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Solace in Shadows 第二十章

自从马尔福庄园事件发生以来已经过去四天了,哈利又开始感到焦灼不安,因为他没有听到任何有关企图营救的事情发生。邓布利多已经得到了他的消息,不是吗?哈利没有证据能证明,但是他盲目地希望自己成功了。

他茫然无措,慢慢地开始失去希望。

在这儿的生活 - 现在成什么了?他惊恐的意识到,不知何时,他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在这里呆过了多少日子,这是危险的—不知何时,这都成为了一种惯例。

汤姆在工作着,不知道在干些什么,可能是统治世界。而哈利每天早上都花数个小时来阅读对方给他的书籍,甚至— 他震惊的想— 他还为斯莱特林的继承人写了一篇文章。 一开始他是拒绝的,不仅因为他被绑架了,更因为现在还是暑假。

接着,他很快就意识到了这里有多么无聊,如果他想要在年轻的黑魔王面前站稳脚跟,他就必须要努力学习知识。

值得称赞的是,里德尔总是在次日清晨就把这些文章返还给他(一般来说文章的话题都是比较黑暗的)。里德尔用难以置信的富有趣味和助益的评论来纠正他的错误,那天他把评论写在了卡片上。

他从不是什么学术大师,但是当他表现良好时,汤姆心情似乎就会更好。而他也不喜欢收到对方一记你是不是蠢的失望的眼神。

这并不是说他需要汤姆来定义他的自我价值或别的什么。但是,嗯。。。他在认真做这项工作,得到真正有用的反馈是很棒的。在霍格沃茨时总有东西来分散他的注意力 - 在这里则不然。

他也并不总在学习,有时汤姆在心情好的时候可以在晚上和他一起玩棋盘游戏,一般来说是象棋 - 虽然他知道对对方来说根本不是什么挑战。

哈利正在试图提出以烹饪为主题的辩论; 他这样做不只是为了更好地控制日程,而且,他在德思礼家呆过的那段时间里他也越来越喜欢做饭。这看上去像是对他们这种例行公事的让步,但其实不然,这更像在这种形势下的一种屈服,这是一个奇异的承诺。想到这点,他感到满嘴苦涩。

他仍然想要被拯救,他也再不会浪费机会去尝试、逃跑,但是......和汤姆一起生活也并没有像他最初想象的那么糟糕。当然,他们仍然以一种不太健康的方式发生口角...更糟糕的是什么?他被绑架了,这些都不健康正常。

他大脑一片混沌。他开始认真地考虑自己是否有发展成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危险,因为事实上他没有其他人可以交谈,而自己只要让里德尔过得舒坦些,对方就会提供以更好的关照。

当然,这么想他不是很舒服,但是......其实这里还是比德思礼要好。里德尔惩罚他,但是这样做是有理由的,里德尔会加以解释。这是有明确的界限和规则的...

而他不想在继续想下去了。

绝对不会。

邓布利多一定很快就会来了。

“哈利”。

哈利转过身来,惊讶地发现汤姆正在寻找他 - 通常这时候对方正沉浸于冗繁的工作之中。他感到有点紧张。

“嗯?”
“你知道凤凰社吗?”

他茫然地瞪大了眼睛,不禁觉得自己蠢极了。

“我该...?”他问。汤姆审视着他。

“别在意。”

“告诉我,”哈利坚持说。“你为什么认为我会知道 - ”哈利顿住了,感到一瞬间的呼吸困难。“他们是光明的一派,是吗?”他问。他试图按捺住兴奋之情,但年轻的黑魔王再次离开房间时,他忍不住再次跳了起来。“发生什么了吗?

他试图听上去毫不知情。

汤姆突然转过身来,使得哈利差点撞上他。里德尔眼神凶恶的盯着他,他后退一步。

“你是知情者吗,波特?

哈利迅速地摇了摇头。

“不,我发誓...”

但你会在吐真剂下继续坚持这一点吗—那个吐露真相的魔药?汤姆轻快地说。哈利哑口无言,里德尔冷冷地笑了起来。“小心点儿,孩子。你只需告诉我我该知道的那些— 凤凰社的领袖是谁?

