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HP翻译 Solace in Shadow 第三章

第三章
 哈利踌躇到深夜——他不敢睡过去并且他的肚子在咕咕作响因为自从午餐时间以来他就没有吃过东西了(事实上,现在再次清晨将至,既然他是傍晚去的密室,并且这令人感到如此漫长!)但是他完全拒绝向里德尔乞求食物。
 这并不是说他之前没有感到饥饿的影响,但是,梅林!他能闻到吐司的香味并且怀疑斯莱特林的继承人是否是故意这么做的。
他很可能是的。
他顽固的呆在这里,十分悲惨的盯着天花板。在他感到里德尔工作的两小时后他幸运的成功躲开了另一个男孩,从上到下的搜索了整个房子中他可以使用的任何有可能逃生的路线无论多么可能性微小。
 所有的窗户,所有的门都受到了严密的监控,这就是里德尔所说的吗?无论如何,它们都被一堵看不见的墙封锁了。
 这里还有许多他进不去的房间。在第二层他只能进入他的卧室和洗手间,另外两扇门封得死死的他打不开。
 他推测其中一扇门通向里德尔的卧室,这是一个可怕的想法。如今斯莱特林的继承人还需要睡觉吗?他期望不是他旁边的那间屋。他能在汤姆睡觉的时候逃跑吗?
 在楼下,他除了外面哪都能去(尽管他避开了汤姆所在的餐厅),并且除此以外那里有个里面有一些书架和书,一个沙发,一个扶手椅和放着棋盘的一个凳子的客厅。
 那里没有电视,但是他也不期望有一个。
 那里也有个厨房,里面储存着相当好的食物,考虑到他们刚到这里。食物的气味嘲讽着他。
他生气的攥起拳头,对里德尔、这个世界更重要的是对自己所处的糟糕的境地感到极其愤怒。
他没有看到什么能指出逃跑路线的东西。
他唯一的希望就是假装得到年长的男孩的信任直到里德尔放松足够多的监控和安全警惕来使哈利远走高飞。
如果在这之前他没有找到更好的办法或者没人找到他的话。他们确实会找到他吗?邓布利多应当是这个时代的最伟大的巫师。如果有人确实能够帮到他的话,那就是这位干瘪的老校长了。
通向房间的门-他拒绝叫它他的房间,他不会在这呆多久-无声地开了。他决定立即找个东西挡着它。也许他能挪动衣柜来?
当他看到里德尔的时候他僵硬了,或者更确切的来说,是他手中盛满食物的盘子。吐司,果酱,三明治。没有什么特别的,但是对饥饿的他来说看上去非常美味。
对方给了他一个冷酷的致命的不会误解为安抚的笑。
“你好啊,哈利。”
 他挪开目光,肌肉绷紧的,努力的退回到床头板的边缘去,思索着里德尔会不会再次攻击他。
“没有问候,这很粗鲁,孩子。难道你的父母没有教你礼仪吗?”
哈利瞪大了眼睛,吼道。
“别跟我谈起他们,你这个谋杀犯!”
“还没有发生实际上,波特宝贝。我从来不用忍受你父母的存在。”
 哈利顿住了,为此蹙眉。这是对的……这是个在过去的五十年间呆在一个日记本里的十六岁的男孩,本质上被遗忘了。他绷紧了下巴。里德尔傲慢的笑着,之后变成了一个不可捉摸的表情,盘子仍然在他的手里保持平衡。

