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Solace in Shadows 第十三章

13. Chapter 13
 卢修斯按时到了酒吧,寻找着他宣誓效忠的那位大人的踪迹。他不敢迟到,早到了一会儿。他内心翻滚着恐惧,但他依旧保持着漠然的神情。他的主人对他的举动不甚满意吗?但这取得了最好的效果,不是吗?他没能看到黑魔王。不幸的是,他最终只能找个位坐下等待。
 过了几分钟,到了他该与主人会面的时间,门再次打开了,他转过头去。那只是个男孩,事实上,看起来,以他的年纪他甚至都不能进来这里。卢修斯立刻瞥过眼去,充满着鄙夷。男孩坐在了他的对面,谢天谢地。他盯着对方,表情冷漠坚毅。
 “这个位置已经有人了。”他简短地说“我建议你放弃它。”
 “是吗,卢修斯?”男孩低声说。卢修斯几乎僵住了,他再次快速抬眼打量了一下对方。
 高高的颧骨,苍白的皮肤,符合古典的黑暗审美。 
 但那双眼睛引起了他的注意。充满阴霾的,危险的眼睛,如此的致命而寒冷,就如同一颗死亡的超新星一般。它们就像黑洞,没有什么能逃脱。
 他的心情突然跌落到了谷底。
 “我的主人...”他轻声说,声音低不可闻。
 “很好。” 黑魔王说,嘴角上挂着讥讽的笑意。
 卢修斯控制自己不要露怯。他没有料到这点...
 黑魔王懒洋洋的坐回了椅子上,沉默打量着他。尽管他看上去年轻散漫,那熟悉的表情还是让他如坐针毡。尽管他看起来年轻,举止却更加成熟也更邪恶。这姿势让他想起了黑魔王。
 “你是怎么...”他尽量保持吐字清晰,恢复了他日常流畅的表达。“我的主人,我请求您告诉我这是...这奇迹是如何发生的,这真是难以置信。”
 “我想这点该归功于你。”黑魔王说“让我们这么说吧,是...日记本重塑了我。”在得知自己没有做错什么的时候他如释重负。那样的话他就会免于惩罚了吧?
 “我很高兴帮助了您。”他礼貌的微笑。
 那双眼睛还是冷冰冰的。
 “确实。”伏地魔王轻声说,闲适地坐在对面的椅子上,凝视着卢修斯。“很幸运...事情以很成功的方式完成了。告诉我。”黑魔王的声音几乎低不可闻“这是你计划中的吗?”
 卢修斯的心沉了下去。
 “我曾经就此有过猜测—”
 “你在说谎。”黑魔王低声说。他打量着对方,感到恶心。他看起来只是个青少年,自己不该感到如此恐惧的,但是笼罩在这个男孩身上的魔法是那样的黑暗,就像在吞噬你之前给人以温暖假象的黑天鹅绒一样。十分强大,几近实质。
 “我的主人—”
 “安静。”
 对方嗓音中虚假的善意消失了,卢修斯立刻闭紧了嘴,他感到口干舌燥。“你漠不关心的扔掉了我委托给你的物品,就为了保护自己的生命安全,你压根不理解它真正的价值和意义就为了自己那一点目的和愿望扔了它。”
 如果对方想杀了他,那么他就早已经是具尸体了。他死也不愿意面对这个男孩-这个男人。
 “我很抱歉-”
 “我说过你可以说话了吗?”他轻轻地说,太过轻柔了。
 卢修斯再次闭上了嘴。他竭力对他猜测的可能受到的惩罚保持面无表情。“你还活着的唯一理由,马尔福先生,就是我成功地执行了我的计划。你不经意的开始了这件事,我不会再仁慈下去了。你还活着是因为你还有利用价值...你最好期望着保持这样的状态。”
 卢修斯点了点头,没说也不敢说什么。他怕自己已经足够触怒到这位他不甚了解的黑魔王了。
 “你来招集老朋友们,小心一点。你能做到吗,卢修斯?”
 “是的,我的主人。”他平静地说,考虑要不要再说些什么。“我不会令您失望。”
 “你最好别。另外一件事:你和魔法部还有联系,我需要你告诉我关于哈利波特的调查的所有事情,如果你所知不多,那就暗自调查。把你的圆滑用到正地方,懂?”
“是的,我的主人。”他柔和地说。他开始飞速思考着...金妮的死亡...波特...波特在黑魔王手里吗?如果这样的话...他为什么还活着?”“还有别的吗?”
 “没了,现在没了。剩下的都和你无关。”
 他现在失宠了,确凿无疑。尽管他无意间帮助了黑魔王回归。
 “明白了,我的主人。”
 “关于波特,你有什么事情需要汇报的吗?”
 “魔法部已经悬赏通缉他了,但由于通缉令带有敌意的倾向和部长可疑地与这件事有所牵扯,这一点反而使那些对魔法部不满的群众拒绝吐露信息。”卢修斯顿住了,试图理清思绪,他再次为自己的顺从感到震惊。
 “但是还是有人相信着那个男孩。”他的主人问。
 “是的。“卢修斯肯定了这点。“男孩所有的好友以及他们的家人,比如说韦斯莱们,尽管他们的女儿死去了,他们依旧支持着他。”
 “已经宣告死亡了吗?”
 卢修斯迟疑了。
 “...这件事没有官方的声明,但是可以这样推测。他们的家族沉浸在哀悼中,拒不接受对此事发表议论。”他小心翼翼地说。黑魔王的唇边掠过一丝微笑,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击着桌面。
 “确实。”男人自言自语“我也这么想。我会给他们送花的...”.
 
