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HP翻译 Solace in Shadow 第一章 已授权

第一章
 密室里,汤姆里德尔靠在斯莱特林的雕像上,抱着胳膊,冷静的看着金妮在他面前抽泣。 她变得惊人的苍白,从来到这里以后她就只是哭,沉默的泪水从她的眼里滚落下来,与此同时她的生命流入他的里面。 他感到力量和活力的感觉开始回归,发出一声愉悦的低吟。寒意隐隐约约的从他背靠的光滑的石雕上传来。它们从来没有令人感到如此愉悦。 他的神经好似在燃烧,如此敏感,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他第一次以自己的意志来触摸和感觉。 “求你了。。。。。。”她的轻语打破了这份沉寂,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她的第一句充满紧张的话语“汤姆。请让我走吧。” “让你走?”他皱眉“我已经说过我不能这么做,金妮。来吧,我们难道不是朋友吗?朋友互帮互助,而且你难道不期望能帮到我吗? “我-我不”她突然又开始哭泣“我不想死!” “没有人想,亲爱的,”他睿智的回复“但这并不意味着你不会。” 沉默又开始了,他好奇的看着她,他的小金妮。 她是个惹人烦的孩子,爱发牢骚需要安慰,简单并为获得认同而感到绝望。说实话,他善良的给予了她这些。不过,这并不要紧。 最终,她对他而言唯一的价值就是成为钓大鱼用的饵。 韦斯莱小姐告诉了他好多关于伟大的哈利波特的事,这激起了他的兴趣。活下来的男孩,死咒下的存活者,一个传奇。
他是如此的渴望见到完成这些事的孩子是哪一种类型的。毕竟,他很难忽略他们之间的相似之处都是混血,被不了解他们正确地位的麻瓜抚养长大的孤儿,爬说嘴。他们甚至相貌也有几分相似之处。
这很有意思。。。。。。
 他迫不及待的想见到男孩来证实这些事的真实性。
 “我很害怕,汤姆,”金妮的声音更弱了,就好像说话用尽了她所有的力气,来乞求慰藉。
 她合上了她的眼睛,她的眼里蕴含着美味的恐惧。
 他能听到她的声音中带着恐惧,并享受它。她真的很年轻。
 他不理会她,开始失去耐心。他已经倾听她的可怜的烦恼一整年,他并不认为现在他有义务去这么做。
 他转过身去,打量着密室,思索着什么时候奇迹男孩才会出现。沉默加剧了的同时他的力量也逐渐地增强。
 他现在几近实体,只是在边缘有一点模糊。
 “哈利会阻止你的,”她轻声说道。他再次回头,敏锐的观察到她最终屈服了,失去了意识。
 现在唯一能做的事就是等待。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哈利站在长长的光线暗淡的密室的尽头。高耸的石柱上缠绕着更多的石雕巨蟒,一直上升,消失在黑暗里的天花板中。奇怪的暗绿色充满着这个地方。哈利站立着,听着那令人发寒的沉寂,心跳飞快。蛇怪可能潜藏在柱子后那阴暗的角落里吗?金妮在哪里?
  他拉出魔杖,在雕刻着蟒蛇的柱子间慢慢前进,每一步声都在墙间引起回响。这里太安静了,令人害怕。
  他还是眯着双眼,随时准备着一有动静就闭上眼睛。那些石蛇空洞的眼窝似乎总在侦察着他的一举一动。不止一次,伴随着腹部的抽动,他认为自己看到了轻微的移动,害怕那是蛇怪。当他来到最后一对柱子时,一座与石室等高的雕塑跳入他的视线。雕塑紧靠后墙耸立着。
 哈利得伸长脖子才能看到上面那张巨大的脸:它已经相当古老了,像是猴子,稀稀疏疏的长胡须直垂到及它的袍底,两条灰色的腿站立在石室光滑的地板上。 
 萨拉查斯莱特林
 不知怎么的,他本期望看到蛇脸的男人。
 在两腿间,躺着一位有着火红色头发的女孩。
 “金妮!”哈利低沉地喊着,朝她冲去,跪在旁边。“金妮!不要死啊!求你别死!”
 他把魔杖扔在一旁,无暇顾及。如果她死了……她不可能死的。他扶着金妮的肩膀,把她转过身来。她的脸就如大理石一般苍白、冰冷,但她是闭着眼睛的,所以她没有被石化。但是,她肯定是……
 “金妮,求你醒醒。”哈利绝望地低呼着,不断地摇着她,金妮的脑袋却只是毫无希望地晃来晃去。
 “她不会醒的。”一个温柔的声音传来。
 哈利吓了一跳,转身一看。
 一位身材高大,黑发的男孩正斜倚在最近的一根柱子上看着他。他的边缘看起来异常模糊,就像哈利是透过毛玻璃看他的一样。
 “汤姆——汤姆里德尔?”
 里德尔点点头,依旧盯着哈利的脸。
 “你这是什么意思,她不会醒?”哈利绝望地问。“她没——她没——?”
 “她还活着,”里德尔说,“但也仅此而已。”
 感谢上帝,金妮她还……当他注视着另个一男孩时一种奇怪的感觉充满了他的胸膛。
 哈利注视着他,五十年前瑞德就已经离开了霍格瓦茨了。但现在他站在这里,奇妙,朦胧的光笼罩着他,绝不大于十六岁的样子。
 但这可能吗?
 “ 你是鬼魂?“哈利不确定地问。毫无疑问,里德尔几近实体。
 “ 是记忆,”里德尔平静地说着,“存在日记里已经五十年了。”
 他指着雕像巨大脚趾旁边的地板,确实,笔记本躺在那里,看起来无害。哈利吞咽着口水,他的困惑随着令人震惊的认知而来。
 紧接着,哈利想知道它怎么会到了这里——但,还有更紧迫的问题需要处理。
 “你来帮我吗,汤姆?”哈利他说道,再次托起金妮的脑袋,克服着重量,在他的指尖红色的头发如同流淌着的血液一般。“我们得把她带走,这里有蛇怪……我不清楚它在哪里,但它随时会来的。请帮帮我!”
 里德尔没动,哈利冒着汗,试着把她从地上扶起来,然后又弯下腰去捡他的魔杖。但魔杖不见了。
 “你有没有看到——?”
 他抬起头,里德尔依然望着他——哈利的魔杖在他修长的指间旋转着。一种很糟糕的想法浮现在了他的脑海,但他不愿相信。所以他伸出手期望着拿回它。
 一丝微笑浮上了里德尔的嘴角。他继续凝视着哈利,悠闲的转着魔杖。哈利在他强烈的凝视下颤抖着。
 “听着,”哈利急切地喊,两膝被金妮压得往下沉。“我们得走了!如果蛇怪来了……”
 “除非有人唤它,否则,它不会来的。”里德尔平静地说道。
  他感到嘴里发苦,他轻轻把金妮重新放回地面,他无法这样扶着她了。
  “你是什么意思?”他缓慢地说道,“来,把魔杖还给我,我可能用得着。”
 笑容加大了,更加危险的。
  “你用不着它了。”他笑着。
   哈利瞪着他。
  “你说什么?我用不着——?”

