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Solace in Shadows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在斯内普迅速的拿出魔杖的同时小天狼星扑了过来抓住了这个男人的手腕,一个咒语与他擦肩而过。
 “别。”他气喘吁吁地说“我没有敌意-哈利是...詹姆斯...和莉莉的...孩子。”
 斯内普的眼中迸发出怒火,嘴唇气得发白。
 “放开我!”
 “鼻涕精-斯内普,求你了!我发誓,我发誓你肯定也想找到他-”
 “我对帮助你实施谋杀毫无兴趣-”
 “是彼得!虫尾巴!我赌咒发誓-我以性命起誓!”
 小天狼星崩溃了,放开了魔药大师,无法自抑的抽泣着,踉跄地倒在了地板上。他很焦虑,这是他的最后一着了,除非邓布利多...他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阿兹卡班对人类形态的他来说是难以摆脱的阴影,而对他的犬类形象则没有影响。鼻涕精厌恶地盯着他,但奇迹般的没有对他进行诅咒。也许是因为房间里充满的淡淡的、碎裂的魔法的鸣响,这证明了他是认真的,他的陈述即是事实。
 紧接着,斯内普使劲的提着他的衣领把他拽了起来。
 “现在,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他没有立刻回答,魔药大师摇了摇他,过了一会他开始回复-一开始她说得断断续续的,因长时间没有说话他的声音变得沙哑,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表达变得清晰流畅起来。
 黑色的眼睛似乎一直都在剖析着他,过了一会吐真剂被灌进了他的喉咙-他绝望而迷茫的接受了。
最终,他被推坐到一把椅子上,斯内普带着暗恨研究着他。
 “你想要什么?”男人冰冷的问道,依旧用魔杖对着他。
 “哈利,我需要确保他的安全。帮我找到他。”
 “为什么不找校长?”斯内普问。小天狼星的嘴唇扭曲成一个阴森的角度。
 “我还不想被直接扔回阿兹卡班。”他喃喃地说“相信我,你并不是我的首选。。。我只是。。。我只是没有别人罢了。。。”他说完了,即使是他自己也感到非常可怜。这一次,他一点也没有责怪斯内普,虽然对方像是在看一条不受欢迎的鼻涕虫或者是一位被跳蚤叮咬的**一样看待他。
 “那那个狼人呢?”斯内普说,看起来迫切的想要摆脱他。“你知道卢姆斯在哪?”小天狼星问。一时间双方陷入了沉默。
 “你知道波特在哪吗?”“波特”这个词就像粘液一样从他的舌头里挤了出来,小天狼星忍不住眯起了眼睛。
 “不,我不知道他在哪。”他咬紧了牙“如果我知道,我就会和他待在一起了。这就是我期望你能帮我做的。”
 “你觉得我知道他在哪。”斯内普很是柔和的问,目光充满了威胁。“然后祈祷着我不会把我的发现告诉校长吗?”
 小天狼星盯着他看了一会,眼神变得黑暗,他咬紧了牙。
 “因为你是个狡猾的食死徒。”他最终说。“而且哈利波特不是被光明一方所绑架的。你是能够帮我进行调查的最好的人选。”
 斯内普看着他,面无表情。
 “无论如何,我为什么要帮你?”
 “为了莉莉的孩子。”小天狼星过了一会说道。斯内普的目光一瞬间变得黑暗了,在他再次向他靠近的时候小天狼星忍住了退后一步的冲动。魔杖狠狠地戳进了她的喉咙。
 “你敢。。。”他说,发出了低沉的嘶嘶声。斯内普不甘示弱的盯了回去。
 “你爱她,这对我们来说很是明显。我们都知道了!也许这就是为什么你这么恨詹姆斯—”小天狼星艰难的把自己卷了进来。。。无论如何,他迫切需要帮助,现在他要寄希望于斯内普的仁慈。“我会为哈利做任何事,我也知道你也会为她做任何事的。你不会让她的儿子经受无端的折磨。”他也许曾是个格兰芬多,但是他毕竟在充满斯莱特林氛围的布莱克家族中长大,尽管他对这个传统和影响并不满意。
 斯内普对他嗤之以鼻。
 “我会帮你的。”他最终冷冷得说道。“但如果你再次提起莉-在我面前提起她,我就把你剁碎了做成魔药,布莱克。”
 小天狼星咽了口唾沫,斯内普的声音里没有威胁,他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知道了。”他说,他太疲倦了,难以给出更加刻薄的回应。他到底有多么堕落啊!
 斯内普盯着他。
 “去洗个澡换身衣服,你让我的房间闻起来像是一条落水狗进来了一样。”
 在斯内普回来之前,小天狼星无措的看着他的阿兹卡班的囚服。
 “像往常一样,你还是如此聪慧。”他带着一种厌恶的讽刺语气说“我是个逃犯,你想让我把我的衣服从便携柜里拿出去再逃跑吗?”
