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Solace in Shadows 第十九章

汤姆立刻大步走向他,他的眼镜里燃烧着地狱般的火焰—但同时又是惊人的寒冷。就像一轮被冻结的太阳。

斯莱特林拔出了魔杖,哈利浑身僵硬......但是对方径直向着德拉科走去。德拉科看起来被吓的出汗了。

哈利瞪大了眼睛,惊恐万分。他意识到了什么,他立即站在他们中间并抓住了德拉科的手腕,把他拉到自己的身后。

“这不是他的错,是我骗的他。如果有人以此受到惩戒,那就该是我。”他盯着汤姆,迅速地说。斯莱特林的继承人停在他的面前,魔杖伸进了哈利的喉咙。哈利口干舌燥,但他仍站得笔直。
“他是个傻子,所以他才被骗了。”里德尔冷冷地说“就像我对你说过的一样,我一开始就把后果简明的告诉了他。或许,你还没从猫头鹰那件事里得到教训?”

哈利的表情因悲痛而扭曲了,他愤恨的握紧了双拳。

“如果你认为这会使黑暗一方显得更有吸引力,那么你就是一个白痴。”他啐了一口,咬牙切齿地说。“如果你真的认为我就是简单的往那一坐,什么都不做的话,你就傻透了。”

里德尔仔细地审视着他,眼神黑暗,蕴含的阴影令人窒息。

“你可不是能免受惩罚的特例,波特。站边上去,不要考验我的仁慈—”

“哦,你是说你其实有什么仁慈吗?”哈利眉毛扬起,说道。“这也许能骗过我。但别骗你自己了,里德尔......只有在你最大限度地获益时你才表现出怜悯,而这也不是怜悯。这是操纵。

斯莱特林的下巴僵硬了。

“我已经向你施舍了超过你所应得的怜悯,你这个傻孩子。你压根没有意识到,如果不是仁慈的我饶你一命的话,你早就死了?那时我本可以让他们折磨你,而现在我本可以让你在地板上扭动而不发出尖叫声。这是我的慈悲,哈利。相信我,你不会想看到没有仁慈的我的。

哈利害怕了,而他憎恶这种感觉。心脏在他的胸膛里剧烈的跳动着,就像一只飞舞的金探子,又或是一位暴徒。

 “好啊,你继续啊。”他挑衅着。“别再指责马尔福了,我才是那个搞砸你会议的人。。。他们看上去真的对你不是很满意,是不是?我指的是你那些追随者们。汤姆,怎么了吗,他们不喜欢接受一个看起来像十几岁的人的命令?”

里德尔的表情杀气腾腾,但也奇异的一片空白。而这比某种直接的愤怒或情绪更令人恐惧,现在年轻的黑魔王的眼神里就只剩下无数的坚冰和危险了。一点怜悯、仁慈。同情心的影子都没了。

“你自愿替他受罚?”对方十分轻柔的低声说道。哈利忍住了吞咽的欲望,无法别过目光,即使他想这么做。
“是。。是的”。他有些结结巴巴地说,心中默默咒骂着。

“你完全明白我会对他做些什么?”

“是。”哈利迫使他的语气变得更加平淡,他恶毒地怒视着对方。他可以听到德拉科在他身后的惊恐的喘息,他也感受到了马尔福族长在细细的打量着他,尽管他并不想回头解读这目光的含义。

“如你所愿,感觉剥夺。”

哈利瞪大了双眼,世界一片黑暗下来

男孩立刻倒了下去,他不再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了。汤姆抓住了他,把他捞了起来,轻而易举的就让他轻轻地靠在了自己的肩膀上,他抓紧了对方。在经过最初的一阵抽搐后,哈利逐渐熟悉了自己的身体。

他的目光掠过正在盯着他的小马尔福—接着他低下头去,凝视着汤姆,他跪了下去。他看起来吓得大汗淋漓,身体微微颤抖。

或许,在募集了他对麦克奈尔的小小惩罚后,当前他的其他追随者可能不会。。。质疑他。但他知道马尔福永远不会这么做。

“如果你再度违反我的命令,德拉科。就没有什么能在我的盛怒下救得了你的东西了,我向你保证。”

他迅捷的转过身来,马尔福族长也跪了下来,他垂下了头颅。
“我的主人,我为我儿子的行为道歉。这种事不会再发生了。谢谢你饶恕了他。”

