势。
 “第一条规则,”他坚定地说“不要嘲弄我,哈利波特。你会因此受到折磨。”
 这只是让他笑的更厉害了,为此受折磨?他已经在煎熬了!在这个该死的房子里他与这个使人困惑的、傲慢的男孩所呆的每一秒都是一种折磨。
 里德尔现在看上去有些恼火了,虽然他的表情基本没有变化,之后他叹了口气。
 “你是个乱来的孩子,有没有人告诉你这点?”对方问道,放开了他。
 哈利略微耸了下肩,不确定该怎么答复,他的笑声渐渐停止了。
 “你想从我这得到什么?”他再次坚持问道。他已经不知道自己说过多少次这句话了,并且他想知道里德尔知不知道这点。
“第二条规则,不要试图逃跑,这对你来说没有好处并且你不会喜欢后果的。”
得到这模棱两可的答案,哈利握紧了拳头。
 “你真的知道我在这的原因吗?还是你只是一时兴起把我偷了出去?”
 “第三条规则,良好的行为使你获得特权。不良行为会使你失去它们。”
 “你在生气,”哈利咆哮着“你为什么不回答我?你说过你有我想要的信息,毫无疑问出于你的利益,你会接下来用到它们。”
 “你说过你不想从我这里得到任何东西。”里德尔提醒道,蹙起眉毛。
 哈利僵住了,一种模糊的陷入圈套的感觉笼罩了他。
 该死的。
 他要么不得不承认自己错了和成为囚徒的事实并且是他的好奇心在某个层面上得到极大的满足,要么拒绝,这样做只会使里德尔否定他的所有的话语。
 他咬着嘴唇,感觉这完全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
 他怎么做才能跟的上斯莱特林的继承人?他甚至还没有读完第二学年并且只在魔法界呆了两年。
 他想到了房子里的大量的书籍。
 然而,也许书籍可以使他神奇般的跟上里德尔,但是它们不会告诉他外面发生的事情。它们不会告诉他里德尔的目的或者金妮身上发生的事情,诸如此类。
 第三条规则在他的脑海中回响。
 里德尔对于捕获的定义的可怕的重要性开始浸入他的皮肤。他感到头晕目眩,他试图适应在过去二十四小时内发生的事情。他会赶上的,只是接下来里德尔会抛出其他东西给他。
 他想尖叫。他看着另一个男孩。他感到唇干舌燥。
 “你想从我这得到什么?”他再次问道,安静地,期望里德尔不会再让他说这句话了。“金妮身上发生了什么?我的朋友们呢?他们—”他吞了口唾液。
 他们在寻找他吗?里德尔知道吗?
 汤姆笑了,十分愉悦地。颤栗传过他的脊椎。
 “我这么做是为了你好,你要知道,”他喃喃着。哈利哼了一声,但不敢说什么,免得使汤姆恶意的缄口不言。“当你需要的时候知道如何低头对你有好处。知道什么时候该退让什么时候该争取是生活中生存的一部分。”
 就好像他不知道这点似的,但这不意味着他要同意这点。
“你又为什么会好心教我这些?”他问“无意冒犯,但你看起来不是热衷于教导的类型。”
 里德尔看上去被逗乐了,哈利开始明白某些在特定时间和心情下,他的冒犯会被饶恕,其他时候则不会。
 里德尔对特定的事情有反应,这使他情绪的快速的戏剧性的切换看上去难以理解,但是他并不是不可预测的。
 哦,他很危险,并且他比任何人都要多变。所以这就像穿越雷区一样,你永远不能完全知道他的情绪或者游戏规则什么时候改变。
 这像是跟一位人格分裂的患者打交道。如果他想活下去并逃脱的话,就必须要根据里德尔的情绪来调整他的行为。
 这让他非常恼怒,他必须要像一名斯莱特林而不是格兰芬多来行事,无论如何。
 他只希望分院帽对他的看法是对的,这样他就可以狡猾的击败这位最后的斯莱特林。
 他至少得试试。
 “在这之前,没有学生配得上我的指导。”里德尔回道。
 哈利注意到了这赞美,但是强使自己不受这温暖影响。来自汤姆的赞美与命令和威胁同样危险,他仅用蜜糖就把你粘在他想要的地方,用蜘蛛网就把你固定在他想要的位置上。这都是为了终极目标,不论这目标是什么。
 /“我告诉过你我可以使你成为魔法界的王子,这是真的。你有潜力,你可以变得伟大—你所做的远远超出了一般人所能做到的。”/哈利的注意力立刻被爬说语所吸引了,迅速转移到对方身上。/“你很重要,哈利,你值得更好的,远远比光明那方能提供给你的要好。”/
 哈利不能别过目光,小心翼翼的,但是不能从那里移开,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这种被认同感觉的诱惑很难被忽略。
 他不是真的关心汤姆里德尔的权力和荣耀,而是对方的关注和价值观,这种有人真正想要他的想法,很难忽略掉。
 这会很困难的。
 但是他会赢。
 为了自由。
---------------------------------------------------------------------------------------------------------------------------------------------
 赫敏猛地睁开了眼睛,充满了恐惧,她整个身体都僵直了。
 “斯莱特林的怪物是一条蛇怪!”她立刻说道。
 庞弗雷夫人的脸色辨得苍白而严肃。她的表情动摇了。
 “发生了什么?”她喃喃道,绝望地看着身边的床铺。
 石化后会有持久的损害吗?她没有读过这点,有什么东西错了,她松开了拳头,图书馆的书又过了一页。
 “喝了这个。”庞弗雷夫人低声友善的命令着,对她进行着测试。她感到恐惧在滋生。
 “夫人。。。”她开口说话,然后,停住了。
 罗恩。
 罗恩刚进了医疗翼。但是哈利在哪?她再次环顾床铺,她漏掉了他吗?
 罗恩的脸轻微扭曲了。
 颜色从她皮肤上褪去。
 “发生了什么?”她再次问道,声音不比耳语大多少。
 罗恩抱住了她,颤抖着。

评论 ( 2 )
热度 ( 97 )

© 十一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