 斯内普一脸厌恶。空气中充满了难以忍受的寂静。
 “在你去洗澡的时候,我会把你的衣服换掉,把它们扔到浴室里去。”斯内普僵硬的说,没有哪个地方能让他放置这个男人的衣服或者他的别的什么恶心的东西。
 “把你的魔杖给我,我自己来。”小天狼星回复,不相信斯内普不会趁机让他的衣服变得荒唐可笑。
 “把我的魔杖给你?”斯内普微妙的说。“我可不这么认为。你可以选择要么穿我给与你的衣物要么什么都不穿。”
 “我还没有意识到你这么希望把我从衣服里解放出来,斯内普-”看到斯内普脸上显现出想要干掉他的表情,他刹住了话头。咒语击中了他,尖锐的刺痛传遍了他那已经饱受折磨的身体。他接近咆哮着喊道。 
 “...好吧。”他嘟囔着说“我该给自己变一些沐浴露还是你真的给我提供那些。” 
下一个咒语直接把他扔出了客厅,很是暴力,几乎要杀死他。 
 小天狼星没有再说些什么。 

 哈利睁开了双眼,从床上爬了起来。他的梦境充满了模糊的梦魇般的阴影,想要把他的灵魂吞噬殆尽。
 那么,它做到了。这感觉上像是中了感觉剥夺的魔咒-但是这次,没有人来修复它,也没有人施展反咒。他被永远的困在了黑暗之中,甚至里德尔都不在那里。
 他浑身冷汗淋漓,大口喘息着,颤抖着,不能自已。他打开了地灯,也把门打开了一道缝好让光线进来,月光透过窗帘上的缝隙投射到他的床上。
 这仍然让他感到很黑暗。
汤姆没有在这里,哈利感到半是解脱半是失望。接着,在他惊恐地意识到自己感到失望后,他的胃抽痛着...他肯定不需要汤姆的陪伴和安慰...这太荒谬了!
 在他还在德斯里那里时,为了不吵醒他们,他习惯了和噩梦做斗争。
 那些德斯里们...他们会关心自己会不会永远都不回去吗?他们真的在乎吗?肯定不会!好吧,也许这有些残酷他们确实关心自己无条件的接哈利回来,或者没有人会在他走之后照顾花园这些事。
 他摇了摇头,试图理清思绪,他的喘息慢慢的平复了下来。很好,汤姆不在这里-他在他面前已经足够可怜了...
 并不是他在乎汤姆是怎么看待他的,他也不想令他印象深刻...好吧,也许有一点。汤姆看起来如此的强大而又知识渊博,这点和他以前所见过的所有人都不同。
 那么,取悦他或者令他印象深刻这点能为哈利带来好处。这就是所有了-出于自我保护,斯莱特林般的狡猾之类的东西。不是因为汤姆本身而愿意去取悦他。
 他正在改变思考方式...
 他从床上滑下来,在温暖的羽绒被离开他,他的双脚踏上冰冷的地板时他忍住了没打哆嗦。据他所知,他很难在做了噩梦以后再次入睡。
 它们太真实了,比他以往任何一次都要真实。
 他发现自己离开了房间,朝着里德尔锁紧的卧室门口走去-这是他唯一没有进去过的房间,并且希望永远也不要进去。他一想到这点就感到不寒而栗。书房已经够糟糕了。
 等他意识到厨房灯是打开着的时候已经太晚了,他自动的泡了茶。他僵立在那里,心脏狂跳着,肌肉僵直,他想他会不会再被发现之前就能溜出去。
 他既希望尽可能的远离年轻的黑魔王也对年长的男孩保持着好奇,他在这两个念头之间犹豫不决。
 汤姆瞥了他一眼,很明显感知到他的存在。他没机会偷偷溜走了。
在这方面斯莱特林继承人的感觉好像特别敏锐,他总是保持着高度警觉,—这也许是一个人呆久了以后的副作用。哈利咽了口唾沫,但是在他的格兰芬多的勇气驱使下,他还是进去了。他现在离去使他看起来像个懦夫。
 “你在干什么?”他问,他穿过房间,眼睛看向水壶,最终移至“他”的座位-在里德尔对面的那个。
 “工作。”汤姆一边在纸上勾勾画画一边说着。在他身旁有一张崭新的羊皮纸,还没有用过,很明显是为了汤姆的最终版本所准备的。哈利伸长了脖子去看的更清楚,发现里德尔的目光从羊皮纸转移到了他身上。
被抓了个现行,他脸红了,但是还是不甘示弱的瞪了回去。
 “我也想问问你在干什么。”过了一会儿,汤姆接着说道,讽刺的是他没有去掩盖这份文件-也许这份文件和哈利无关。
 “事实胜于雄辩,这是对我肺活量的一种浪费。你现在还常常做噩梦吗,哈利?或者说这只是个新情况?”
