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Solace in Shadows 第二十三章

汤姆再次回到了房子里。哈利看了他一眼。
他不愿承认在他发现对方不见之后,他忍住不睡就是为了等他回来。他也不会把这称作“等待”,这听起来就像是小狗或者家庭主妇会做的一样(老实说,这两种想法都让他感到不安)。
不,如果一定要说的话,他等他只是因为如果对方死了,他就会烂在这里,永远无法离去。他大概会疯掉的。
尽管如此,在他真正见到对方时,他还是做出了双重打算。他看到了一条狗。那条狗又大又黑又毛绒。他默默的皱起了眉头。
“你有一条狗。”他说,做到了沙发上。
“而你应该在床上,”汤姆扬起眉头,说道。
“你有一条狗。”
“波特,你都说了一遍了。确凿无疑,睡眠不足已经拉低了你那点儿智商。”
哈利皱起了眉头,但他仍然走近几步,打量着狗。他注意到汤姆握的狗脖子更使劲了。
“小心,他 - ”他开始说道。
哈利跪了下去,轻轻拍打着、抚摸着它,它快乐地呜咽起来。它嗅着他,推搡这他。他感到自己笑得合不拢嘴。
“它太可爱了!你从哪里得到它的?它是给我的吗?我可以养着它吗?我能养它,是不是?”
汤姆盯着它,眯起了眼。
“它想咬我。”
“真是条好狗!” 哈利嘲讽着说,越发的喜欢上这条狗了。它调皮的舔着他,看起来很可爱。 “显然它对同伴有很好的品味。它看起来很喜欢我。”
“确实,”里德尔简短地低声说。“试着训练它不要朝我又咬又叫......我猜你不会想让我把它放倒的。”
哈利迅速抬起头来看着他,他绷紧了肩膀,双手紧抓着狗的皮毛。
“它也许只是自我防卫,你不能为此而讨厌它,”他平静地说,声音略微上扬。汤姆克制住翻白眼的念头,因为未来的君主才不会做这种事呢。。
“我会反击,给这个该死的东西带上笼头。这也是自我防卫。”
狗发出低沉的咆哮。里德尔狠狠地盯着它看。哈利回过头去抚摸,试图安慰它。
 “他叫什么?或者她叫什么?
“他,他连名字都没有—它叫杂种。”
“我能给他命名吗?”他怀揣着希望问道。
“如果你想的话。那可是你的狗,我才没有兴趣去养那玩意儿。”
哈利突然间哽咽了。他一直想要一条宠物狗,它们友善—是人类最好的朋友之类的。而汤姆给了他一条。他失去了海德薇,但他也得到了条狗。两者之间存在着关联,他很容易觉察到这一点。尽管海德薇的死都是里德尔一手造成的,但无论如何,他还是露出了一丝微笑。这可能是年轻的黑魔王给出的最接近道歉的事情。
“谢谢,”他喃喃道。
“我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里德尔回复道,语气有些太平淡了。
“我能把笼头拿下来吗吗?”过了一会儿他问。汤姆默默地走近了,跪在他旁边。那条狗在他们之间,把它的肚子朝向哈利。里德尔的头向那边偏了偏,他伸出手来,手指滑过狗的皮毛。它竖起了颈毛,但它最终还是没有动弹。
“再过一两天吧。” 经过一番考虑,他说。“等这个杂种安顿下来。”
“你不能叫它杂种。你从哪里得到它的?”
“那你打算叫它什么?”汤姆问,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这是只公狗,是吧?”
“我不是养狗方面的专家。反正我是这样认为的。”
哈利打量起它来,生平中第一次感到这样满足—说实话,这种想法让他有些恐惧。他不该适应环境,他不该在囹吾中感到一丝幸福。这是不对的。
里德尔本应非黑即白。他该折磨他,这样他就能打到他然后逃跑了。现在一切都变得乱七八糟。在夜晚,炉火缓缓地燃烧着,他吃得饱饱的,他坐在斯莱特林旁边,一只大狗趴在他的膝盖上。
他吞咽了一下,陷入沉思。
好吧,既然他用魔法史书里的名字命名了海德薇。那他就该好好挑一下狗的名字。他润湿了一下嘴唇。
不能叫莱西,那听上去土爆了,而且这条狗是黑色的。出于同样的原因,他排除了斯诺伊(snowy),丁丁的狗也叫这个名字—无论如何他还想取一个独特的。他差一点要叫它“毛茸茸”来纪念海格了。或者根据五大系列叫它蒂米?*Famous Five Series 一系列儿童读物,讲述了朱利安、迪克、安妮、乔治四兄妹和一只叫做蒂米的大狗的侦探冒险故事。
“蒂米,”他喃喃道。里德尔笑话他。
“哦,不,不,你不能叫我家的任何一只狗为蒂米。”
“为什么不行?这可是个好名字。”
“根据一本麻瓜儿童书吗!”