“我不是那个你该感谢的人,”他简单地说。出于天性,他不会赞赏哈利的勇气。但他不由得赞叹这种毫不畏缩的挑衅和勇气,而这点也同样是他迷惑不已。

两位马尔福面露惊恐,脸色发白。汤姆仔细的审视着他们,接着他大步跨出房间。而这时哈利还紧抓着他的手不放。

“近期我会联系你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西弗勒斯再次走进了房间,小天狼星迅即看着他,魔药师一脸严峻。
在一起生活一度变得十分艰难,他们最终陷入了相互漠视的状态 - 他们僵硬的共进晚餐,令人窒息的沉默述说着仇怨。除了交流消息和时不时的健康体检,其他时候他们看都不看对方一眼。
然而,天狼星不得已要呆在这个房间里。他学会了不要说话,不要打扰别人的工作,但孤单让他感到悲伤,这让他想到了阿兹卡班。
“你有消息吗?”他问,不禁踮起了脚尖。斯内普拉开了外面的斗篷,把它扔到一边。
“波特联系了我们。” 

小天狼星睁大了眼睛。他等着斯内普吐露更多的情节,斯内普没有立即说下去,他感到有些沮丧了。当斯内普没有立刻说话的时候,他立即等待更多,越来越沮丧。
“怎么样?”他不耐烦地质问,向前走了一步。西弗勒斯握紧了手中的魔杖,他安抚性地退后一步。为了知道更重要的事情,他粗暴的打断了他。 “他说了些什么?哈利好吗?他在哪里?” 

这消息是由马尔福的家养小精灵传递的,但据我所知,波特只是在那暂访,这只是个暂留地。很明显,考虑到它的主人,精灵所说的情报非常有限。我不评论卢修斯在这件事情上所扮演的角色......但是随着黑魔王的归来,证据已经很充分了。波特和黑魔王呆在一起。”

 “但是这个消息具体说的什么?”天狼星追问道。“这个家养小精灵携带的什么?是信还是 - ?
“是一段音频。“韦斯莱先生说精灵好像和波特有些渊源。这消息是给校长的,大意是说他还活着,跟汤姆也就是伏地魔住在一起 - 显然他们是同一个人。邓布利多教授向我们展示了汤姆·马沃罗·里德尔这个名字是怎么组成“我是伏地魔王”的字谜的。波特对他的方位几乎不能提供什么信息,从他那里向外看去,那个地方似乎是与世隔绝的,类似一个乡村之类的地方。他没提过是否受过伤。”

“所以我们还是什么都不知道。”小天狼星垂头丧气,陷入失望。“他可能在任何地方!但至少他还活着,安全无恙...”

“前提建立在黑魔王没有发现他向敌人发送信息。这样他才安全。”斯内普简短地回答道。小天狼星一脸苦涩。表情因担忧而扭曲了。

“梅林啊,希望他小心行事。”他喃喃着。

西弗勒斯眉毛挑起成锐利、质疑的弧度。

“我想希望还是存在的。”他干巴巴地说。

小天狼星叹了口气,双手交叉。

哈利感觉到感觉涌回自己身上,他几近窒息了—他花了很长时间来确认这一点。

在这个咒语的作用下,他度日如年,难以辨别它们之间的区别。

他难以抑制住颤抖。立刻他挺身坐直了,他的双手紧抓住柔软的沙发。他在沙发上了,回到了那个房间里。

他睁大了眼睛。他本该从里德尔身后退开,但他无处可退,除非他从沙发后面跳下来。然而即便他跳下来又能怎样呢,他又不能离开这个房子。

他也不会像懦夫一样逃跑。

他竭力抑制住肌肉的僵直。他盯着斯莱特林的继承人看,肩膀仍保持着无意识的僵硬。

“多久了?”他问,下巴缩紧。

“十五分钟了。”里德尔说。哈利不禁为此感到吃惊。他本预计这会更久。他吞了口唾沫。

“你不是说要把我的脊髓扯出来吗?”

他困惑于里德尔的惩戒中夹杂着的意图—在一方面,感官剥夺终于让他开始感到恐惧了,另一方面,比起撕裂脊椎而言,这只是暂时性的(这起码说明汤姆没有让他的余生都在这个咒语中度过)。

这并不令人疼痛,而令人恐惧的是什么都没有。一种疯狂的虚无。

为什么汤姆的行为不是简单的好与坏,黑与白呢?