 令人畏惧的眼神在对方的眼中一闪而逝,他不能自已的咬紧了牙关。这是伏地魔王在赐予某人钻心剜骨前的眼神,尽管场景不同,蕴含着的嘲讽意味却是一样的...“继续说。”
 “那个集团的人依旧表示要支持波特,他们不愿伤害这个孩子,拒绝进行任何调查。但是,这也说明邓布利多在进行他自己的调查。凤凰社的命令被召回了,尽管这只是一种猜测-”
 “凤凰社的命令?”
 “是的,不难推测出邓布利多在他们的英雄消失后就立刻把他们的人召集起来。我很抱歉关于这点证据尚且缺乏。斯内弗斯更有发言权,我的主人。”
 黑魔王沉默了,看起来陷入了沉思。卢修斯出于恐惧不敢打扰他,笔直的站着。最终,对方具有穿透力的眼神再次投射到他身上,马尔福认为这和刚才的沉默简直是一样的令人不适。
 “我知道了。我相信这就是全部了,除非你有什么要补充的。保持联系吧。”
 “我的主人。”卢修斯低下了头,微微鞠躬,难以置信,整个过程他居然没有得到一个恶咒...但他也不相信自己现在安全了。他们是在公共场所,当黑魔王折磨人时,他会变的残忍并十分有耐心。他从座位上站起来,离开了酒吧,几乎对外面的寒冷充满了感激。
 看起来他有的忙了。