“我有一些关于你的问题,”对方说道。
“好笑。”哈利苦涩的都囊道“你为什么不直接读取我的思想?”
“如果这是你喜欢的方式的话我们可以这么做,”里德尔回复道,皱起眉头,之后递出盘子“吃吧。你一定饿了。”
哈利没有接过它,因为他不清楚它的价格,并且不愿意接受任何来自斯莱特林的继承人的东西。如果他在里面加了些什么呢?同时,对方只是给他食物很可疑。
“我希望我不会买个输液管?”(是这个意思吗,我也不造!)对方问道,危险地。过了一段时间后(说道)“吃了。”
哈利的脑袋快速朝向了爬说语,他的注意力被吸引了。
这是他第一次听到对方使用它,并且是第一次听到人类说这个。这很奇怪。就像英语一般他能理解它并且,事实上,他本来以为如果自己听得不仔细的话就只能听到轻微的嘶嘶声。
不知怎的,意识到汤姆里德尔确实是斯莱特林的继承人这个事实使他僵住了。他的肚子在抽搐。
“你在里面放了些什么?”他急切地问道。
他感到他看到对方眼中一闪而过的惊讶一定是幻觉,仅仅几秒钟后,这紧张的凝视中又充满着冷酷。
“人造黄油和覆盆子果酱的致命组合,”里德尔冷淡的回复道“要担心哦,奇迹男孩。这也许会含有卡路里。”
哈利看了它一眼。不确定是否该相信里面没有加东西,哈利看了对方一眼,不想对这回答和对方面无表情的脸笑出来。
里德尔是个病态扭曲的绑架犯!他不会允许有幽默感的。
 “我怎么知道你没在里面加东西?”
“你不会的。”汤姆甜蜜的回复“除非你愿意挨饿—这准确的来说,我不相信我会允许这发生的—我猜你只是不得不相信我。”
“相信你?”哈利难以置信的回复道“你绑架了我!”
“谁知道呢,你总是患有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哈利困惑的皱起眉头。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是什么?
“…..什么?”
“吃掉吐司,小孩。或者我会找到方法强塞到你喉咙里。”
哈利怒视着,不过还是小心地从递过来的盘子里拿起了一片。这看上去是可食用的,
但是里德尔可能会骗他,所以他不知道。他小心翼翼的咬了一口。吐司,覆盆子果酱。他大口吞咽着。
“好孩子,”里德尔走了过来,嘲讽的拍着他的头。“这不是很坏不是吗?”
“我不是你的宠物!”
“人们因为兴趣,娱乐和陪伴在家里饲养动物……野蛮的十二岁小子…..同样的区别。”
哈利瞪视着,再次放低了吐司,感到被羞辱和冒犯了。
里德尔得意地笑了起来,尽管他采取的姿势使哈利保持进食有一定的风险,在笑容完全淡去以后对方斜靠在他的床尾,审视着他。
哈利感到胃抽搐了起来。
他突然不确信自己感到饥饿了,但是他可怕的感觉到这个精神病在他说如果哈利不选择吃掉的话他就会把食物塞到哈利的喉咙里这句话不是开玩笑的。
无论如何,这不是他今晚应该试探的。明天。如果在这之前他没有发现出路并逃脱的话。
里德尔令人毛骨悚然的观察着他。尽管他说过他有问题要问。他的指尖轻敲着床柱,或者滑过床单。哈利不确定为什么,但这和那凝视一样使他焦躁不安。
“你能不看着我吃饭吗?”他不适的要求到。
“我能,”对方同意道,伴随着缓和下来的愉悦。视线没有从他身上移开。
“但是你不会这么做。”哈利沉重的叹了口气。
“我重申这点,你不像看上去的这么蠢。我期望这会使你快速理解的时候容易一些。”

“你是这样的令人毛骨悚然,”哈利嘀咕着,再次艰难的咽了一口。
里德尔没有回复,只是在把面包屑拢到盘子里后才再次开始说话,将他的视线固定在另一个男孩的身上。
“你是怎么成为蛇语者的?”
“我不知道,”过了一会,哈利觉得回答这个问题没有害处时他回复道。
“你知道的并不多,不是吗?”里德尔回复道。哈利瞪视着,瞬间暴怒了。
“如果我实际上在霍格沃兹能够完成第二学年并且没有被绑架的话我会知道的更多!”
“你应该已经知道的够多了,”年长的那位直接回复。“如果我是你,我会试着发现我生活中尽可能多的事情……你都花时间干什么去了?玩魁地奇?金妮说你是个找球手。”
“玩魁地奇有什么不对的?”哈利咆哮着。里德尔只是轻蔑的看了他一眼。”再说,你做了些什么?什么样的傻瓜才会把自己困在一本日记里?“
在里德尔向前进了两步的同时所有的闲适从对方的表情中消失了,他突然表现得充满威胁。
哈利捍卫着他的战场,拳头紧紧抓握着羽绒被。斯莱特林的继承人在他的面前一英尺处停下了,哈利继续紧抓着,他坚信里德尔下一步就会揍他。
“你说的太多了,不是吗?“里德尔冷笑着。
“咬我。“
“不用了谢谢。我好像想到些什么,”里德尔嘲讽道。
“你接下来应该放我走,减少健康风险。”
危险突然被愉悦所打断了,尽管潜伏着并仍然存在,在对方的魔力和闪烁着的具有穿透力的眼睛中跳动着。
“很好,如果你小心着不越界的话,”对方说道,失去了平衡,后退一步,捡起盘子。“睡吧,如果你因为焦虑崩溃的话我不会救你的,并且你只会自己感到尴尬。
再一次哈利发现被这突然转换的情绪和语气所震惊了。
“你睡觉吗?“
他不知道是什么促使他问这个的,或者为什么这个问题从嘴边溜了出来,但是在对方的脸上现出了一个奇怪的表情,几乎是柔和的。
“在过去的五十年间没有,“里德尔咕噜着。”也许吧,哈利,也许我会睡的。“

