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HP翻译 solace in shadow 第二章

 第二章
 哈利疲倦的眨了眨眼,他的头如遭重击。
 他睁开眼,期望见到格兰芬多寝室的深红色的床幔。他很困惑,忽然,他回想起所有糟糕的事情。
 他猛地从床上起来,差点从上面掉下来。不安的扫视房间寻找与里德尔有关的痕迹。他并没有找到,反而发现房间里有个精美的衣橱,一个书橱,和他所在的巨大的床铺。
 他立刻夺门而出,恐惧着,在床头柜上摸索着他的魔杖和眼镜,发现只有后者在那里。他发现他之前匆忙的几乎拧断门把手,他没有期望着能打开,这使他惊讶。
 他步履蹒跚的走着,发现自己在一个通向小楼梯的小平台上。他并没有尝试走廊里的其他三个门,他跑下楼梯,直走向前门。
 他感到希望随着没有受到抵抗而升起了,经过他的逃亡路线他开开门—没有什么了。他不能走得更远。
 这看起来像有一堵不可见的墙挡住了路,当他试图推它时发出呜呜的声音。
 他可以感到歇斯底里情绪的高涨,但他强制自己镇定下来,转过身来,尝试去发现任何离开这房子的路径。这里有窗户或者其他的他可以—
 “你想来点茶吗?”
 他因这可怖的熟悉的丝滑的声音而僵直了,声音又响起了。令人发狂的,他只见到一个人。
 “餐厅,哈利。”声音中带着愉悦“在你右边的那扇门。”
 麻木的,不确信他为什么听从了这个指示,他就这么干了,在门口犹豫了一下,他的肌肉绷紧了。
 里德尔坐在一张相当大的桌子边,报纸在他周围展开着,放着一壶茶和两个放着精美茶碟上的杯子。
 这之后,他瞟了一眼,观察着他的仪表,他的眉毛抬起来,伴随着轻微的朝向茶壶的姿势就好像重复的询问。
 这多么荒谬,而且不知怎的,让他更加心绪不宁。
 “你提供给我茶?”他问道,难以置信的,他发出尴尬的嘶哑的声音。
 “你更喜欢橙汁?”
 “我—”哈利瞪视着,啐了一口。“你不是要杀我吗?”
 “哦,是的。糖果屋的风格。这就是为什么我提供给你粮食,”里德尔冷静的回复到。
 哈利花了一些时间才意识到斯莱特林的继承人是在开玩笑。

之后他眯起眼睛。里德尔冷淡的回应,他的凝视充满了饥渴。
“我为什么在这里?”他紧接着询问道,下意识的接近了桌子。
“哦,这是个很麻烦的问题,哈利,”他懒洋洋的回复到“我个人而言我不知道你父母那时候怎么想的,但是我敢说通常的解释是:当两个人深恋对方时他们—”
“这不是我的意思!”哈利急促的说道,脸刷的变红了。里德尔对他得意的笑了。“为什么我没死?”
“因为你的心脏还在跳动。”
哈利被这个无用的理由所激怒了,他咆哮着。他抓起茶壶,试图把它打碎在另个人的头上。
里德尔快速伸出手去,比一条要攻击的毒蛇更快的,扭住了哈利的手。里德尔将哈利扭过身。砰地将他扔在桌子上,紧紧的抓住他的颈后,手指狠狠的缠绕进他的头发,在茶壶掉下来在地板上摔碎了之前成功地制住了他。
在狠狠的磕在木板上之后,哈利眼冒金星,他的脸被摁在桌子上。里德尔倚在后面,他的嘴唇离哈利的耳朵不到一英寸。
“再试一次我就掰断你所有的手指,”他嘶声道“这只是个警告。”
“回答我的问题!”他回复道,试图挣脱。
里德尔抓得更紧了,他不禁发出痛苦的呜咽。过了一会,握紧的力度再次略微松动了,使他有足够的空间转过身来。尽管在他的位置上只能以一种奇怪的扭曲的斜靠姿势来尽量远离斯莱特林的继承人。
他们互相瞪视着,里德尔彻底放了他,那个年长的后退了一步,目光在移到茶壶上去的时候变得冷酷无情了。
它瞬间恢复如初,回到它所属的地方去。哈利的心狂跳着,他警惕着看着对方。
“发生了什么?”他询问道,恨自己的声音中充满了绝望和失落尽管他尽力了。“金妮,她—”
“金妮小姐的命运不是你该关心的,”里德尔回复道。
哈利吞咽着,不愿接受这一点。但是,有什么告诉他如果他现在继续逼问,那年长的男孩就会直接拒绝回复并反咬一口。罗恩呢?罗恩还在密室里吗?他的朋友遇到了什么?他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你接下来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他问道“这是我该关心的,不是吗?”他急躁的补充道。
“没有礼貌”里德尔责怪道。哈利等待着,研究着对方,试图颤抖的不那么明显。整个事情一团糟!“你在这里是因为我希望你在,这就是你应该知道的全部了。”
不,这真的,真的不是。
“但是接下来你不会杀了我吗?”他猜测着。确实,如果里德尔想做他早就做了。或者至少,这就是他提到的糖果屋的故事所暗示的……除非他一直在撒谎。
“除非你强令我去这么做,”对方漫不经心的回答道,打量着他。斯莱特林的继承人再次镇定了下来,像轻按了开关,可怕的寂静再次降临。
这令人十分不安。
“你不能让我呆在这!”他生气地咆哮道。里德尔再次蹙眉。
“我不能?”他的声音混合着嘲讽和惊讶。“我一定是弄错了,你不能离开是因为缺少努力或者意愿。”
不知不觉的。他再次咽了一口,尝试去思考。
“你什么时候能放我走?”
“乐观的想法,”里德尔嘟囔着。“有趣,你一度使我相信你是个悲观主义者考虑到你问我的第一件事是我会不会杀了你。”
哈利的眼睛睁大了。
这是否意味着瑞里德尔不会放他走,永远的?

