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HP翻译 Solace in Shadow 第四章

第四章
这次,哈利醒来的时候没有被他仍然在格兰芬多的宿舍里的想象所迷惑,令人惊讶的是他休息的很好。
如果他没有这么焦虑,他肯定会一整晚妄想着里德尔会在睡梦中杀死他或者别的什么。所以,考虑到他思想的黑暗面,当他的眼睛滑落后他为了看清走廊中的人影几乎从床上掉下来。
“啊!里德尔!你在搞什么鬼?”他嘶声道。将他的床单提至他的脖子那儿,瞬间脸红了。当然,他和衣睡得,但当别人看他时,他觉得好像没穿一样。这点使他不由自主的想隐藏起来。
斯莱特林的继承人挑眉。
“哦,拜托,哈利,你才十二岁。我还是有原则的。我对此完全没有兴趣。”
“我怎么会知道!”哈利愤怒的啐了一口“你带走了金妮—一个天真的十一岁少女的生命。很好!还绑架了我!这让我很难相信你还有底线,你这个魂淡。”
“不要说脏话。你听上去荒谬而粗俗,”这就是对方说的话了。哈利将眼眯成了一条缝。
“不管怎么说,你在我的,不,这个房间干什么?”他逼问道。
“我没在房间里,”里德尔笑了,视线移向他的脚踝,逗留在了门框上,但心不在焉。哈利看着他。
“你在走廊里看我睡觉干什么?”他更正道。
“思考我会不会杀你。”
哈利愣住了,之后脸色变白了,歪了一下脖子。这是认真的还是糖果屋的玩笑?这真令人警醒。他的心跳刚要减缓。
“。。。幸好。”他谨慎地从床上滑下,因为如果对方要杀了他他还不想就那样死去,他希望站直了,尽一切努力去抗争。”直接让蛇怪了了结我不是更简单吗?”
“你要知道,有些人会为此恳求放过他们”
哈利耸了耸肩。让里德尔满意?绝不1
“你为什么更害怕我站在走廊里而不是杀了你?”里德尔问道
“我哪个都不怕!”

“这显示出你愚蠢的一面,”对方轻快地说道“考虑到你的处境,你应该会害怕。”
“为什么?”哈利问道“害怕会让你帮我出去吗?我不这么认为。”
里德尔沉默了一会,用诡异的极度认真的眼光审视着他。
“你还是相信你会逃脱。”
“什么?你期望我放弃?我不会,永远!”
里德尔沉默了。哈利前进了几步,拳头紧握着。
“我会在给你想要的之前见证你死于自己的恶行。你这个怪物—”
“感觉剥夺”("Sensitivi Privatio"),
在里德尔的咒语快如闪电正中他的胸膛时哈利的眼睛睁大了,接下来什么都没有了。
他看不见了,那里只有无尽的黑暗。他睁眼和闭眼没有区别。他不能感到熟睡时嘴里的金属味,沉默令人昏聩。
他不能—不能动了。
他死了吗?里德尔杀了他吗?
他平静的呼吸,不能感到空气通过他的肺脏,所以也许他是死了。他应该奋力一搏的,但他不能感到他的躯体了。
他丧失感觉了。
恐惧和恐怖开始在他的心里迅速滋生,(伴随着)深惧和恶心。他不能忍受这点!他感到他甚至不是活物!
他什么都做不了,只能陷入无尽的思考。
他试图进行再一次的平静呼吸。
里德尔会修复这个的,不是吗?他做了什么?那个咒语是什么来着?他不知道他保持这个状态多久了,感觉像永远的。
黑暗。
无意识的。
他试图睁眼,但是阴影并没有消失。

“里德尔,你在哪吗?你对我做了什么?”
回答他的只有沉默。恐惧在他的心中加深了。
“你个混蛋!”
邓布利多阔步走进小罗纳德向他只认的那个二楼的女盥洗室。他简直不能相信密室就在这里,除了这里哪个地方都有可能。
 
 
 
