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HP】轮盘与棋局 Cheapter 5

PS:乱七八糟,不知所云。

     科特·怕蛇的·摩根一脸狰狞的躺在医疗翼的床上,正在思考人生。拜哪个傻瓜所赐,他的手被烫伤了,恐怕有一周不能拿起魔杖,这可算得上是一件麻烦事。护士对他缓慢愈合的伤势毫无头绪,看来只能等待最伟大的时间来修复一切。他不敢回到斯莱特林里去,看在梅林的份上,他们一定会吃了他的。于是,在护士长一脸不情愿的情况下,他只得厚着脸皮夸大伤势,尽力留在这里。至少,这里相对比较安全。会是他吗?那个漠视他,没有给与他帮助的黑发男孩?他叫什么来着,波特?不管他叫什么都是微不足道的事情。但是,他可看起来没有足够的能力来完成这一切,毕竟,护士长的医疗水平还是相当的。这点看来不太可能,更何况他也看见对方了,魔药溅在了他的脖子上,造成了不大不小的灼伤,真是不幸。难道会是诺特?不至于吧,他只不过是揭穿了对方试图追求布莱克家小姐的可怜愿望而已。不管是谁,他总会找出来的。在猎物出现之前,无需焦躁,只需静静等待。他试图抚平自己因暂时不能使用魔杖而造成的恐慌。毕竟,只有保持体力,他才能找出罪魁祸首,不是吗?

   -----------------------------------------------------------------------------------------------------------------------

“那么,我可以理解为你准备好了?”有声音突然在哈利背后响起,吓得他几乎要跳起来了。

“什么?”哈利转过身去,看到查勒斯·波特正在打量着他,眼神透出略微的鄙夷和指责。但是,如果他想说什么的话,他也控制住自己没说出来,只是略微翻了个白眼,“今天是周六,哈利·波特先生。”

“哦,啊,该死,我忘记了。”哈利在心中暗自咒骂。

“算了,我早该料到了。那么,你还需要带些什么吗?应该不用了吧,我猜。好吧,我们走吧。”他不容拒绝的揽过哈利的一只手臂,然后掏出了一把门钥匙。哈利感到肚脐好像被钩子钩过,然后他们就消失了。

甫一落地,哈利一个踉跄,查勒斯连忙眼疾手快的捞住了他。

“也许下次你该提前告诉我一声。”哈利气喘吁吁的说。

“可是这个很常见。”查勒斯很无辜。“哦,我忘了你。。。算了,这次算我的。”

查勒斯·波特·放开了哈利的胳膊,他大步流星的前进着,带着哈利进入了庄园。

这也许是哈利第一次见到真正的贵族庭院,但又或许不是第一次,谁知道呢?波特家的祖宅看上去并不华丽,在缠绕着藤蔓的大门后,是一条鹅卵石铺就的小径,小径的两旁生长着茂盛的薰衣草从,紫蓝色的花朵散发出强烈的芳香。紫色的鼠尾草、锦熟黄杨、牛至、艾菊穿插在其中,在花丛的深处,放置着数个地中海风情的红色陶罐,紫红色花球的大花葱盛开着。蜜蜂、蝴蝶在花丛中穿梭,云雀则在更远处的树枝上高唱。整个花园显得层次有秩,令人着迷。

“是不是很棒?”查勒斯发现了这点“这一切都是我妈打理的,要我说,完全契合了她老人家的品味。”

哈利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得点了点头。

不知不觉,他们已近门前。平心而论,波特庄园主体看起来并不是很宏伟,这看上去有些像欧洲的小型古堡之类的。哈利甚至都不能确认他从哪里见过这些古堡的照片。

“欢迎来到波特庄园。”查勒斯推开了门,对他说道。

阳光在浅金色的地板上留下了窗柩的阴影,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阳光的气息。一个宽敞明亮的客厅,数只皮沙发在里面有规律的摆放着,低调的点缀暗喻了它其实价值不菲。

“啊,我们来了个小客人。”一位妇人沿着楼梯走下来,说。“查勒斯,在学校过的怎么样?这位就是你先前提过的同学吗?”