当对方打量着自己的时候哈利憎恨着自己内心扭曲的方式,这次更隐晦的。在他从身后关上门之前他摆脱了这个想法。
汤姆五十年没睡了?一点都没有?他感到口干舌燥。走廊里的灯光暗了下来,留下哈利一人凝视着黑暗。
他的生活是怎么在这一天内发生如此多的变化的?
 而且为什么汤姆表现的这么令人困惑?
 罗恩韦斯莱在他的葛莱芬多的宿舍里醒着,眼睛通红刺痛肿胀。
他旁边的空床叫嚣着哈利的缺席。他已经花费了一个小时在坠落的石块中来试图清理出一条道路,但是因为他不会说蛇语而不能进入密室。他感到难受。
他一直等着直到时间观念模糊,等待哈利出来。但是他的朋友再没有出现。金妮也没有。最终,他回到了他来时的那条水管,大声呼救直到别人到来,整个过程他一直期望着蛇怪不会听见并且过来吃他。
桃金娘-他再不会对她刻薄了!听到了他的声音并去找了教师。他们救了他,听他讲他的故事……而后沉默了下来。
他的父母就在那里,为他拿生命来冒险而狂怒了,对金妮表示担忧和哀悼。甚至双胞胎也没有开玩笑。他从没见过他们这么苍白。
比尔和查理被叫了过来。
曼德拉草很快就会唤醒每个人,但这是不同的。哈利不见了金妮也是。他们可能都死了!
他本应该更好的照顾他们的,并且避免这事的发生!他应该做金妮的一个更好的兄长的,这样斯莱特林的继承人就不会得到她,并且他不应该让哈利一个人去密室的。
他使劲的擦着眼睛,紧盯着黑暗的空间,嘲笑的声音围绕着他。他是如此的焦虑,如此担心,不能入眠。
他们身上发生了什么?
莫名其妙的,他期望每件事都能解决,就像魔法石那次一样。这令人提心吊胆的,但是他们会像回顾一场伟大历险一样看待它。好人会胜利,坏家伙被打倒,金妮得救了所有事都恢复正常-这是应该发生的!
它为什么会变成如此可怕的错误?
“罗恩?”一声低低的询问传来,门开了一条缝。“你还醒着吗?”
帕西
“睡不着,”他嘟囔着。他听到他的哥哥在黑暗中迟疑的走过来了,几乎被纳威的箱子绊倒,小心地坐在他的床边。
 “你知道这会好起来的,”过了一会帕西说道。“邓布利多会弄清楚的,你会看到的—魔法部会的。这就是他们的工作。”
 “如果他们不能呢?如果金妮—哈利—”
 他的哥哥紧握住他的手。
 “这会好起来的,”他重复道。
罗恩直起身来,感到了旁边的帕西的紧张,之后帕西僵硬的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他那自负的哥哥的脸色在夜色中显得苍白,再没有了之前的狂妄。完美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他的有些笨拙的野心勃勃的聪明的古板的兄弟。
 “父亲和母亲怎么样了?”他咕噜着问道。

 “不要担心他们,罗恩,”帕西安慰的回道。“他们没事。他们现在和校长一起致力于找到金妮……和哈利……”
“我应该和他们一起。”他说道。
“你现在只能休息,你刚度过了困难的一天。我们一有发现我就叫醒你。”
“你保证?”
“我保证。”
他慢慢的躺了回去。这有点怪但不是完全的不愉快。
“谢谢。”他小声的说道。
“我很抱歉你不觉得你可以对我说…..”
黎明无声无息的迫近了。
也许明天会更好。
他希望。
邓布利多会知道该做什么的……
汤姆用毛巾擦着头发,在这么长的时间以来第一次尝到了滚烫的开水冲过皮肤的滋味。
冷,热。
日记本是虚无的,只有虚无的纸张像笼子一样在各个方向压迫他的感觉,这个冷酷的存在里唯一的变化就是滴下的墨水就像围绕着他的黑色的血液。

他感到一阵狂喜,甚至波特的无礼都不能使他漂浮的情绪沉寂下来。不管如何他有的是时间来解决那个孩子的问题。
现在,他陶醉于活着这件事。
没有人会像他那样对生活的乐趣认识深刻,他很确定这点。他滑进丝绸质地的被单里,为丝滑质感,这触感,他枕头散发的凉意,对自己有个胃还能进食,美味在他的舌头上绽开而愉悦的笑着。
即便像吐司和果酱之类的简单的食物也能让他愉快。
等到事情安顿下来后他需要找个家庭小精灵。平庸的人因魂器回归的恐惧会留一线光明,而他仍会乐意待在阴影里。
阴影总会一直并永远地存在着,他的领土和王国。他终究是个黑魔王啊。
他很好奇自己能不能睡着,为他半个世纪以来第一次活混乱的活跃的意识得到一次暂息。他可以感到所有的身体机能开始恢复了,这是如此之快,他可以感到—饥饿,疼痛,渴,触觉,视觉,口感,味觉。
没有什么比有感觉更好的了。
他嗤笑一声,想到波特拒绝了食物,尽管他承认为男孩理智并深思熟虑的做法感到高兴。
这个孩子曾经没有得到食物就离开吗?他的一部分想否认这点,但另一部分,在密切的观察并研究了对方之后,意识到哈利波特并不是他表面上扮演的黄金男孩。
接下来的一天等待着他的还有一个难题。他会用尽一切办法慢慢的从男孩嘴里问出关于爬说语,索命咒和其他事情的,直到他满意为止。
从现在起,他又可以再次安睡了。
明天又是新的开始。

评论
热度 ( 117 )

© 十一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