哈利突然觉得自己松了口气。

“......你不知道?

“你知道吗?”汤姆抬起眉头,看起来很怀疑这点— 可能是因为先前他看起来表情懵懂,对凤凰社并不知情。他刚刚想到了邓布利多的宠物福克斯。对方的表情中透露出威胁。“务必,哈利请你说一下。

“...我能得到什么回报?”

“我不会咒你,”汤姆平静地说。但这次,哈利的眼神蒙上一层阴霾,他仍拒不退让。

“不,你一心情不好你就会这么做。又或者你会在某个时间诅咒我,骗我说是别的原因。”他回道,下巴僵硬了。汤姆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看上去无言以对。哈利认为这是个成就。
“...你想知道什么?”

“我希望你让我知道我的朋友和光明一方的身上正在发生些什么。“”

汤姆沉默了一会儿,快速的算计着。他抬起眉头,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那你会告诉我你的朋友和光明一方的一切吗?

哈利意识到自己被嘲笑了,但是汤姆的眼神中也带着一丝严肃意味。他缩紧了下巴。

“这是两件事情,你必须再做出一个让步。比如说放我走,这样我就可以知道光明一方做什么了,我可以成为你的间谍,伏地魔王。”

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汤姆的眼中掠过一丝精光。这有些。。不详,至少可以这么形容。但是,如果这意味着自由,恢复到他以往的生活,他还是会这样做吗?他可以让邓布利多帮助他...成为一名双面间谍。

。。。紧接着汤姆开始大笑起来。
“等你长大了再说吧,英雄。我不认为邓布利多会相信一个十二岁的孩子。

“我差不多十三岁了,”哈利不由自主地抗议道。梅林啊,他到底在做些什么!如果汤姆真的采纳了这个提议,这就会是背叛!在一瞬间,他为了获取自由,在真的提议做不做这件事之间摇摆不定。然后他就说了出来,惊惧在腹中翻腾不已,令人作呕。“顺便说一句这是一个笑话,我才不会和你并肩一起反对光明一方。”

尽管如此,看起来汤姆还是回到了话题上。

“凤凰社是什么?”

“你会给我关于光明一方和我朋友的信息作为交换吗?”哈利抬起眉梢,询问道。汤姆看了他一会,笑了笑。

“不会。”

哈利皱起了眉头。

“那我就不告诉你了,”过了一会儿,他固执地说,别过头去。

“不,你会。”汤姆简短地说。“你没有选择余地。还记得吗,你是个囚徒?你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再次,哈利突然间感到一阵寒意。就好像有人在他脖子后面磕了一个生鸡蛋,一阵黏稠的寒意传来,让他感觉不舒服。

“去你的,”他默默地说。“把它从我的脑子里取出来—随你的便—我是不会亲口告诉你的”。他嗤之以鼻,摇了摇头。“我甚至都不知道这个该死的组织是什么,我希望你们也永远不发现不了,你这个讨厌的混蛋。”

“注意你的用词。”对方冷静地说,他看起来有点想笑。这让哈利愤怒地咬紧牙关。在这种情势下,他厌恶的东西太多了。尽管有时,在一种危险的程度下,他能够承受或者忍受这一切。但他最讨厌的是整个事情给他带来的混乱和困惑。

它应该是明确的,非黑即白的,在光明和黑暗之间没有灰色地带的。

但事实并非如此。

这是灰色的。他讨厌这种混沌—最主要的还是汤姆。除非斯莱特林的继承人加以解释,否则看起来在对方千变万化的情绪影响下他的行为毫无规律可循。接着,在事情处于重点地带时,他又可以使一切看上去是那么的清晰明了。

他握紧了双拳,指甲陷入他的手掌,鲜血流淌而下。

“别试图纠正我的语言!”他吼道。“你敢试试—!”

汤姆为什么不妥协呢?他以前看上去那么开放包容你—而现在,看上去他指定的所有关于新世界的规则都被弃置不顾,一切都变了,而他不明就里。

他做错了什么吗?

他为有这样的想法几乎吓了一跳,接着他抛弃了这个想法。该死的。他当然什么都没有做错不是吗?里德尔只是一个疯狂绑架犯!

