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HP】轮盘与棋局 Cheapter 6

PS:血腥暴力情节!creepy!

“一切如常?”

“是的,我的。。。主人。”

“很好,让大家都小心些,别被抓住了什么把柄。”

“是。”

黑影中,是谁在窃窃私语。壁炉里的炉火燃烧着正旺,这温暖却丝毫也传不到他心里去。嘴角勾起一个满意的微笑。他像国王一般巡视着他的臣民,其他人纷纷在他的目光下退避。一股恶意的满足感在心里升起。学生们该小心的是阿芒多·迪佩特,其他人不足为惧。事实上,他怀疑阿不思·邓布利多可能早就发现了他的伎俩,他总是用一种莫测高深的眼神打量着他,但是他什么都没说。具体的原因他并不清楚也不关心。无论什么对他构成了障碍,最终他都能轻易解决掉它。他阴测测的轻声笑了,学生们在他的视线下畏惧地颤抖着,平庸而无趣,但是必要。胜利的取得除了一名睿智强大的领袖是必要的以外,足够数量的士兵也足为重要。因此,一定程度的训练是必要的,尽管他不耐此事。而他,确信自己会获得最终的胜利。

黑暗中,哈利大喘着粗气醒来,刚刚那是什么,他思考着,那不是他,那会是谁呢?那听上去可不是什么好事情。他怀疑什么事情要发生了,或者说,已经发生了。但是,管他呢,这件事和他无关,他不想平白招揽麻烦上身。他猜自己刚刚可能发出了不愉快的声响,但是多亏了这些天的经历,他已经学会设置咒语阻挡声音传出。

不知不觉,一月已经过去。在他这一月的努力下,他已经逐渐跟上了各个课程的步伐。他在魔药上取得了稳定持续的进步,而学习不再像一开始那样困难了。他猜也许自己失忆以前可能是个没人管的野小子,莽莽撞撞,疏于学习。而在这里,一切都不同了。唯有绝对的力量,才能在这个蛇穴站稳脚跟。他不知道自己以前是什么样子的,但是,现在,天真已逐渐远去。他努力挣扎着,他已在同学间初步获得了地位,但一切都还不够。总有一天,他想,我要他们匍匐在我的脚下颤抖。这听起来邪恶又疯狂,这并不是他想统治世界或者做些别的什么,他只是想没人打扰的做一些自己的事情。而这种简单的要求都成了奢望,在这里,保持沉默是会使他们踩得更狠。天知道!他叹了口气,他有一种不幸的直觉,恐怕他睡不着了。但是,他还是要试试的,毕竟,他还有一个出院了的科特·摩根要头疼呢。。。

果不其然,当他盯着两个黑眼圈起床的时候这么想着。随手一挥魔杖,时间显示在空中。哦,不是吧,他快要迟到了。他急忙下了床,匆匆准备好就冲出门去。

数十分钟后,他坐在宾斯教授的课堂上,一手托腮,昏昏欲睡。果然,还是这么无聊。为什么还是?难道他以前上过吗?他摇了摇头,驱散了这个想法。和他坐在一起的拉文克劳诧异地看了他一眼,眼神中还夹杂着些许厌恶。他木然的看着对方在书上飞快的记着笔记,对来自学霸的鄙夷毫无反应。

最终,这节课在宾斯教授给他们留了数英尺的作业后结束。

 

汤姆·里德尔目光掠过头发乱糟糟的男孩,决定无视他糟糕的餐桌礼仪。他为自己还没有找对方的麻烦而感到惊讶,这或许是对方有些他也说不上来的特殊之处,他为自己这一想法逗乐了。看起来,对方还没有傻到一种地步,他几乎要赞赏对方的复仇行为了。尽管对方的学习速度还值得商榷,但是考虑到对方的境地,也不是不可理解的。至少比大部分人斯莱特林强上一些。说真的,他为纯血家族的教育感到深深地失望。也许进一步的接触是必要的。新鲜血液的吸收需要谨慎地施行,他可不想因此患上败血症,看在梅林的份上。

今天,哈利的心情还是很愉悦的,因为他终于在魔药课上得了一个“E”。不过这种心情在他撞到了一个人时就停止了。

他抬头一看,发现是里德尔学长。真棒啊,他在心里想着。他很怀疑对方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这点从他的同学的态度中能看出来。

“也许下次你该注意一下周遭的环境,这是个可怕的习惯不是吗?我相信你一定深有体会。”对方冷冷的说。旁边的马尔福一脸谴责的看着他。

“对不起。”他连忙道歉,让开了路。心有余悸的看着他们远去。

他拾起了刚刚洒落在地上的书,突然发现其中一本有些奇怪。他并没有仔细查看它,而是回到了宿舍。

他谨慎地放下了床帘,仔细审视那本书。在书的某一页,折了一个角,他发现里面夹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如果有兴趣的话,周六晚8时天文台见。T.R。

