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Solace in Shadows 第二十二章

西弗勒斯·斯内普真的很讨厌今年夏天他家门铃总响起来没完。

这并不是他不想要美好的陪伴,但美好的陪伴总是很稀缺。并且,他也很享受孤独与宁静。

这个夏天,他和这个杂种住在一起,发生了那么多事,使得他迫切需要着的假期泡了汤。按照这个速度,他就要变回他一年级时的那个傻瓜,那个鼻涕精,那个没有时间休息的学生时光。

大概不会是波特在门后吧。

夏末将至,还没有人找得到这个男孩。

这看起来不太妙......不是他关心这个孩子......但是......好吧......谁知道莉莉的孩子在黑魔王手下遭遇了些了什么?甚至他还活着吗?

他向他大概还活着,因为他传递出了口信。黑魔王正在紧跟波特的调查不放,然而......

他应该去开门。也许有新消息了。很好,一个能把那个杂种踢出去的借口。

一个青少年在门外。

如果他不够谨慎的话,他就会冷笑着问年轻人他在做什么,他会告诉他敲错了门。

什么阻止了他。

谢天谢地。

“啊,西弗勒斯......我可以进来吗?”

从语气上来看这都不是问句。他仔细打量着这位青少年。

“...我认识你吗?”

“卢修斯没有提到过我吗?”

他的笑容如同玻璃碎片一般锋利。他这种微笑没有使他困扰—但眼神做到了。冷酷无情的,甚至比他自己的更加冰冷、危险的眼神。他轻易地就控制住了自己的表情不变。

“...我的主人?”

“很好,西弗勒斯。亲爱的,行行好,烧壶水。”

黑魔王迅速进入了他的房子。他默默地关上了门,想知道伏地魔在什么情况下才会叫别人“亲爱的”。他希望布莱克能够呆在楼上藏起来,要是以狗的形式存在就更好不过了。

他心里七上八下。黑魔王随意地在他的房子里闲逛打量,他烧上了水。他的手很稳,动作流畅。他不确定他是否应该问男人......男孩......想要什么。最后他认为最好让他的“主人”先开口。除非...

“我的主人,你的茶里加什么?”

这真荒谬。或许他已经死了,他已经去了地狱。

“加糖,不加奶。”

他试图猜测该加多少糖合适,但是黑魔王没特别说明。加多了总比加少了好点。他把茶杯放在桌子上,发出叮当的脆音。他坐到了对面。

他确实看起来像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大概十九岁左右,甚至可能还不到十九岁。

斯内普嘬了一口茶,他故意放慢速度。黑魔王面无表情地审视着他。沉默加剧了。他应该说点什么吗?

“你和邓布利多很熟,是吗?”过了一会儿,对方开始说道。西里弗斯没有把杯子握得更紧而是仔细地将它放到了碟子上。

“这很合理,我的主人。你消失后—”

“— 别找借口,你是魔药大师,我猜你有吐真剂。”

胆汁涌上他的喉咙。

“是的,我的主人。”

“为我取来。”

他顺从地站了起来,他不知道除此以外他还能做些什么—也许,他该撒谎说他现在没有货的。但是,他只能表现出忠诚。

他上了楼,布莱克看了他一眼,眼睛瞪大了

“那是谁?”他做出口型问。斯内普举起左臂示意,那个杂种变得面无人色。“伏地魔?”他惊恐地问。他迅捷地点了点头,下巴缩紧了。在压力和紧张作用下,他的嘴巴抿成一道白线。他不想知道布莱克想说些什么,只希望他不会做傻事。

他带着吐真剂回来了,把它放在他们之间的桌子上,他再次拿起了茶杯。

“等一下。”他僵住了,黑魔王打开了瓶子,倒了三滴进去。他一直盯着自己。“喝了。”

他感到恶心。

他喝了。
“你更忠于谁,邓布利多还是我?”

“我忠于莉莉。”他不受控制的说道,他讨厌这点,感觉好像他被冻结了。他的手攥紧了他的魔杖,下一秒黑魔王就将魔杖压在他的喉咙上......不......这不是他的魔杖。这是波特的魔杖?!

