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HP】轮盘与棋局 Cheapter 8

PS:有些大胆的设想。异想天开ING。。。

大家新年快乐!

 

 

 

黑湖底

耳边萦绕着人鱼神秘的歌声,远处依稀传来了岸边学生们的快乐的呼喊。巨大的触手偶尔在晦暗不明的水中舒展。茂盛的水草丛就像死神海拉的长发,随着潮流懒懒的摇摆着。鱼群在他的头顶来回穿梭,数只虾蟹沙沙的越过他的鼻梁向着远方移动。在阳光难以窥探到的湖底,一切却是那样生机勃勃。

冰冷的湖水散发着神秘的光辉,再也没有比这里更让人舒心的地方了。湖底固然危险,但对他而言却不成问题。即使是最大胆的格兰芬多也不会想到他会在这里,在这充满淤泥的湖底休憩。他眨了眨眼,满足的喟叹了一声。他需要一个地方独处,而这里恰是他目前的最佳选择。

他慢条斯理地起身,轻轻拍去衣服上不存在的灰尘。湖水从他的身旁自然的避过去,就好像有一个真空带一般。双脚踏过淤泥,不留一丝痕迹。他拨开密不透光的草丛,优雅而自信的在其中漫无目的的穿梭,像一名真正的观光客一般。

安全起见,他还是远离了那些触手。他只是胆大心细,而不是真的没有头脑。梅林知道那些触手的主人到底有多么大!鲁伯·海格既然有空放养狼人,他是不是也试图饲喂这只触手怪?说不定他已经尝试这么做了。别以为他没发现对方的暗中活动。他不屑的嗤笑了一下,说真的,邓布利多那个老傻瓜到底在想些什么,居然允许一个三年级学生饲养狼人和八眼巨蛛。这已经达到威胁学生安全的地步了。也许,他该采取什么适当的措施。。。

人鱼自由的在水中穿梭。他赞赏的看着他们。人鱼是一种神秘的魔法生物,同时也很有趣。他倾听着他们用梦幻朦胧的语言在水中歌唱、作诗,即使是莎士比亚作品与之相比也会黯然失色。可惜,恐怕没几个人能懂得其中的奥妙之处。他当然会人鱼的语言,他总不可能在没有准备的前提下贸然下水。

他路过了数个草丛,突然,他看到前方淤泥里埋着半截半圆形物体。他轻轻挥舞了一下魔杖,略微清理了一下里面的淤泥,使它露出了本来面目。这是一个巨大的石管,露出的部分已经长满了绿色的苔藓,里面的水草却不是很多。粗糙略微破败的表面暗示了它的悠久历史。他试探的往里面打了数个探测性的咒语,发现目前没有威胁。沉思片刻,他决定亲自一探究竟。

修长的身影逐渐消失在湖底,淤泥在他身后重新掩埋,不为人知。。。。。。

哈利·波特坐在图书馆的老位置上,正在试图处理他的变形术论文。

“你看起来遇到了麻烦。需要我的帮助吗?”一道声音从他面前响起,吓得他几乎要跳了起来。

他抬头一看,发现是魔法史上的同桌,那位不知姓名的拉文克劳。

“初次介绍,我是休·祖斯。”他朝他伸出了手。

哈利迟疑地握了握。不确定这是否是个家族的姓氏。

“你总是这么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吗?”他指出。

“什么?啊,对不起。”哈利连忙道歉“我只是。。。”

“你看起来遇到了麻烦。”对方再次确定的说,拉开了哈利对面的椅子,径直坐下了。“需要我帮助吗?”

哈利对此行为在心里蹙起了眉头。他语气平淡的问“你想要什么,如果我是的话?”

“什么?什么都不要。”对方略嫌弃的看着他“你们斯莱特林都这么麻烦吗?”

“那你为什么。。。”哈利有些疑惑。

对方不耐烦挥挥手,打断了他“就是发现你还不坏。”

“哦。”

“这位是桃金娘。一位还不错的麻种。”说着,他推了推旁边站着的一位女生。女生瑟缩了一下。这时,哈利才发现她的存在,他打量着对方。她留着又直又长的黑发,戴着一副厚厚的眼镜,可能是高度近视。整个人看起来恹恹的,不是很精神,有些神经质。

哈利在想刚刚祖斯的评价会不会有些不太礼貌,但是他还是没说什么。

这时,桃金娘也默默的坐下了。

“所以?”祖斯问。

“没什么,只是在头疼邓布利多教授布置的论文而已。”哈利满脸愁容的看着他。出于某些原因,哈利暂时还不想提起魔药问题。

“哦,那个确实是很难。你可以看这几本书。。。。。。”