这是谁,他想?突然,一个想法击中了他,难道会是。。。他想要什么?而自己又能给他什么?哈利百思不得其解。潜意识里,他一点都不想去,他本能觉得那会是危险的。但,不幸的是,他有不得不去。直觉告诉他不去的后果会更加严重而不可见。他叹了口气,觉得太阳穴突突跳着,隐隐作痛。

时间很快就到了周六,他坐在图书馆的一角,绞尽脑汁,试图对付他的魔法史论文。他试图弄清楚巫师克鲁鲁在中世纪做了些什么才能为自己赢得一场火刑?对抗教廷吗,还是屠杀麻瓜?又或者。。。

没有人和他坐在一起。斯莱特林没有朋友,他们所拥有的只是盟友。多么可怜。

哈利实在想不出这个问题的答案,他发现时间快要到了,就索性放弃。他推开了书,粗鲁的把它放回了书架上。为此赢得了图书管理员的一记杀人的眼光。

他耸耸肩,毫不在意的慢吞吞的起身,离开了那里。

他挑了一个没大有人的偏僻的小路,不希望被人看见。

天文台上一个人也没有,空旷寂静。星辰在他的头上闪耀着,一片黑暗中,传来了魔法生物低沉的吼声,他尽力不去想那会是什么生物发出的。远处的禁林中有处散发出了朦胧的光辉,他猜是守林员的住处。

“这很美不是吗?”他身后传来了低沉的声音。

他点了点头。看来,里德尔已经来了。该死的,对方一点声音都没有吗。他在心里咒骂着。

“我注意到你来的很早,这点很好。”对方说。

哈利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幸亏对方也无意于此。

“我可以帮助你的,只要你开口。”天,对方听上去就像一位善解人意的邻家大哥哥。

“而这,我能问一句,需要我付出什么吗?”哈利谨慎的问。

“什么都不需要。。。哦不,我想想,也许那瓶魔药?”汤姆·里德尔漫不经心的说。

“魔药?”哈利略微诧异了一瞬间,突然意识到他所指的是什么了。那瓶魔药,那瓶他偷来的不知道作用的魔药。可是,这件事应该。。。有什么事情是对方所不知道的吗?他突然感到一阵寒颤掠过他的脊柱。这太可怕了。

哈利转过身来,竭力克制住自己后退的欲望,看着对方。对方面无表情,也同样在打量着他。

哈利知道这将是不可避免的,于是他顺从的从身上掏出了那个小瓶子,递给了对方。

对方打量着那个小瓶子里面的液体一瞬,满意的表情掠过他英俊的面颊。随即又恢复到本来面目。

“我注意到你很谨慎,这值得赞扬。”他说。

“考虑到你目前的处境,我猜你会需要进一步的帮助。于是,我自作主张的把它们留在你的枕头下了,放心,不会有人知道的。在这方面,我可是专家。”语气依旧冰冷,但哈利在其中听出了一丝自豪与骄傲。

“我对此不胜感激。我需要。。。”哈利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听上去充满感激之情,他甚至露出了一个称得上是灿烂的微笑来。

“也许下次吧。”对方点了点头,甚至还亲切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啊,对了,你应该理解这需要保密,你大概不会想受到同学们热情的骚扰。那么,祝好运,晚安。”说完,他离开了天文台,留哈利一个人待在原处。

在里德尔的背影彻底消失在他的视线里后,他感到如释重负。这时,他才发现背后已被冷汗浸湿,冰冷黏腻的衣袍贴在他的身上,很是难受。他感到浑身无力,口干舌燥。在略微平复了一下心情后,他慢慢的朝着宿舍方向走去。

也许,他该调查一下那瓶魔药的用途。毕竟,像里德尔那样的人恐怕不会对一般的东西感兴趣。无论那是什么,都很危险。里德尔的存在本身就是危险的代名词。致命的诱惑,现在他明白为什么人们都围着他转了。他苦笑了一下,现在抽身已经有些迟了,从他踏入蛇院的那一瞬间起,他就在对方的掌控之中。。。而他,唯一所能做的,就是尽力积蓄力量。。。也许有一天他能。。。也许。。。

他兴趣全无,打算明天再看对方留给他的到底是什么。旋即,堕入了黑沉的梦乡。

第二天,周日的清晨。他发现自己不用研究那瓶魔药的用途究竟是什么了。因为,就在早上,图书管理员被发现死在了书堆之中。

 

评论
热度 ( 38 )

© 十一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