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Solace in Shadows 第十五章

 哈利已经放弃搞破坏了;里德尔的书房和卧室依旧设置了咒语禁止他进入,尽管他破坏了足够多的财物,还朝对方的脑袋上砸了一只茶壶,也没有激起半点反应。

    在没有造成什么损害之前,他就停止了攻击。并且,奇迹的是,他没摔坏任何东西。在他下一次见到它时,它就已经被修好了,就好像他的存在并没有对环境中造成影响一样。

     没有了他,每件事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他感觉像个幽灵一般。这并不是个完全陌生的感觉,在呆在德思礼一家时他就有这种感觉,但是这也不让人感觉愉快。在第四天,他哼哼唧唧,或者敲击移动着东西,只是为了证明自己还在这里,不会在睡眠中消失。

     与此相比,和德斯里相处反而还容易一些,起码外面的人们能看得见他,那时候他也不用面对感觉剥夺的糟糕的虚无感。现在,被无视看起来比那更糟,看起来那还是一种祝福。

     但是,他这次意识到了什么。

    他现在才注意到。。。这是里德尔的战术。他的手总在不停的动,在那间屋里和哈利谈话时他的手就抓紧了床单。茶水热的能烫掉舌头,可是他还是紧抓着杯把不放。。。赤裸的双足。。。这些都加强了触感。光着脚能让他更能感触脚下的地板,感触到光滑的木板和地毯的轻柔。

     里德尔一直在做这件事,就和哈利现在做的一样。

他向自己证明自己还活着,自己还存在着。

甚至,如果对方穿着丝绸睡衣入睡他也不会很惊讶的。

     尽管如此,尽管这使得他的内心有些恶意扭曲的快感,但这也丝毫无助于他目前的无存在感的困境。

     从某种形式来说,他采取了被动的进攻的策略。他放弃了让里德尔对他做出反应,简单的停止了交谈,除了上厕所之外都不离开他的房间,。

     他不再吃东西了,也不再喝水,最后到了一种几乎不能的口渴的地步。一个人不吃食物可能会比不喝水活的的时间更长,而到现在已经接近三天了 - 脱水。

   他宁可死去,而不是像一个囚犯一样活着,被忽视,就像一个积灰的奖杯或者是一个留在展示架上的遗物。如果里德尔没有解除这个“惩罚”,他想自己就会疯掉或者像鬼魂一样孤寂。

但是,尽管听上去他是想要自杀。。。但是他猜还没到那种地步。如果里德尔希望他死去,他就随时能被杀死,在对方卓越的技巧之下他显得如此无力,他连根魔杖都没有。

看起来里德尔更可能下一秒就会破门而入,这样的话冷处理就会被打破了。
    一场傻傻的有着巨大风险的博弈,尽管斯莱特林的继承人没杀了他也不意味着他会帮助他,但是。。。

他不知道该做别的什么了。

他躺在床上,头晕目眩,心跳不已,嘴干的像砂纸一样。他也没有力气挪动。

这并不意味着里德尔在这之后会不会继续无视他,但是。。。

他不知道了。现在他的脱水症状已经变得很严重了,他再也不需要去卫生间了。

这感觉很奇怪,他拿自己的生命来赌里德尔的观察技巧。斯莱特林的观察技巧是他在他的不值得信赖和不可预知的看守身上所唯一信赖的因素。它们就像剃刀一样锋利。他看到就是的太多了,而不是不够。

他感到无精打采,很难再进行思考下去了。接着,门开了。

他不能让自己正过脑袋来,但是他的目光呆滞地移动着。

里德尔的轮廓在他的眼前游动着,他感觉到在他旁边的床铺下陷了一块,然后他感觉到他的头被摆正并小心的托起。

玻璃被压在他干燥的嘴唇上,他没说什么,就倾斜着杯子,把橙汁溅到他的嘴唇上。

他忍不住感到一种变态的满足感。

“你太固执了,波特。”里德尔说,声音很柔和,但是他那双眼睛里蕴含着危险的怒火。这不禁让哈利再次思考他的胜利,他畏缩了。“现在,喝掉它。”      

哈利考虑过要不要不喝,但在里德尔处在盛怒的边缘下做什么都没有区别。那怒火。。。那恐惧?他一定是出现幻觉了。

他顺服的吮吸了一口果汁,里德尔匆匆拿开了玻璃杯,以确保他不会喝的太快而使自己生病。

他花了十分钟才喝完它。汤姆突然间把他推开了,指责的看着他,眼睛毫无波澜,令人心生恐惧,而不是像刚才那样闪闪发光。哈利的内心七上八下,但是里德尔再次离开了房间,哈利觉得这本应如此 — 不久斯莱特林回来了,带着一只雪白的猫头鹰。

“海德薇!”哈利的眼睛睁大了,他立刻伸手去拿那只鸟。里德尔把鸟笼拿开了,眉毛抬起,目光黑暗,充斥着致命的愤怒。

“有人告诉过你,不要太在乎宠物吗?韦斯莱小姐的家人一直在为你照顾,拿到她这对我来说太容易了。”

哈利的嘴巴因为一个完全不同的原因而干涸,脸色变得苍白。

“汤姆—”他绝望的说着。

“阿瓦达索命。

他的眼前闪过一道绿光,恶心又恶毒,接着。。。什么都没有了。海德薇只是静静的躺在笼子底,丧失了生命,看起来比生前更加小巧。
    胆汁涌上了他的喉咙,突然间,他意识到自己的视力一片模糊,眼睛被眼泪糊住了,他全身颤抖着,拳头猛烈地握紧。