“你意识到这暗示着你看过?”哈利回过神来,他抬起眉头。“你对这个名字的厌恶不能阻止我命名它叫蒂米。”
“蒂米是一个糟糕的名字。你该选一些更好听、原创的名字。这简直和托托一样糟糕。”
“好吧,既然你这么擅长给狗取名字,你觉得它该叫什么?” 哈利咬了下嘴唇,翻了个白眼。“不管怎么样,这都是我的狗。如果你能给它命名的话,你会叫它巴甫洛夫。”
里德尔面无表情。
“为什么我会称它为巴甫洛夫?”
哈利眨了眨眼。
“......你不知道吗,巴甫洛夫的狗?那个条件反射实验?我想你被困在日记中太长时间了。汤姆,你该与时俱进,这可能会派上用场。”
里德尔阴测测的看着他。
“小天狼星”。
狗抬起了头。哈利停了下来,看着它。
“小天狼星?” 他重复了一遍,思考着。“那个犬星?”
“是的,”汤姆肯定了这点,他的眼神有些奇怪。哈利打量了一下狗。
“你喜欢小天狼星吗,男孩?”
它再次蹭了蹭他的胳膊,用爪子扒拉了一下笼头。接着,他就追着自己的尾巴玩儿去了。他没海德薇聪明—但他怀疑不会有别的动物比它更聪明了。
那就叫小天狼星好了。
“好吧,那就小天狼星吧。虽然说我更喜欢叫蒂米。”
“你才不能叫它蒂米。”汤姆仔细打量起那条狗。天狼星还在追着他的尾巴。笑容从哈利的脸上淡去。
“怎么了?”他平淡地问道。这不对劲。里德尔摇了摇头。
“没什么。”
“这有问题。”
“带着你的狗去睡觉吧。希望他不会和同名的人一样糟糕。”
“......谁和它同名?”哈利问,突然感到很紧张。汤姆直起身子,低头看着他。他的眼中透露出丝丝黑暗,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是天狼星布莱克哦,他可是个杀人狂,他杀了12个麻瓜,背叛了你父母,投靠了伏地魔。他最近从阿兹卡班逃出来了,我难道没有告诉你吗?整个报纸版面上都是。”哈利突然感到不适。他嘴里发苦,面无人色。
“去你的,还不如叫蒂米呢。”他咆哮着,握紧了拳头。“天狼星真是一个糟糕的名字!蒂姆,来这边。” 他拍了拍它的腿,试图让狗跟他走。他绷紧了下巴,无视里德尔。
“哈利,晚安!” 黑魔王喊。
哈利皱起了眉头,没有回答他。
狗跟了上去。
他之前有说过满足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小天狼星不知道如何是好。
他是找到了哈利,但是...他感到十分迷茫。他不能让这个男孩和那人独处,难以置信,那居然是伏地魔。但是,很显然他是。他本期望着在一个破旧的囚笼中找到哈利,这样他就能立刻把他救出来。一切都会发展的很顺利。他会弥补自己的缺席,他们也许能组成一个家庭的。
但是他什么也做不了。
他看到了汤姆看待他的那种眼神,充满怀疑的、老谋深算的眼神。他百分百确信黑魔王发现了他的与众不同之处。
他要全神贯注的去扮演一条狗,这样他就可以近距离的保护哈利...但是,作为一条宠物狗他也做不了什么。
但是聊胜于无嘛。
他必须找个办法揭示他自己,这样子他就能找到逃离这里的办法...但是,他看到了里德尔给哈利介绍他时,哈利脸上恐惧的表情了。
他很怀疑自己还有解释的机会吗。更糟糕的是,他的教子对他一点都不了解,如果他在他面前变身的话,哈利更有可能会大声尖叫,把里德尔找来。
他躺在哈利的床上,出于防护,蜷缩在他的身边。
他看上去与詹姆斯多么的像啊。他真想大哭一场。但是那双祖母绿的眼睛,那是莉莉的眼睛。他是可以假装什么都没发生,但是后果哈利承受不了。他需要有人来照顾他,尽管詹姆斯和莉莉的孩子与伏地魔之间存在着出人意料的奇怪的张力,他还是怀疑汤姆会不会真的去保护他。
伏地魔为什么要把他送给哈利?为了感化他吗?这有可能。
这男孩在各个方面都几近完美。看起来计划进行的很顺利。
他只想摘掉笼头,这样他就能在他做噩梦时舔他,用鼻头蹭蹭他了。
门开了。他瞪大了眼睛,抬起了头,眼睛盯着门口。
是伏地魔。
黑魔王向他招了招手,这让他万分紧张。
他发出低沉的嘶吼,像狗一样把脑袋埋在哈利胸前,尾巴蜷曲着。
“小天狼星,你不想在他面前暴露自己吧,是吗?”