“我的意思是,这种情况下我对你来说没有任何用。并且你一定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对吗?”
“你不像你看上去那么愚蠢。”里德尔说道。
“这是个赞扬还是辱骂?”
“你希望我赞美你吗?”这个斯莱特林充满愉悦的说。
“不。”哈利啐了一口。“相信我,我最不想的就是接近你这个讨厌的绑架犯!”绑架,他被绑架了。他的喉咙发出笑声。“有人会找到你的”他说道,双拳紧握。“邓布利多会的。”
里德尔笑了,一个扭曲的笑容。
“如果这帮助你夜里入眠,”这就是他说的全部了。
“他会的!”
“你试图说服我们俩中的谁呢?”
哈利接近痛苦的叫着,因为愤怒比屈服于他感到的能够撕裂他的恐惧要好。
“为什么是我?”他的声音再次充满了疲惫,带有尴尬的轻微歇斯底里的色彩。里德尔审视着他,靠在椅背上,完全放松的,沉默了一段时间,研究着他。
“这是如何做到的,”斯莱特林的继承人开始说,眼睛逗留在他的脸上。“一个婴儿仅留下了一道伤疤就成功逃脱的同时伏地魔的力量被摧毁了。”
哈利的心沉下去了。这意味着什么?
“我不知道。”
“现在过来,告诉我,然后我们可以更好的做到这一点。”里德尔劝诱道。
“我不知道!”哈利重复道。“实话。”
哈利见对方从口袋里拿出他的凤凰羽的魔杖,在指尖转动着它。
“这个咒语,”里德尔以一种训话的语气说道。“这将会允许我打开你的思想然后得到你的任何一个记忆和内心深处的思想。这叫做读心术。我被告知这么做是残忍的,但是—”
“我不知道!”哈利再次重复道,绝望的,接近大喊。魔杖指向他。“我不知道,汤姆!我—邓布利多认为这是我母亲的爱!”
魔杖再次放下了,但是对方脸上没有出现笑容。
“你怎么认为,哈利?”
“我不知道,”他再次说道,期望里德尔不会尝试阅读他的思想或者再次问他这个问题。他真的能这么做吗?哈利的嘴干了。“为什么你会关心?伏地魔是你之后的事情。”
“伏地魔‘”汤姆回过身来,眼睛好似燃烧的盯着他。“是我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他再次轻抖魔杖,在他们之间的空中勾画出火焰般的字迹。
汤姆马沃罗里德尔
我是伏地魔
哈利瞪大了眼睛,他的体内不适如海浪一般袭来,他的思想冻结了。伏地魔?汤姆里德尔是伏地魔?一个混血是纯血的捍卫者?
“不。”他轻声说道,摇了摇头。“你—你不可能是。”
“当然你不认为我,斯莱特林的继承人,会保留着我的污秽的的麻瓜父亲的姓名。他什么也不是。”里德尔冷冷的讥笑道“不,我给自己取了一个新的名字,一个我知道当我有一天成为世上最伟大的巫师时巫师们会害怕说出口的名字,”
“你不是。”哈利一字一句地说。
“不是什么?”里德尔听起来被逗乐了。
“世上最伟大的巫师。很抱歉让你不高兴了,但是阿不思邓布利多是世上最伟大的巫师!”
“但是现在,我在他的鼻子底下偷走了珍贵的幸存者,并且他为此不能做些什么。”