 
 "哈利-波特,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了。"里德尔说着,"等着与你相见的机会,与你交谈。"
 “我想你还是不明白”,哈利咬紧牙关的回应道“我们是在秘室里。我们可以以后再谈。里德尔脸上的表情变换着最终形成一个得意的笑容。
 “当然”,汤姆点头确认“你是对的。这不是进行对话的合适的地方,原谅我吧。”
 哈利没有期望这奏效。
 “不,这没什么,”他再次说道,试图使自己的声音变得更加坚定“所以—所以你之后会和我一起帮助金妮吗?”他询问道,不抱期望的。
 “我不这么认为,哈利。”里德尔答道,站在他面前,脸上充满了渴望的表情。
 这表情好似某些肉食动物刚刚找到了下一顿食物一般。哈利僵硬了,感到年长的男孩围绕他们走着。
 “瞧,随着可怜的金妮变弱而我变的更强。”就好像为了重申这一点,他的手指拂过哈利的头发,轻拽着它们,力度仅仅低于更加痛苦的拉扯。
 哈利怒不可遏。
 “你就是她变成这样的原因?”他可以感到恐惧膨胀着。
 “聪明的男孩”,他赞美的同时带着轻蔑。哈里糟糕的感到骄傲的轻微刺痒感。之前没有人赞美过他,没有。
 德思礼家从来没有。而赫敏又是那么聪明。他在想些什么呢?
 这里有什么完全错了!
 “你是斯莱特林的继承人,”他意识到,事情开始在他的脑海里联系起来,但是太晚了。他诬陷了海格,而且,金妮……他对金妮做了些什么?
 “很高兴认识你,”汤姆圆滑的回答道。
 
 轻微的碰触围绕着他的手指,冰冷的,并不是那么真实,但是它们是相同的。更强了。里德尔变得更强了。
 他要怎样阻止他?除了杀死金妮?他的眼睛绝望地闪动着,试图找到方法。一段记忆,在日记本中保存了五十年的一段记忆……
 
 “日记本—”他冲向它,只是他的腿突然的倒下了,来自从他的魔杖里飞来的咒语。
 他痛苦地嘶叫着,感到他的膝盖碎了。他仰面在金妮旁边躺着。试图起来。里德尔看着他挣脱了魔咒,在魔咒消失的同时又补上一个,就像一种糟糕的循环,周而复始。
 “啊,不要这么做,哈利,”里德尔责怪道,发出一阵糟糕的高昂的冷酷的大笑。哈利感到毛骨悚然。
 他从来没有如此的恐惧,如此的脆弱,如此的绝望。“这次不会有人死的,并且所有被石化的人们……”
 “哦,你这傻孩子,“里德尔轻语道,向他的脸投去一瞥。
 “我没有告诉你吗?杀死泥巴种对我而言已经无关紧要了。在最近的几个月里,我的新目标就是—你。”
 哈利惊呆了。这多么明显,不是吗?
 “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他轻声说道,在冷静了下来前。“如果你要杀我,请继续吧。但是要放走金妮—你,你可以用我来代替!”他提议道。
 里德尔审视着他,眼里发出光芒。
 “真的吗?”他问道。哈利咽了口口水。
 “是的。”
 “真是个小英雄,不是吗。”里德尔说道,头偏向一边,笑了。他绷紧了下巴。
 “我们成交?只是……你可以对我做你想做的任何事。你想要的是我。只是—只是请让金妮走!”
 “这听上去很合理,”汤姆轻声说道。哈利盯着他,他的心提了起来,他屏气凝神。“但是,当然,不。我已经得到你了,这毫无疑问。”
 魔杖现在又指向了他,哈利拒绝退缩,迎着那锐利的目光。他不想就这么死去,在地板上,没有魔杖用来战斗。
 “那么杀了我吧。”他说道。里德尔眼睛如同钻石般闪耀,冰冷坚硬的。
 “我会的”他轻声说道“但是这样一来我们就不能交谈了,不是吗?而你说过我们可以的。”
 哈利的眼睛因恐惧而睁大了。
 “什么—”
 “昏昏倒地”
 世界从此黑暗。

评论 ( 13 )
热度 ( 232 )

© 十一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