这从始至终都是晦暗不明的,缺乏明确的连贯性和鲜明的性格特征。

他缩紧了下巴,指甲陷入到肉里,鲜血流淌出来。

汤姆抬起了眉头。

“我看起来有那么利他来照顾一个残疾人吗?”年轻的黑魔王说。“如果你只能躺在那里,那就会很无聊,这对我的计划毫无助益。”

如果哈利够勇敢,又足够疯狂的话。他就会想出另一种得到自由的方式—事实上他的确想过,但他并没有足够的自毁能力来执行这件事。

“利他?”他问道。他觉得自己很傻。汤姆顿住了。

 “利他主义就是你表现出对他人无私的关怀。”对方解释着。“你在字典或同义词库中会看到的。它会举汤姆·里德尔作为它的反义词的例子。”

哈利想到这里,不禁哼了一声。他仍然在颤抖着,他希望这能停下。在他的周围,所有颜色似乎比以前更加鲜艳,声音似乎比以前更响亮。现在,他能够感觉到他指甲陷入肉里,血液涌出。

汤姆从他面前沙发上站起身来,走向了他。哈利不禁抽搐了一下,他似乎本能地退缩了。如果对方注意到了,这点他很确信对方也应该注意到了,这个混蛋什么都知道。他不再想这件事。对方坐在他身旁的沙发上,哈利毫无动作。他做出一个轻微的邀请,示意如果哈利想以此来驱散诅咒所带来的孤独的话,他就可以靠到他身上去。

与此相反,他僵硬的把自己挪到了沙发和枕头的末端,蜷了起来。

里德尔就这样坐了下来,没有强求什么。但他的表情又立刻变得冰冷坚硬了。

“今天的事没有教会你什么吗?”黑魔王的声音温柔而致命。

哈利的目光更加集中了。

“后果?”他不喜欢他嗓音中残留的淡淡嘶哑—这让回忆起他在感官剥夺的咒语下都说了些什么。

“我阻止你见他们是有原因的,波特。”

再次,对方的语调中充斥着致命的厌烦和冰冷,即使对方的语调听上去冷静而克制。他似乎太过淡然。

“是的,我确实注意到他们想要我死。这或多或少能解释我为什么为你挺身而出......”哈利平静地回答。“我又不是真傻。”

“如果你表现得好一些,这本来是可以避免的。”里德尔尖锐地说道。哈利皱起眉头,目光闪烁。

“我确实告诉过你,你个混球,我是不会停止反抗你的。你认为一切尽在你的掌控之中你就可以—”

“你个白痴,在这里反抗我和在别的地方是不一样好吗!”里德尔吼道,他向前一步。哈利不禁退缩了,他下巴缩紧,拳头紧握,保持警惕,必要的时候予以还击。

他的双手像铁钳一样钳住他的肩膀。他从这坚实的触感中得到了慰藉。他不是很愤怒,也不想抵抗。因为汤姆总在他被剥夺后一直都呆在他身边,在一定程度上,他已经把汤姆和安慰感联系了起来,而他试图忽视这点。而汤姆的大力抓握也能达到同等效果。

“这不只和你有关,这和我们俩都有关系。”里德尔嘶嘶的说。“想象一下,鲨鱼在水里盘旋着,等待着一滴血落下,发动袭击。英雄啊,你我生活在同一世界,弱点是不被容忍的,而弱者会成为猎物,而你—你这傻孩子—-为他们提供了一个机会。你没办法保护自己—”

“—因为你拿走了我的魔杖,”哈利咆哮道,他眯起眼睛。里德尔猛地拍了拍他的脸,哈利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再次浑身僵硬起来。

里德尔冷酷无情的看着他,继续说了下去。

“不管事情的真相如何,你现在被视为我的弱点了。就因为你强迫我介入保护你。你搞砸了,在他们看来,这证明我是在乎你的,也许你就是想破环这一切,虽然在我看来你其实是想要逃跑。但我不认为你会意识到,我的介入会打破平衡—无论你愿不愿意,你现在都被卷进来了。这是流血,权力斗争和无序的。如果现任领导人不能保持平稳,新的领导就会代替他。告诉我,哈利,你想要哪个结局?你是想和我—这个你所熟知的魔鬼,还是他们打交道?”

哈利突然哽咽住了。实际上他没有考虑到所有的后果和分歧,他只认为破坏汤姆的影响与权力是一件好事,是一个能使他自由的明智的破坏。...但如果不是汤姆,谁真的会在某种程度上保护照料他呢?

在那些令人厌憎的时光中,他刚学会了一些和汤姆相处的方法。。。别的人意味着一个全新的怪物,一套全新的规则和一套全新的游戏。

“我不是故意的。”他喃喃地说。里德尔略微放松了手。

“你可以和我一起走走,或者你一个人独处也好。因为我不会马上就走的。也许你应该想一想。”汤姆轻柔的说,站起身来。

哈利陷入沉默。汤姆走到门口时,在经受那个诅咒之后,他心跳平复下来,再次开口说道。“他们错了。我不是你的弱点,不是吗?”

汤姆转过身来,打量着他片刻,接着关上了门。


评论 ( 5 )
热度 ( 79 )

© 十一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