“那这是怎么回事?”哈利喊道“我只是有些—擦—你利用我来对付邓布利多?
“如果我真的想利用你这么做我可以简单的杀死你来达到同样的作用。”里德尔说道“用用你的大脑,我知道在你鸟巢一般的头发下一定有一个的。”
哈利自动的试图理顺他的头发,同时凝视着他。
“我会阻止你,”他坚定地允诺道。
里德尔笑了。几近温和的。
“你会怎么做呢?你在密室里有一次机会,但你失败了。”
哈利吞了口苦水,眼睛望向别处,在感到里德尔的接近时身体僵硬了。里德尔的手指从滑到他的下颌使他的脸倾斜过来,尽管他试图挺起下巴。
“放松,”对方轻声说道“你一开始就不应该期望打倒我,这是一个傻事,并且是一个你不应该承担的任务。你只是个孩子。”
“我不是个孩子!”他愤怒地嘶嘶道。
“是的,你是。”里德尔静静地说“你是一个肩负着世界重担的十二岁男孩,这不公平。”
哈利再次紧张了起来,期望能跟上斯莱特林的继承人的情绪变化。
“生活本来就不公平”他说道。里德尔笑了,不是特别愉悦的。
“确实。”
对方观察了他一会,在哈利思绪飘远前发出一种深思熟虑的声音。
“去把自己弄干净换上衣服。你的实力太差了。我需要做一些工作。”
哈利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对方再次走到他的椅子那里,坐下,再次把报纸和各种纸张拉到他自己面前。
“我们在哪里?”他问道“这是你的房子吗?”
“浴室是顶楼楼梯间的第一个门。”这是他得到的唯一的回答“柜子里应该有适合你的新衣服。如果你希望他们缩小到更好的尺寸时来找我。”
哈利目瞪口呆。这真的是伏地魔?这太奇怪了!大量的折磨和谋杀企图在哪里?他感到十分困惑,手忙脚乱。
他不知道该怎么与这个男孩相处,这太恐怖了。
“你为什么这样?”他问道,哽咽着。“你——”
里德尔是一个怪物,看看他对金妮做了些什么!不过她到底发生了些什么?她不可能死了,这可能吗?他再次感到更恶心了。
视线再次扫过,充满了更切实的威胁和阴影。
“我期望你听从我的命令。去做这,然后我们之间就不会有什么问题。”
片刻后哈利转过身,双肩无助的萎靡着,在身后静静地关上了门。他真的很脏,他的长袍上覆盖着密室的污垢。
这真的很不对劲。

他会探索房子外面的布局来计划逃跑。
里德尔总有疏忽的时候。
他不得不。
--------------------------------------------------------------------------------
汤姆好奇的盯着门关上,他的兴趣比以往更大的被激起了。
大部分男孩会在听到一个申明与他们最大的敌人的化身被困在一间屋子内这件事之后逃跑。而哈利只是努力争取得到答案并且否认他。
这是完全不同寻常的。
他会对这蔑视做些什么,但是这需要时间。
他将会缓缓的哄骗活下来的男孩转变为黑暗一方最完美的战士。真是令人心碎的讽刺。
并且,哈利拥有天赋,尽管被隐藏在格兰芬多的垃圾中和光明一方的污秽的理想下了。他确实有责任帮助年轻的挖掘他的潜力吗?他之前从未有过学生,但是完全的影响一个人这个主意对他来说很有趣。
如果这不行的话,他总可以杀了这孩子,就像他原本打算在密室里做的那样。
同时,哈利身上还有未解之谜。母亲的爱?这是不可理喻的。很多母亲都会为孩子而死,仅仅这个不能提供足够的保护来抵抗索命咒。
不,哈利身上还有些别的。
他会在这之后找出它。
他拥有这个孩子,并且这个男孩不会跑掉,他会有全部的时间和机会来随他高兴的进行试验并且测试这名十二岁的男孩。
他发出一声愉悦的哼声。
他总是喜欢收集战利品,并且这确实是个特别的战利品。这个男孩用某种方法打败了她,或者是他的一个变体,不论如何。
他可以做的事是无穷无尽的。
从现在开始,他们需要蛰伏起来直到整个密室事件所造成的灾难平息下来。
他不能让邓布利多强令他把战利品换回去,他能吗?
他仔细的听了屋子里的声音一会。
“窗子也被监控了。”片刻他大声喊道。
一阵急促的哗啦声传来,好像有什么掉地上了。
轻笑了一声,他开始转向他的工作。
他还有许多事要做。

评论 ( 4 )
热度 ( 128 )

© 十一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