“我爱做什么都可以,你管不着我。”里德尔平静地说。哈利狂怒地眯起眼来。
“你怎么可以这么做?”他问,—惊怒交加的发现自己再次脱口而出。汤姆轻轻地耸了耸肩,轻轻笑了笑。

“为什么不呢?我的地盘我做主— ”

接着,哈利恍然大悟,或者说他以为自己懂了。

“而现在游戏不再受你控制了。一些你不知道的事情发生了。凤凰社或者别的人做了些什么,”他兴高采烈地说。汤姆的眼神黑暗,下一秒,魔杖出现在他手中。

哈利出于本能、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接着他站稳了脚跟。因为他无处藏身。

“昨晚马尔福庄园被突然袭击了,”里德尔说,他的语调非常缓慢,他是故意的。“这让我很好奇会是什么引起的如此突然的关注。你也好奇吗,哈利?”

那声音太轻柔了,意味着什么糟糕的事情。

“非常好奇,”哈利回答,确保尽可能保持语气平静。

他发现对方迅速的抽丝剥茧,理清了事实。“你可以和我谈谈,但是现在你看上去忙得要死。所以也许我该让你解决这件事,我去研究你给我的那篇文章,呃,黑魔法的基础知识。 ”

魔杖抵住他的咽喉,哈利僵住了。如果汤姆终于受够了他的反抗?他会杀了他吗?他盯着对方的眼睛,难以挪开目光,心脏砰砰直跳。

“我也很好奇,哈利,”汤姆接着用同样柔和的语调说道。“如果你本打算飞出屏障的话,或者做别的你这个狡猾的小脑瓜所想出来的事情,没有扫帚你是怎么进到我的会议室里来呢。”汤姆伸出手来,仿佛追寻他的思绪。哈利抵制了吞咽的冲动。“当然了,你是可以逃跑,但马尔福的屏障是扩展延伸的,你超过了正常所允许的时间跨度。”

“汤姆—”

“—这不仅让我想起你是不是有人帮助,或者有别的其他的什么意图。而在马尔福庄园里这样的盟友能为你做些什么呢,以及你会怎么利用这样的盟友。当然了,既然我和你一起生活了一段时间内,这就很容易推测出,这个计划会涉及逃脱,或着你的老朋友在内。你那些旧日时光。"

汤姆的声音开始变得冷酷,坚硬。哈利真的不喜欢这点。魔杖从喉咙滑到他的心脏上方,对方的手从他的头部移动到了喉咙,他轻轻挤压,哈利不由自主的抓住汤姆的手腕,再次获得呼吸。

“但事情是,哈利,”汤姆喃喃道。“你的旧日时光已然分崩离析了。”

他怒吼着,哈利差点跳了起来。他已经和汤姆住了有一段时间了,而他甚至从来没有听到对方咒骂过,而现在他看上去已经丧失了冷静,开始发起了脾气来。“而且你也不回头想想,你真以为自己能跑的了么?”

...他从来没有想到这一点。事情还会照常发展下去吗?大概?他拽着汤姆的手,突然真的被对方的占有欲吓坏了。

他强迫自己的声音保持冷静,好像他正在处理一个惊恐的动物。

“汤姆,我不能呼吸了。请放开我的喉咙。

他没有想到它会起作用。它没有完全起效,但过了一会儿对方的手奇迹般的放松了。
“......谢谢,”他说,保持着同样的语气,他没有把目光从汤姆的眼睛上移开去。他觉得自己像一个该死的耍蛇人之类的!

“我开始认为我该和你一道制定更严格的规则和边界了。”汤姆用一种惊人的体贴的声音说。哈利对这个主意嗤之以鼻。

“......而你确实意识到,你越是这样做,我越是会抨击你?”他说。这点是真的。他润湿了嘴唇。“如果你让我外出和我的朋友见一面之类的,让我的生活表面得以恢复。。。我们就可以一起做这件事。而且...”他深吸一口气。他以为自己在开玩笑,难以置信他这样做了。“我会停止逃跑,停止尝试这么做。”

这感觉像是这个词被冻结了。

 


评论 ( 4 )
热度 ( 74 )

© 十一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