“丽丽?”眼神黑暗而迫切。“莉莉是谁?”

“莉莉·伊万斯......”

“莉莉·伊万斯是谁?”

但这个问题没有意义啊?黑魔王不是知道吗?“

“一个女孩。”

“我懂了,”他说“我认识她吗?”

 “我杀了很多人,她是谁,我杀她干什么?”

他感到厌恶在他的血液中沸腾着,他更困惑了。

“莉莉·波特,”他说,就像是解释了一切。黑魔王歪着头,露出了理解的表情,他接着说道。

“她的儿子在我手上。”

他什么也没说,心脏在胸腔中狂跳不已,他仍握紧了魔杖。这是真的吗?“她的儿子......并没有受到伤害,我认为你希望这仍然如此?”

他的血液凝结了。

“...是的,我的主人。”

“那么你会照我告诉你的那样做,而他会承受你背叛或不服从的后果。”斯内普感到一切都崩溃了,他蔑视这一点。他所有的努力都付之一炬......他就不该用吐真剂......这本不该发生。波特还是个孩子!不管他的父亲是什么人,他都不该遭受这种折磨。

“是的,我的主人。”他的声音几乎听不到了。

“告诉我你所知道的凤凰社的一切以及他们的计划。”

***

说真的,汤姆没有预料到这次事件的转变......但是......好吧......西弗勒斯·斯内普表现的太平静了,如果他要把哈利托付给他的话,那么就要采取所有必要的预防措施,并且还要做得更多。

他靠在椅子上,他很自信能抵挡住这名男子的袭击。

“冷静下来,西弗勒斯,”他完成时他几乎耿耿于怀。“我现在不会杀你的,我认为你还存在着价值。你很有用,这就是为什么我来找你。”

“我的主人,你需要任何东西的话......”他低声说。他不得不承认斯内普令人印象深刻,他并没有做出乞求或者趴在他身上之类毫无尊严的举动。事实上,这让他有点想起了哈利。他们具有同样的意志—尽管他确信波特会讨厌把他和这位进行比较。他很轻松的就弄明白了为什么对方熟知莉莉·伊万斯,尽管他不明白到底有多少感情在其间,他见到过这种情况。

“我会偶尔把波特半还给光明的一方,为什么这样的安排不需要你关心。他每周会有几天的时间去看他的老朋友,然后会在晚上7点回到我身边。我需要你确保这一切发生,并且你要看着他,你肯定已经熟悉了他那陷入困境的习惯。“

“是的,我的主人。”

他能说这不是斯内普所期望看到的; 但他也从不关心别人的期望,他只在乎他自己。

“你也会把光明一方的消息告诉我,在他们开会之前你就通知我,我会告诉你该汇报些什么,你明白吗?”
“是的,我的主人。”

“你要立下魔誓。”

“...是的,我的主人。”

“很好,我很高兴我们达成了一致。”他再次笑了起来,享受着这位令人尊敬的魔药大师所散发出的紧张气息。“除了这项特殊任务,你以前干什么现在就还干什么吧。”

“一如既往,我随时为您服务。”

“我知道,”他低声说。他真的想把斯内普逼到不适边缘,看他稳如磐石的外表下的不安。“你还想说什么吗?”

这个男人的眼睛并没有离开他,也许这种平静本身就是一种表现,因为他无处可退。这是完美的。这无懈可击。他从不相信完美,他追求卓越,他也喜欢缺陷和损害。他促使他的追随者们超越自己的,唾弃失败。

“没有,我的主人。”

“很好,还有问题吗?”

他眼睛闪闪发光,等待对方挑衅自己。他相信斯内普敢于质疑。

 “......你对波特有什么计划?”