见鬼。
他试图忽略这点,因为他无处可逃。他轻轻的从床上跳下来,跟了上去。在他身后,伏地魔默默关上了哈利的屋门。
“变回去。”他命令着。他能装成一个食死徒吗?
他没有变身,只是望着这位黑巫师。“我说变回去。”伏地魔冷酷地命令道。“我不喜欢重复。别试探我,狗杂种。”
他变了回去,笼头滑落下来。下一秒钟,他的咽喉被一根魔杖抵住了。
“开始解释吧。你的反应出卖了你。别告诉我你是个食死徒,我知道你没有被标记,更何况斯内普永远不会允许任何他所知道的背叛过...莉莉的人待在他的房子里。”
他开始了陈述。
汤姆没有移动视线,在对方讲述的同时,他恶毒地搜索着他的大脑。他才不在乎会不会造成疼痛。他的大脑防御术相当不错,但是就像切黄油一般,他暴力的撕开了它。
好吧,事态变得有趣起来。他得确信这个男人既不会把哈利夺走,也不会对哈利造成什么坏影响。他可不能怂恿哈利走向光明那方,但是...
“把你的左臂抬起来。”
“你不能标记我。”男人咆哮着说,就像狗一样。汤姆扬起了眉毛。“我才不是叛徒!我鄙视你,你这个神经病,你会被打败的!邓布利多会—”
“哦,那我一定是搞错了,你不想照顾哈利了吗。可是从你先前的叙述中,你是如此的依恋这个男孩。”
这位前囚犯一动不动,他咬紧牙关,浑身发青。他的喉咙颤抖着。汤姆知道他会做什么—这只是又一个例子,这阐述了为什么情感和关怀是一个人所能犯的最大的错误,是个糟糕的弱点罢了。
哈利就是个珍宝。在短短的一小时里面,他就获得了两位保镖和更精确的安保系统。他就知道留着这个男孩是个好主意。
布莱克抬起了他的胳膊。
他当然会为了他做好的朋友的儿子这么做。
“尸骨再现。”
男人痛叫出声,他跪了下去,紧紧抓住他那还在冒烟的左臂。与此同时,汤姆施放了一个消音咒。布莱克最终停止了呻吟,他恨恨的看着他,一种无言的憎恨。
实话说吗,他才不在乎。他不在乎布莱克喜不喜欢他,只要他服从于他,完成他活下去的使命—服务,就够了。
“你要完全听命于我,这样你就能在他身边待下去。你不能在他面前暴露自己。你就是他的狗,你要保护他。别试图帮他逃跑,他可是发过誓了。如果你让我不高兴了,我就阉了你并将你的过错归咎于他身上。我说得够清楚吗?”
这没有丝毫回旋的余地。他不情愿的点了点头,气的脸色发青,肩膀颤抖。
“很好。变回去吧,现在去睡觉。你别想企图什么。现在,比起你来,哈利更亲近我。特别是他还不知道布莱克身上的真相,他认为他是个叛徒,因为他的父母死了。”
那个杂种再次进到屋子里去了。
总而言之,这是个美好的一天。事情进展的很顺利。
很快,在他准备完成后,他就能让男孩见见老朋友了。
布莱克真的以为他没发现吗?他对那个名字的反应就暴露了他自己。他之前还不是很确定,他只是随口一说罢了...他还能说什么?他的直觉完美无瑕。
当然了,西里弗斯理应受到惩罚,因他试图在他面前保密。
但也许这更加契合他目前针对哈利的计划。
还剩一个星期。

 

评论 ( 7 )
热度 ( 83 )

© 十一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