 “你是—?”哈利迷惑地说。
 汤姆凉薄的笑了。
 “你在颤抖,不太可能是因为寒冷,因为你颤抖的程度比那要轻-那么就只可能是做了噩梦,这点解释了你为什么你现在才起床。噩梦所导致的应激已经显而易见了,更不用提我能听到你翻身的声音之类的。你的反应证实了这点,很明显是噩梦。”
 “你真自命不凡。”哈利嘟囔着说,试图把头埋到沙堆里,现在甚至更尴尬了。哼。
 “自命不凡意味着极度骄傲,我没有那么傲慢,它只是与我的能力相称。”
哈利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毫不意外“这点我与你看法不同。”
 “你不觉得我令人印象深刻吗?”汤姆愉悦地说,眼睛闪烁着。
 “不。”哈利固执地说道。“我认为你是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儿童绑架犯。”
 “我认为你应该扩充一下关于侮辱的词汇量了,但是你每次都不听我的。”汤姆反击道。哈利皱起了眉头。“你正在回避这个问题。”过了一会,这位斯莱特林补充道。
 “什么问题?”
 “你经常常常做恶梦吗?汤姆又问了一遍。
 “不关你的事。”哈利反击道。
 “我就当你承认了。”汤姆审视着他,说道。
哈利皱眉程度加深了。里德尔得意地笑了起来。空气中弥漫着尴尬的沉默;至少他是这么觉得的—里德尔看起来是故意的,他对一切有害于社会的或者使人感到尴尬的事情免疫。
 “你想谈谈吗?年轻的黑魔王最终说道,面无表情的。
 “不想 。”
 汤姆没有回答他,只是再次回到了自己的工作上去,写写画画。哈利静静地坐着看着他,感到不太舒服。
 这有什么问题呢?汤姆不像真的会在乎......他不想深思这件事了。他把它归在了“现在不想,但也可能永远不会想”的一类事情里。
 过了十来分钟,汤姆羽毛笔发出的沙沙声打破了这份寂静,令人惊讶,他站起来去泡茶,顺便想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了。
他喝着他的茶,在汤姆给他示意后也给他泡了一份。他默默地坐下了,同样也没有得到感谢,他蜷缩的坐在自己的椅子上,啜饮着他的茶。
 尽管他在暗暗的打量着他,里德尔也没有抬过头。哈利感到这份静寂难以忍受,但是不久之后,发现自己不由自主的平静了下来。
 他永远不会承认这一点的。
 他睡着了,头再次碰到了桌子上面。他甚至都没意识到。
 在听到一声沉闷的声音后汤姆抬起头来,意识到哈利坐着睡着了,以一种看起来很不舒服的姿势。他撅着嘴,半是不赞同半是愉悦。
 男孩水倒在厨房的桌子上,勉强错过了他的空茶杯,脸颊紧贴着木质桌面。
 他尽全力控制自己不要用水把男孩泼醒,然后把他送到床上,狠狠的骂他一顿,他不该固执的不睡觉,也不该胆敢在他面前睡着。这对他来说是一种侮辱。
即使他没有袭击哈利,男孩也应该时刻注意并尊重他-但这也是件好事。这难道不能证明哈利开始对他建立起一定程度的信任吗?
 当然,这也意味着哈利是如此的不信任他以至于和他在同一个屋檐下的时候的睡眠情况是如此的糟糕,因此他疲惫不堪地倒在了桌子上...但是无论如何。
 他写完了信件,决定要在方便的时候寄出去。接着,他吃了一惊,他发现自己朝哈利走了过去并抱起了他-这超出了他本应做的范围。
 说实话,他就应该让这个男孩睡在桌子上,让他脖子僵硬,从而依此教导他不要再这么做,但是看起来他更应该趁机对哈利展现出关心。通知,如果哈利确实在餐桌上睡着了他醒来只会更加不高兴,这样会使他成为一个恼人的陪伴者。
 他悄悄地走向哈利的房间,有点惊讶地发现,男孩对他最初的接触只是动了动眼皮,并没有完全清醒过来。他把哈利放在了床上,恼人的发现男孩的手紧紧攥住了他的衬衫。
 他阴测测的皱起了眉头。
 “如果你不把手指拿开,我就会把它们从你的四肢上卸下来。”他冷冷的对着睡着了的男孩说。对方毫无反应。他恼怒地咬紧了牙。会不会是哈利其实醒了故意做的这些呢?
 他忍住了直接咒掉这些手指的念头,反而撬开了他的手指,把他放置到他的身边并盖上了被子-他最不需要的就是一个十二岁的生病孩子英雄在身边!-然后把手缩了回来,不承认他比自己想象中的更加关心对方。如果哈利在这个过程中醒过来了,他一定要把他生吞活剥!  他莫名的在走廊里逗留了一段时间,接着他摇了摇头,忘记这一切,走了出去。被需要的感觉...真的很怪异啊。
 一只普通的猫头鹰穿越过屏障,卢修斯·马尔福停住了脚步,半思考着要不要撕碎这只该死的东西。事实上,他也正准备这么做,直到他看到了信封上的黑魔标记,他感到遍体生寒。
 他手抖得厉害,试了好几次才把信打开。
 我相信我们有好多可聊的,卢修斯,特别是关于金妮·韦斯莱的死亡。晚上11点来翻倒巷的猪头酒吧吧,要一个人。
 黑魔王
 他狠狠的咽了口唾沫,脸白的像纸一样。
 ...他都干了些什么啊?

哈哈哈,我居然又拼错了题目。最近真是脑袋不灵光了。

评论 ( 4 )
热度 ( 100 )

© 十一子 | Powered by LOFTER