他真问出来了。看来魔药大师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他那矛盾的忠心已经暴露出来。他认为,对于另一个自己来说,这种事情是非常重要的。他毫不怀疑目前另一个自己的经验和魔法水平远超过他,但他也确信他才是更能进行操纵和做出理性选择的那一个。这很公平。他们的特性被均分了。

伏地魔是力量。而他则是智慧和魅力。他不确定处于他俩中间的算是什么。

“这不关你的事。”

他富有深意的玩弄着手里的魔杖。他知道在他深邃的目光下隐藏着更多的疑问,但斯内普是个斯莱特林,他懂得克制。

他怀念这一点。波特似乎没有什么自制力,虽然他有时候很可爱,但也令人不快。有时他认为需要给哈利点严重的教训尝尝。

将来再说吧。
“......是的,我的主人。我道歉。”

他敢说魔药大师对他的复活感到好奇。发生了这

么多事,他才不会无缘无故的放纵他的下级。

“我不用再次警告令我不快的后果了,西弗勒斯。祈祷你对我还有用吧,我就先饶过你,因为你目前尚且没有实施什么背叛行为。”

“我不会让您失望的。”他冷静地说。他总是那么冷静。汤姆突然猛地扑过去,双手撑在桌子上。斯内普的肩膀僵硬了,他的眼睛闪烁着。汤姆故意表现出疯狂,只是为了看对方不安的扇动鼻翼。

“真可爱。”他嘲讽地低声说,他站了起来。“谢谢你的茶,这真令人愉快。你的客人是谁呢?”

别以为他不知道房间里还有另外一个人。他几乎可以闻到气味,他听到了楼上房间发出轻微的动静。

 “......是我的狗,我的主人,我听到门铃声后把它锁在了楼上,这样它就不会跳到你身上去了。”

汤姆抬起了眉头。

“我没想到你会养宠物,而且还是条狗。宠物太像小孩了。”

“我的主人,这只是条我摆脱不了的流浪狗而已。”

“让我看看它。”他的声音再次变得冰冷下来,现在他还是生着气,但是他很高兴他的仆人情绪摇摆不定了。

“是的,我的主人,我会带它下来。”

“不,我和你一起去,西弗勒斯。我没法相信你,不是吗?”

他优雅地站了起来,让斯内普走在前面,朝着声音的方向走去了。

哈利说对了。他真的很油腻腻的。尽管他认为那是药水的烟雾造成的。

床上有一只狗,又大又黑,毛茸茸的。

哈利会喜欢它的,反正他的猫头鹰没了。现在马上就要到他生日那天了。他可能会停止哀悼那只该死的猫头鹰。

......有些事发生了就是发生了,他也无力回天。他的瞳孔缩小了。狗竖起了颈毛,朝他咆哮着。这条狗没带项圈,它有问题。
“它叫什么?”

“狗吗,我的主人?”

斯内普在拖延着。

“难不成还是你的头发吗?”他冷笑道。“是的,当然是狗。”

他该在十二三岁的格兰芬多身上少花些时间,尽管在他们那个年龄段他们已经很成熟了。

斯内普愣了一秒钟,他仔细地审视着对方。对方盯着他瞧,让他的魔力闪现了一下,这提醒了他,对方仍然是一个强大的黑魔王。如果他手上有增龄剂来改变面貌的话这本可以变得更容易一些。更令人恐惧的是......他并不想变得特别丑陋。帅气更具优势,确凿无疑。

“我叫它杂种。没必要给它取名。”

他并不是会养宠物的那种人,因此这说不通。他站进了一步。
“我的主人—”斯内普开始说道,他好像在发出警告。狗猛扑过来,瞬时,他紧紧抓住了狗的颈背,把这个大家伙砰地一声砸在地上。它狂吠起来,他用脚踩住了狗的肋部。狗的狂吠开始慢慢转变为呜咽。他变出一个笼头套到狗嘴上,还给它套上了一个项圈。

斯内普盯着他。

“我要把它带走,你有意见吗。”

突然空气安静下来。狗呜咽着。

“不,我的主人,我没意见。”

“那么我就走了。不久你就能收到我的消息......尽量不要什么......格兰芬多风格的事情,嗯?”

蜘蛛尾巷再次变得静谧下来。


评论 ( 4 )
热度 ( 78 )

© 十一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