他仍然不确信怎么进去。昨天晚上他试图放一条蛇通过,但是好像察觉到了他的意图或者感受到了魔法的存在,最直接的后果是门没有打开。
根据韦斯莱先生说的,也许这条蛇需要说对话—“开”。显然它没有。他们不能进入里面的密室,只能止步于它的门口。
西弗勒斯的表情还是那般不可捉摸,但他却信这个年轻人对如此接近创始者的密室是很高兴的。
他们也为蛇怪收集了大量的公鸡,如果它现身的话。
接下来他们试图把蛇放进一个盒子里,但是那该死的门还是没有打开。他推测萨拉查对它施加了咒语,只有会说蛇语的人类才能通过。
所以,现在,他们还要花很长的时间来解决它。
他已经在过去的几小时间不断的破解这个近千年的衰减的咒语了。中间只离开了一次来在午餐中安慰学生们。
他不敢想会在密室中发现什么。他已经拥有他所知的他这一派的最好的人们了,不幸的是,破解咒语从来不是他的特长。
西弗勒斯正在不知疲倦地解决那扇门,尽管他恨哈利。
哈利身上发生了什么?活下来的男孩是否在里面,无意识的或者压根不在里面呢?
他很想认为他的咒语会保护哈利免受邪恶力量的侵害。但他很难理解这个密室的魔法。
极有可能的是,斯莱特林将霍格沃兹的魔法从他的密室里移除了,这样他就可以想走就走了,或者出于同样的原因它延伸出了咒语的范围—就像一种战术。
他不知道。
他恨什么都不知道。
福克斯消失了一段时间了,而且他只能希望福克斯能营救那个男孩,但他对此不确信。
当他离开学校时他从没想过这会发生,所有事都惊人的向错误的方向发展。
他沉重地叹了口气。不像他年轻时那样,他感到思虑的重担和无眠的夜晚从各个方向想他压来,令人窒息。
可以理解的是,韦斯莱们悲痛欲绝,而且他也担心霍格沃兹会关闭。
除此以外,袭击没再发生过。就像他能证明继承者停手了。。。继承人
他感到血变冷了。
他需要进入密室。
-------------------------------------------------------------------