他什么都不会说,但他的喉咙感到窒息。 汤姆把笼子放下来,然后摆在他面前,表情柔和,眼神冰冷。

“如果下次再把自己置于这样一个傻透了的威胁生命的处境,我会开始对你的人类朋友下手,这次我说清楚了没,哈利? ”里德尔平静地问道。

哈利木然的点了点头,眼睛盯着床尾。 汤姆抓着他的下巴,将他的头从尸体上引导到他身上去,但他不想看。

“我确实警告过你,”里德尔补充道。 “我告诉过你,不服从对你所关心的人不会有很好的后果。”,哈利深深地吞咽着,他拒绝哭泣或者做出别的可悲的举动来 - 他因震惊而感到全身发冷。这是如此的突兀,令人措手不及。他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

一切发生的是那么快,那么突兀。他还什么都没说。

“那么你不会再尝试做些类似的事情了吧,对吗?”里德尔接着说,他的声音像天鹅绒般丝滑,却昭示着他钢铁一般的性格。再次。他没说什么,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对方,汤姆轻轻挤了他肩膀一下。

这足够使哈利回答他了。

“不。。。我不会了。”他低声说。

“好孩子。”汤姆夸赞他,他(汤姆)再次放松下来,给了对方一个微笑。几乎是亲切地拍了拍他的脸颊。 “但这是一个很好的尝试,你在操纵人心方面越来越好。这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这丝毫没有让他感觉好些,他他还是握紧了双拳。 汤姆默默地看了他一会儿,然后再次说道。
    “我说的是真的,哈利。我可以给你整个世界,给你任何你想要的,这将远超你的想象。。。但这只需要你略微配合我一点,嗯?不要再这么做了。我不介意你反抗我,这令人称赞,我欣赏你的决心和勇气。。。但是我也是有底线的。这是不可逾越的。我不能忍受你将自己置于如此危险的境地,你可是我的灵魂伴侣。这是不可接受的。”

“你本没必要杀了她。这是我的错误。”哈利的声音几近冰冷,尽管疲弱但寒如坚冰。“我不想从你这里得到任何东西,你是如此可怕。怪不得你连朋友都没有。”

“但这看起来更有效率。”汤姆简单的说“我既不需要也不想要任何朋友。”

哈利的下巴缩紧了,他的头仍然在突突跳着。

“我想让你现在离开此地。”他冷冷地说。汤姆平淡的看着他。

“真的?”他问。

哈利愤怒地握紧了拳头。不,确切来说,这一切都是没有意义的,他难以忍受对方的陪伴。他再次艰难地吞咽了一口,目光移到了海德薇的遗体上去。

汤姆再次握住了他的下巴。

“再次确认一下不会发生这种事,只要你远离危险,那我们就相处愉快了,哈利。你总是可以随意对抗我,但是记住了你的行为总会得到我相同程度的对抗反击。”

     哈利停下来,看着汤姆。这是一种奇怪的妥协,一个标志。尽管年轻的黑魔王反对他所采取的方法,他还是赞美了哈利反抗最初的惩罚所取得的胜利,并且收回了惩罚。
     一阵寒意掠过他的脊柱,他再次认识到,要服从汤姆。

“我明白了。”他僵硬的说。汤姆迅速的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他说“现在,让我们忘了这事。你一定饿急了。而且,你也要多喝点水。”

---------------------------------------------------------

这真是。。。事与愿违啊。

汤姆的嘴唇抿成了一道直线,他在思索今天发生的事情。确然,惩罚已经被实行了,至少在一件事情上他和男孩达成了一致,但是。。。

   他的初衷是把这只鸟作为一个诱饵,金妮总是和他谈论到波特是多么喜爱这只鸟,他不同寻常的黏着这只鸟。。。相较而言,对于他们来之间不稳定的共存来说,一只鸟远比一个人更加忠实安全可靠。
    黑暗的一方再次集结。他知道自己会忙于此事,所以他想到了这只猫头鹰—好像叫海德威,不是吗?—这只鸟能够更多的陪伴着哈利,这样一来他就能离开更长时间了。

但现在一切都真相大白了。他表现得深思熟虑。毋庸置疑,这惩罚相当成功,很可能是他所能做出的最成功的威慑。

但事实是他只是生气了而已。
在很长的时间里,他都没有感受过恐惧了,在他人生中他也从未因他人感到恐惧。。。他猜这是魂器间的联系,一种自我保护的直觉。

他难以自抑。他对这种企图感到十分愤怒,他不情愿的承认这令人印象深刻。并且,他认识到这件事与世上其他事情相比最能引起他的愤怒,这一认知使他吓怕了。

    这不是什么好事。

    幸运的是,这没完全的影响到他。他还可以从别的方面去弥补。

    他甚至还不知道这对他是否会有别的方面的影响,但他不喜欢在计划进行到高潮的时候被打断,而且,这种局势都不能称得上是乐观。
    他握紧了双拳。他不会纠缠于此。他表达了自己的态度,而这至关重要。

    明天将是新的一天。

这场战斗可能已经结束了 - 令他感到困惑的是,他没有取得全面的胜利,尽管十二岁的男孩放声大哭 - 但是战争仍在继续。

    他赢定了。

反派粉墨登场。

评论 ( 5 )
热度 ( 74 )

© 十一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