“正是他,妈妈,我不能说过得很好,但至少还算不错。”查勒斯抱了他妈妈一下。

“哦,真是位可爱的小绅士。那么,我们为什么不坐下聊聊呢,我相信离午饭还有一段时间。”

他们三个人坐在了外面的花园里的小凉亭里,享受着花果茶和美味的小蛋糕。当然了,可能只有波特夫人一个人在享受。查勒斯不屑于这些,而对于哈利而言,这可能是一种煎熬。

“那么,夫人。我想先谢谢您的好意。”哈利谨慎的开口,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对方。

“多么体贴的年轻人。不,完全不用。我们有义务帮助同一家族的孩子们,血缘维系着我们的联系。很奇妙,我能看出来你很像查勒斯。看到你的相貌,连我都会怀疑你会不会是他的私生子了。不过,我还是对我的丈夫有点信心的。别无恶意,孩子。我们会尽力帮助你的。要是在平时。。。可是,不幸的是,现在是战争期间,我们别无选择。这点我想你是能理解的。现在,为了以防万一,也许我们可以做个简单的血缘测试,你说呢,年轻人?毕竟暴露庄园位置是件危险的事情,我想小心一点并不为过。”风韵犹存的夫人调皮的眨了眨眼。         

哈利别无他法,只得同意。“这样再好不过。”他听见自己说道。

“好极了。”

“嗯,看起来你确实是我们家族的一员。我是不是该重新考虑一下你爸爸的事了,查勒斯?”夫人开心的说。

“妈。”查勒斯很无奈。

“好了,也许我们能为你提供个居所,虽然不是这里。别急着拒绝,你不知道麻瓜的世界有多恐怖,我相信你也不想知道。”

“好的,夫人。”哈利从善如流的答应下来。

“好极了。哦,现在该到午饭时间了。查勒斯,你为什么下午不和哈利一起逛逛呢,聊些你们男孩子喜欢的事情,恩?”

“拜托。”查勒斯已经不知道今天是第几次这么无奈了。他叹了口气。

午餐是红酒焗牛肉、蔬菜沙拉、奶油蘑菇汤和法式乡村面包。在接下来的一天半里,查勒斯·波特带着他大致逛了逛庄园,他们参观了一下小时候查勒斯偷偷骑过扫帚的后院,藏书室以及一个温室,后者据说是波特夫人的个人爱好,里面有一些边缘有泛着寒光的锯齿的植物,还有一些紫黑色的蘑菇之类的奇奇怪怪的东西,哈利尽量不去想这是做什么用的。

走的时候,波特夫人再次出现,并给了他几套巫师袍,劝服他一定要收下。行行好,她说。此外,哈利还像波特夫人借了两本藏书,在看到书名时,对方脸上的表情很奇怪,但没说什么就答应了,并承诺他不需要归还它们。哈利怀着诧异离开了。说实在的,他并不是很满意于对方的态度,但考虑到当前的处境,他也只能心怀感激。

他们用同一方式返回,这次哈利站稳了脚跟。

“与你相处很高兴,也许下次我们可以进行进一步的交流。晚安,哈利·波特。”他们互道晚安,心知肚明不会再有下次。

在他进入地窖时,大厅里略过数道视线,但也仅限于此了。地窖还是一如既往的阴冷寂静,里德尔学长和他们朋友们坐在中心,看起来他正在专注于课业。那真的是朋友吗,他对此持怀疑态度。毕竟,在这里,你是很难获得友谊。在这里,唯有利益紧密相连。

“看来你与查勒斯·波特相处甚欢不是吗?”一道陌生的声音从他的背后响起,他会回头看去,发现对方他并不熟悉。“我很欣赏你对科特·摩根做的事。可怜的蠢东西不是吗?又蠢,又笨,胆子又小。要我说,真是家族的耻辱。”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哈利平静的说。

“忘了介绍我自己,我是亨利·诺特。很高兴认识你。”对方伸出手来。

哈利轻轻一握旋即放开。

“别那么害羞嘛。你会发现我们这里还是很有意思的。顺便提醒你一句,摩根可是快要出院了,趁他还不能用魔杖前下手哦。”他意味深长的说。

 

“我是不会这么做的。”

“随你。”他看上去有点被冒犯到了,无趣的走开了。

哈利撇了撇嘴,走向了卧室。毕竟,他还有两本书要看,夜还很长呢。

评论 ( 1 )
热度 ( 37 )

© 十一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