哈利舒展了一下身体,大步流星的跨过走廊。与拉文克劳的相处惊人的愉快,对方并没有表面上看上去那么混蛋,他是个好人,可能就是过于傲慢自负了一些。但是,还不赖。

不论如何,多亏了对方的帮助,哈利完成了论文。他们结束时已经不早了,哈利现在正在匆匆赶回宿舍的途中。

突然间,他感到一阵巨大的喜悦在他的胸膛中升起。他踉跄了一下,靠在了走廊上。画框里的人们责怪的看了他一眼,纷纷跑到了别的画框里去了。而他无暇顾及。

正如这感情来时的突兀,他又瞬间消失了。

哈利啐了一口,不确定刚刚的是否是幻觉。

更为糟糕的是,在回去的路上,他被一个学生撞到了。两人一起飞了出去。而这直接导致他的眼镜碎了。

哈利吃惊的眨了眨眼,朦胧的色块随着他的活动而移动着。他什么都看不清,只得死死的攥住他的魔杖,试图群求一丝安全感。而这时,他的袭击者看他没有什么举动,趁机从地上爬起来跑远了。

哈利暗骂一声,只得在地上乱摸眼镜的碎片。最后,他终于修复了那只眼镜,付出了手被锋利的镜片划伤的代价。幸好,他回去的路上没有遇见巡视的级长,免去了受到禁闭的危险。

躺在床上,他突然愣住了。因为,他刚刚意识到了,对他而言,没了眼镜是多么危险。也许他下次可以试着问问休·祖斯。他注意到很少有人会佩戴眼镜,很可能他和桃金娘是唯二这么干的学生。那一定会有解决之道,也许是一个治疗性的魔咒或者魔药之类的。总不可能那群号称纯血的巫师们都不近视吧,他们一定是通过某种手段修复好了。

遗憾的是,现在已经很晚了。而他明天还有一天课要上。他看着排的满满的课表,哀叹一声。考虑到拉文克劳的天性,对方说不定比他还忙。总会有时间的,他不抱期望的想着。

第二天,坏运气再次光顾了他。

中午的时候。摩根扫了一眼刚从猫头鹰身上取下来的预言家日报,就惊恐的把餐盘打翻了,汤汁溅了哈利一身。“圣徒们要打过来了!他们快要占领加莱,法国即将沦陷!据说他们已经逼近了英吉利海峡!这可。。。这可怎么办!”他嚷嚷着,有些语无伦次。

“安静。总会有办法的,毕竟我们又不是法国那群草包。现在散播这些留言还为时尚早。”一个哈利不认识的男孩说。

“可是。。。”摩根有些不甘。

“没有可是。现在,专注你的午饭。”对方命令道,语气颇为不耐。

奇怪的是,摩根默默听从了。开始低下头,颤抖着一勺一勺的给自己喂汤,心不在焉。

哈利发现他自己不知道 “圣徒”是什么,但是在打量了一下周围人的表情后,他决定明智的不去问这件事。

在下午的飞行课上,他的运气似乎降到了历史最低值。

这堂课是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一起上的。在课上,当哈利他们骑着扫把飞来飞去的时候,有位身材魁梧的格兰芬多用召唤咒把他的眼镜弄走了。

“哈哈哈,卑鄙的小矮子。我看你怎么办。”对方看起来很高兴。

“我不知道,你可以来告诉我。也许,把你干掉会是个好主意?”哈利恨恨的说。

“是你,昨天晚上鬼鬼祟祟的在走廊里把我撞倒了?”哈利突然想起这点。

“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对方支支吾吾,撞了他一下飞远了。

哈利失去了眼镜,在空中摇摇欲坠。幸亏教授及时发现了这一切,阻止了他掉下来的趋势。

格兰芬多最终在教授的呵斥下还是不情愿的交出了眼镜,并付出了擦洗四楼走廊一周的代价。哈利连忙带上了眼镜。临走时,对方还朝他竖了个中指。很好,这下他记住他了。

晚上,哈利不得不抽出宝贵的时间浪费在阅读报纸和治愈魔法上。报纸上厚厚的积灰呛了他好几口,他趁着管理员没注意悄悄地用魔咒把它们清理一新,也许有点太新了。不过,反正一般也没人看。他最终没有发现能有效纠正视力的方法,但是他发现了“圣徒”的一些信息。根据报纸上的消息,很好的解释了摩根的表现。那群黑巫师的扩张速度确实很令人担忧。

终于,到了周三晚上。他再次看到了休·祖斯—那位拉文克劳。在进行简单的寒暄过后,他直接向对方询问了有关纠正视力的问题。对方沉吟片刻,给他提供了数种魔药配方。每种需要的物品种类都不算少,而且都要一定的时间。他决定选取第一个最为靠谱,起码那只有10种材料,需要半个月的熬煮时间,看起来还是最为可能的方法。

晚上,他翻看着那本厚厚的魔咒大全,暗想着把它们都在格兰芬多的身上试用一番。想着想着,他不禁笑出了声。当然,他是不会这么干的,毕竟这些咒语太过黑暗而致命,用来报复同学也有些过了。。。。。。

 

其实第一段就是汤哥啦。。。

评论 ( 1 )
热度 ( 28 )

© 十一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