 哈利醒了过来,过了一会他才惊讶的发现他躺在自己的床上-好吧,不是他的床。而是他在这里的床(他是在开玩笑吗?但是他很珍惜这种独处的时间),与此同时他意识到是里德尔把他送到这里的,他有些厌恶,但又有些无法言说的情绪在其中。真有趣他还以为斯莱特林的继承人会让他就那么落枕。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事实。
 怀着昨晚的记忆,他谨慎的下了楼。他对自己先是做噩梦后来又在桌子上睡过去的事实感到很尴尬。
 汤姆不在这里。
 一瞬间,哈利感到有些不适应。他在这里的这些天来,每次他一醒来里德尔总是在楼下,他一般会坐在餐桌上喝茶看报。偶尔,在那些糟糕的日子里,他会愤怒地走动,把能用他那双苍白的手抓到了一切东西乱扔乱砸。
 那些天,当哈利被这些声音吵醒的时候,他都被满目疮痍所震慑,他的心跳加剧,快速跑上楼去,试图用东西堵住门,任何东西都好,只要能在他和他的绑架者之间构成阻挡就可以。
 谢天谢地,这种情况很少见,处于不稳定的天性,里德尔怒火平息的速度和他生气的速度一样快。。他是在书房里吗?他的房间里?或者他出去了,不加监视,完全留哈利一个人在。这样的话,他就难以抵制尝试出逃的机即便他不知道如何做这件事。他会先试试通向花园的门的。
 他猜测那扇门会在餐厅,因为这是他第一天晚上唯一没有彻查过的房间。因为里德尔当时在房间里。
 他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搜寻。意识到里德尔可能很快就会回来,他放慢了呼吸,惊慌的行动着。最后他终于在房间里隐蔽的一个角落里发现了它,它是藏在了一个书柜的后面。他的瞳孔扩大了-他没有预料到这点,尽管他无数次的想过这个可能性。
 他能看到花园了...自由...阳光。他艰难的咽了口唾沫,颤抖的解开了门闩。他紧紧的握住了门把手,四周张望着看是否只有自己一个人,然后,他看见了里德尔,里德尔静静的端坐在餐桌上,嘬饮着那杯该死的茶,看起来他好像一直在那里一样。哈利心脏狂跳着,他到处乱转,惊慌失措。
 他们对视了一会儿,里德尔面无表情。接着,哈利再次冲到门前扭动了门把手然后...门没有开。锁上了。他内心狂乱,眼神投射出愤恨、深深的绝望和失望。
 他听到汤姆在他的背后大笑起来,茶杯放到桌子上发出清脆的声音,年长的男孩走进了他。
 哈利没有动,僵直的站着,注视着空阔的天空和广阔的花园,他们是监狱的最后一道防线。
 一双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就像蜘蛛抓住了猎物。
 “我告诉过你,我的魂器,你不会离开我的,永远不会。”汤姆在他的耳边低语,呼吸打在他的耳边,痒痒的。
 哈利对此嗤之以鼻,他转过身来意图揍他,伤害他—以牙还牙。
 里德尔紧紧的握了他的拳头,骨头被他紧紧的攥在了一起。他被狠狠的甩了出去,头撞上了门板。哈利感到羞愤难当,每次他试图抗争都是这个结果。
 “我会杀了你,毁灭你,我发誓。”哈利嘶声说,眼神狂野。“我永远不会接纳你或者主动地满足你的所求—你从我这里什么都得不到。我恨你!我会不知疲倦的试图从你身边逃走,你明白了吗?”
 “在你像一条迷路的小狗那样紧紧抓住我的时候你可不是那么想的。你祈求我不要离开。”里德尔说,死死的盯着他。
 “我才没有!”哈利抗议道“你说谎!”
 “不,我没有。”汤姆笑了“并且,总有一天,孩子,在你清醒之时,你会祈求着和我在一起。就好像现在还会有人接纳你一样...不是吗,斯莱特林的后裔?
 哈利气愤的咬紧了牙关,但里德尔在他发声之前就接着说了下去。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没有找到你,你会去哪儿?”汤姆扬起了眉头。“就因为自己的不服从,你会拿着所爱的人生命去冒险吗?有多少人愿意为了著名的哈利波特而死?”
 哈利本可以顶回去。但是这些话语萦绕着他的心头,他无处可去。
 他感到伤心欲绝,但是他也下定了决心。
 “我不会因为你绝望的盼望得到别人的关心就让你伤害任何我在乎的人!”
 里德尔愣住了。
 “你说什么?”斯莱特林继承人的声音变的冷酷,难以置信,充满着恶意。
“你恐惧人们会离开你,所以你不给他们机会。”哈利继续说,几近疯狂“你恐惧被拒绝,所以你不会接受任何人-你恐惧自己永远得不到爱,所以你宁愿被憎恨。你就是个懦夫。”他轻声说“现在,放开我!”
 哈利狠狠的甩开了他,汤姆后退了几步,仍然注视着他,眸色变暗了。
 这次,哈利没有给他可趁之机,他扔了那只该死的茶杯,跑了出去。
 里德尔没有跟出来。


 

评论 ( 1 )
热度 ( 87 )

© 十一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