汤姆俯视着躺在地上的抽动着的哈利。
他切断了哈利所有的感觉,只留下他自己在日记本中的贫乏的感觉。
年轻人令人惊奇的适应着,但是他崩溃了,当他变得极具不安是眼泪开始无意识的流过脸颊。
他有段时间沉寂着,在这段时间里,他可见的挣扎着来保持镇静,另一段时间他抽动这就像试图感受到自己的身体。
当汤姆再次让他拥有感觉时这也许会很疼。
这大概过了一个小时了,他带了本书,一边安静地读书,一边留意他的进展。他得承认他赞赏这孩子的非凡的适应力,他坚定的意志。哈利波特非常强大,这点毋庸质疑。
的确,这个男孩就像他从金妮那听到的一样甚至更加符合他的期望。
这些事是他唯一渴望听到的,也是金妮所乐于说的。有人和她一起谈论她的英雄。
啊,并且弹回死咒和战胜那个名字不能提的人这点极大的激起了他的兴趣。但是接下来,她是什么时候告诉他哈利波特是个蛇佬腔来着?
他很高兴。
这真是太好了,这神秘的迷人之处在于他知道这男孩和他没有关系,那么他是怎么可能是个蛇佬腔的?
他们之间有那么多相似之处,这很有趣。他立刻就知道了有东西在发生着作用,在深处…接下来他第一次见到了这个孩子。
极度好奇顿时发展成为极强的占有欲。
他不知道是什么,但是他身体内的某样东西与他的相连接了,引诱着他。
他知道在他发现这是什么之前他是不可能休息了,那个男孩就像珍宝一样可以发光并且在磨亮后可展现出灿烂的光芒。将他转变到黑暗的一方是个出奇美妙的计划。但这些都是过去的复杂计划。
他觉得自己应该感谢韦斯莱小姐这么迫不及待的送他这份礼物。
男孩的立场还很模糊,但是他的潜能开始显现出来了。他怕这个孩子过于坚守光明的一方,但是接下来他做了这些谋杀声明如死咒一般的绿色的眼里充斥着恶毒的,黑暗的坚定,这使他的信心恢复了。
“汤姆?”现在男孩的声音更加柔和了,近于私语,很难掩盖住他的恐惧。他那小小的身躯颤抖着,蜷缩起来仿佛为了保持温暖。
辱骂停止了。
在亲身经历一段时间后,他已经很了解这个过程了。他知道感觉剥夺是什么还有它是怎样使你不惜一切来使自己再次活过来的。
他至少一开始有自己的另一部分来交谈,并在接下来的数年内有无数人相陪伴,直到卢修斯因为他七岁的儿子和他做朋友并开始生病以后把他锁起来为止。
“汤姆,求你了。。。”
他等的就是这句请求,伴随而来的是男孩睁大的看不见的眼里闪耀着的泪水。
现在哈利会理解的,不由自主的。并且这种理解会侵蚀男孩对他的恨意。
他的仇恨就是他的缓和剂,并且没有人会真正恨他所理解的东西的。
汤姆撤消了咒语,男孩立刻迫不及待的大吸了口气,爬着向后退去直到他的背撞上床脚。他放低了他的书,研究了对方几秒钟,看到了那颤抖,呆滞的凝视,闭紧的牙关和紧握的拳头。
他走上前去。
哈利波特和他一样是个孤儿。每个孤儿在某种程度上都绝望的渴望着家庭,无条件的接受。
他会利用这点作为他的优势。
在手指滑向他的下巴并极其轻柔的将他的头抬向上时哈利全身僵硬了。
这就是里德尔的武器,他知道哈利在等待惨无人道的折磨、谋杀企图和憎恶。他不懂得怎样仁慈的交流,他从没想过他需要改正这一点。
哦,里德尔是不可能友好的。他的人格是冰与恐吓相交织的,但他完全可以胜任这场游戏。
哈利不会被此欺骗。他拒绝了并且紧紧地抱住他的膝盖,瞪着他。
他必须从这里逃出去,他害怕当里德尔成为他唯一所剩的、唯一的依靠后会发生什么。
“60分钟。”里德尔轻轻说道,那么轻柔“你怎么会认为自己能够坚持五十年呢?”
哈利的嘴变干了,他如遭重击。这是不对的。斯莱特林的继承人—伏地魔—是邪恶的,他不会允许任何他不想丢失的事物被拖进一个灰色的阴影里。
“你会做出和我一样的事情的,任何人都会这么做。我不是怪物。我和你一样。我们是相同的,你和我。”
“不,我们不是。”他低声说,“我一点也不像你。”
“什么都没有?”里德尔低声说道,“混血,被不关心我们的麻瓜抚养长大—”
“你怎么知道这点!”他逼问道,他试图蜷成一团,在他的话语来到时畏缩着。
当然,金妮知道她的哥哥将他营救出来还有他窗户上的栏杆的事,毋庸置疑,她一定将这些事告诉了她的笔记本。
他从未感到如此苦涩。她把他的所有事情都呈递给了里德尔,这不公平!他几乎不了解对方。
“我们都是蛇语者,强大的,并且我们都成长的太快了。我们甚至长相相近。。。”
“停下,”哈利暴躁的嘟囔着,试图掩住耳朵,这只是能让里德尔腾出手来来抓住他的双手,修长的手指轻易的紧紧的抓住了他的细手腕。
“你不愿意听我说,这并不代表者我说的不是事实。”斯莱特林的继承人轻声道“事实上,你清楚这点,这就是你为什么不愿听我说。”
“不。”
“是的。”
哈利咬紧下唇,期望着他可以别过目光来不看蹲在他面前的对方认真的脸色。他全身的肌肉绷紧了。
他仍记得虚无的恐怖,以至于他甚至在对方紧紧地抓握中和辐射出的温暖中寻求慰藉。
这让他意识到他是在那里的,他已经不在黑暗中了。其实他仍在。
汤姆里德尔就是黑暗的缩影,就是噩梦,一个直到变成实体前不断被饲喂的阴影.
“我可以让你成为巫师界的王子。”汤姆继续静静地说道。
“我不想要那个。”
“你再也不会孤单一人,再也不需要隐藏或者假装你不是我的。”
哈利的心抽痛着。
“你现在就在伪装自己,你不喜欢这份现实,你只是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作为回报,就像其他人那样!你这个骗子!”
里德尔朝他笑笑。笑中透出危险的征兆。
“你怎会知道我是什么样的,孩子?你只知道通过各种报告被告知的那些,这还不够。。。想想吧,哈利。”
“你想从我这得到什么?”他问道,声音变得糟糕的嘶哑。
汤姆退后了一点,他的目光变得柔和了些,手上的力道减轻了。
“现在吗?”斯莱特林的继承人的情绪再次快速的变化,及其不可预测的。“我想让你吃早餐。”
“又是糖果屋的故事吗?”他厌倦的问道。对方嘴角勾起一个奇怪的笑容,转瞬即逝。
“我希望你没有想到灰姑娘。”
西弗勒斯斯内普小心翼翼地进入了密室。
在经过一段长时间的无用的努力后,他们最终设法打开了门。但他们最终还是进去了。
看到这情景他的血液凝固了。
在他作为食死徒的职业生涯里,他见过许多可怖的事情,往事镌刻在他的眼里心里,这使他不能忘记,但是出于某种原因,这事是其中最糟糕的。
哈利波特不见了。那里只有个黑色的日记本在地上,日记本翻至中间一页。邓布利多谨慎地接近它。
在它上面,好像是在流血,充斥着狂乱的字迹,一遍又一遍。
有人吗?你好?请问发生了什么?汤姆,你在吗?我很抱歉,我做了所有你想让我做的,求你了。。。妈妈?我的妈妈在那吗?有人吗?这太黑了。。。我死了吗?有人来帮帮我吗?汤姆?哈利?
这持续着,一页又一页,出现又旋即消失在纸张里,一遍又一遍。
邓布利多低下了头。
斯内普感觉恶意的胆汁的脚爪攀上了他的喉咙,傲罗韦斯莱在抽泣着、哭号着,没有一个成年人应当如此哭泣。
他们发现了金妮韦斯莱。
但是哈利波特去哪了呢?
莉莉的孩子身上发生了些什么?

评论 ( 8 )
热度 ( 96 )

© 十一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